「【坐標】,12點準時觸敵,兄弟們不要搶跑,每人只能上一隊主力,過會我們會翻戰報,不許多上。」

只能上一隊主力,這種奇葩現象在率土裡就太匪夷所思了,但是今天卻真真實實的發生了。

因為大家都想要群騎呂布,但是機會是有限的。

雖然對於這個概率是怎麼算的管理也不知道,但是覺得出征機會多肯定爆率更高。

所以乾脆每人限制一次出征一隊。

那麼問題來了,一人一隊能打下來嗎?畢竟只有一個團的人。

随遇不安 而七級城的耐久度是45000.

當然是打不下來的,但是他們本來就沒想一次打下來。

經過管理們的商量,這幾天大家又是開荒又是打城打架的都累了。

好不容易有這樣捕捉群騎呂布的機會,得好好珍惜。

怎麼珍惜?

等守軍恢復了再打一波。

然後恢復了再打,如此往複,讓兄弟們可以捕捉盡量多的武將,開心開心,就當是同盟舉行活動了。(這種操作我也沒試過,這裡更多是設想。)

而為了可以多打幾次,在主力的選擇上,多是騎兵。

當然,大部分人都碰不到主力是必然的,但是不準搶跑,能不能捕捉到就看自己運氣了。

而在城池的分配上,司隸一共有六個郡城,兩個團一個郡城。

洛陽則是全盟一起。

而張華給的時間是兩天,兩天的時間全盟其他事也不安排,就不斷的打城打城打城。

在挖掘機搖光團進攻新鄭的時候,另一邊推土機碾碎機也正在進攻弘農。

主力觸敵之後張華也沒在意,他單純抱著重在參與的想法,也沒覺得能那麼好運的再出一個群騎呂布。

所以等他看到陳情里又俘獲了一名群騎呂布的時候愣住了。

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確定自己沒看錯。

是的,武將是可以重複捕獲然後進階的(不能拆解)……

就這樣,張華的群騎呂布成功變成了一紅。

打開國家頻道,大家都在炫耀自己俘獲到的武將,捕捉到群騎呂布的還是挺多的。

兩個小時后,全盟在洛陽的要塞隊伍也差不多了。

【國家郵件】(君主義薄雲天)

「【751,751】,四點整準時觸敵,不許搶跑不許搶跑!每人僅限一隊。」

是的,他們準備兩邊同時攻城,就這樣主力還用不完呢。

四點鐘很快就到了,雖然只有一隊主力,但是洛陽60隊骷髏頭跟紙糊的一樣,瞬間就沒了。

張華再次打開陳情,他不信這次還能俘獲到群騎呂布。

然後他再次震驚了,尼瑪還真的俘獲到了。

「我不會是三石失散多年的親兒子吧?」

梦中有他伴 這是張華的第一想法,畢竟一次可以說是偶然,兩次可以說是運氣,三次是不是太過分了,明顯是偏袒!

打完守軍之後,和其他地方一樣,大家原地徵兵,或者調其他部隊過來,準備下一波進攻。

時間很快來到晚上九點,與子同袍前後進行了四次攻城了。

【龍銘國家頻道】

龍澤羅拉:與子同袍擱那幹啥呢,打個城怎麼大半天還沒打下來。

古龍:是啊,他們打城效率不是很高的嗎?怎麼這麼磨蹭。

龍戰於野:他們是在等守軍恢復然後多打幾次呢。

古龍:原來如此。

龍澤羅拉:還可以這樣玩,薅三石羊毛,我以前就沒想過這種玩法。

飛龍在天:「三石:你賺翻了,我血虧【捂嘴笑】」

龍子:可惜了,我們連司隸都沒打進去,延津也丟了。

星辰財神和龍銘的人當中有羨慕的也有嫉妒的。

當然,管理們的還是無語,雖然他們心裏面已經被打服了,但是這不還沒投降呢么?

你們在這薅起了羊毛,未免太過輕視我們了吧?

随遇不安 雖然心裏面這樣想,但是他們也完全沒有進入司隸跟與子同袍打的想法。

跟這個同盟打太累了,老老實實守好本土的州府吧。

是的,在龍銘和星辰財神的這些老玩家看來,這個區已經穩了。

他們的心態其實也還好,也沒啥仇恨好說的,打不過就是打不過。

都是老玩家了,不可能因為打不過就記恨誰。

反倒是與子同袍完全用正面實力打敗了他們,讓很多人非常佩服。

最多也就是一些人之前看輕與子同袍如今覺得非常打臉罷了。

7017k「言峰長官,我們可是真正的受害者啊,這位女檢察官不分青紅皂白就要訴訟我們賄賂首相!這麼大的罪名誰敢承擔?我最痛恨的就是污衊我名譽的人,藤原紀香,我們非告不可!」

古田尺老神在在地說著,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模樣。

北原蒼介冷冷笑了笑:「我也覺得這事情不能就這麼輕易結束,到底是誰誣

《京都泡沫時代:從變賣億萬家產開始》第九十八章反戈一擊 他……好嗎?

見藍曦若遲遲不說話,花霆岳急了:「他到底怎麼樣了?」

知道這個問題的事實最終也無法迴避,藍曦若嘆口氣:「花家主,您要做好心理準備。」

見藍曦若是這種反應,花霆岳的心「咯噔」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隨即搖搖頭:怎麼可能呢……花辰一定還好著呢。

「嗯,說吧。」花霆岳點頭,聲音聽不出任何波瀾。

藍曦若深吸一口氣,一咬牙:「花辰已經……」

花霆岳大怒,他望著藍曦若,「騰」的一下就站起來:「藍曦若,我好生待你,你竟說出如此詛咒我兒的話,真是豈有此理!」

家主不愧是家主,一發怒,整個人的氣勢也變得凌厲起來。

然而,藍曦若是來談合作的,怎麼著也不能退縮。再說了,花霆岳這樣的氣勢也根本嚇不倒她。

藍曦若屹然不動,她平靜的望著花霆岳:「花家主,我今日不是來與你吵架的,我說的是真是假,你一想便知。如果我只是來瞎編爛造,怎敢只身前來?」

花霆岳冷哼一聲:「那是因為你想騙過我。」

藍曦若現在最後悔的一件事情就是沒給花辰要一件什麼證明身份的物件,不然哪兒用得著這樣費口舌?

