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多小時?」

「差不多開了三分之一的路了你確定是這個方向么?」

「我感覺是。」

「感覺?」韓麟扭頭看了他一眼。

「能見度這麼低,不憑直覺,你有其他辦法?」

高文聳肩,表示你行你上。

韓麟回過頭繼續開車。

又開了大概一小時。

嘩啦啦啦

吉普車終於衝破黃沙,看到了天上的月亮。

見到衝出來了,二人同時鬆了口氣。

開輛破車被困在沙塵暴里的滋味,真的是非常的壓抑。

「我們的角度偏了一些,你往左拐一拐。」

「好。」

「對,就是這邊。」

「這麼確定?」

「嗯,我看見前面的山了。」

「山?哪兒呢?」

「你再往前開就看見了。」

二十分鐘后。

韓麟看著幾乎在天邊兒出現的山脈,就很無語。

高文是怎麼看到的?

超能力?

却不得不忘 要知道,這車可是被他開到了時速二百二,基本就是等於在地上飛了。

七十多裡外他看不到的東西,高