但既然已經來了花家,藍曦若也會死死咬住不放的。

任何人遇到這種事情,估計都不會淡定。

藍曦若依舊很平靜的望著花霆岳:「花家主,是真是假您仔細想想。若我只是來騙你,對我又有什麼好處?被你揭穿還要承受你們花家的怒火,根本就是得不償失。既然合作,我自然會拿出誠意來,又怎會欺詐於你?」

花霆岳似乎依舊很憤怒,瞪了藍曦若一會,然後低下頭來,似乎已經開始沉思了。

他不是沒腦子的人,在氣憤過去之後,自然是要好好想想了。

花霆岳的目光不住的在藍曦若的身上徘徊不定,他的氣息也微微有些凌亂,似乎受到極大衝擊般,他猛地跌坐在原來的座位上,雙目漸漸有些無神起來。

似乎,已經是相信了藍曦若的話。

其實藍曦若說的很在理,她沒有必要拿她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更沒必要拿花辰的性命開玩笑。這樣做唯一的好處就是——死的快一點。

而且,藍曦若也說了,葉家也知道這件事情,葉家嫡女葉輕,那麼喜歡花辰,而且聰明機靈。她是絕對不可能輕易相信別人的,但是,她相信了,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藍曦若說的就是真的!

花霆岳前思後想,覺得全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一般,心裡萬千情緒湧上心頭,他險些跌倒在地。

他是真沒想到啊……

沒想到藍曦若會帶來這樣一個消息。

也沒想到,他一怒之下將花辰趕出家門,竟然就成了永別。

但是,就算是他當時知道了,又能怎樣?在被木家團團圍攻打擊的情況下,他根本就沒有別的辦法!

如果再選擇一次,他依舊還會如此。

他不能因為自己的兒子,而將整個花家置之不顧,這不是一個家主應該做的事情。就算是會付出慘痛的代價,他也一定會保住花家,保住整個家族不倒!

這是作為家主的無奈。

他沒得選擇。

藍曦若望著花霆岳,心裡也是感慨萬分。

「花辰一直都是一個很聽話的孩子,不管什麼時候,一直都是……」花霆岳喃喃的開口,雙目無神,似乎瞬間蒼老了許多。

藍曦若只是點頭,靜靜的聽著。

這樣聽著,藍曦若才知道,原來花辰從小就受到了各種不怎麼公平的待遇。

花霆岳是個好家主,卻不是個好父親。

他能最大程度上顧全大局,保證花家有出息的年輕一代的最大利益,但是,卻往往委屈了花辰。同樣的修鍊資源,同樣的天資,甚至花辰要比他們高出一大截,但是,他得到的要少得多。

這也難怪為什麼當時花霆岳要趕花辰走,他的反應那麼激烈了。

從小就沒有受到什麼公平的對待,當時明顯就不是他的錯的情況下,他依舊還是被捨棄的那一個,這種事情不管放在誰身上,都會受不了。

於是,花辰才會一怒之下直接離開了中層大陸,上層大陸他當時去不了,所以就去了最低層的大陸。

他想的是,他要崛起,要瘋狂修鍊,然後讓花霆岳看看,自己當初是做了多麼愚蠢的決定!他只想要他後悔。

於是,花辰瘋狂修鍊,沒想到卻走火入魔,留下了太大的隱患。

沒有人知道花辰死的時候到底有多痛苦,也不知道他當時在想些什麼。藍曦若只知道,她在花辰的臉上,已經看不到任何的對花家的眷戀或者不舍了。估計,是在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之後,就徹底失望了吧。

花家主動放棄他,對他而言就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藍曦若看著略微有些疲倦的花霆岳,心裡冒出了幾分同情。

不過,也只是同情而已了。

藍曦若不是什麼大慈大悲的人,她做不了什麼拯救蒼生的事情。她只希望能安安穩穩的活著就可以了,希望她愛的人、在乎的人都好好的。

「藍掌柜,說吧,你想怎麼合作?」花霆岳嘆口氣說道。

花霆岳也是個比較精明的人,既然藍曦若都敢一個人來了,想必也是有很大的籌碼在的。不然她怎麼能有把握說服他?

既然如此,他聽聽又如何?

藍曦若把花霆岳的話也聽得很明白,他只是問「她想怎麼合作」,並沒有說「好,我們合作」。

藍曦若不傻,她聽得出來是什麼意思。

她自然是有準備的。

就在來的路上,她琢磨了很久,細細的想了半天,才忽然發現這片大陸雖然盛產靈藥仙草之類的東西,藥鋪也有很多,但是她卻從來都沒有見到過一個賣普通葯的地方。

雖然說藥鋪里也有一些這方面的丹藥,但是那啥,發燒感冒之類的葯還真沒有。

藍曦若才不信這片大陸的人就不生病呢。

「花家主,在這之前我想問一件事情。」藍曦若開口。

花霆岳點頭:「嗯,你問。」

藍曦若也真不客氣,直接就開口:「敢問這片大陸的人會不會生病?」

這是個什麼問題?

花霆岳點點頭,奇怪的看著藍曦若,不知道她問這個是什麼意思。

「那生病之後怎麼醫治?」

怎麼醫治?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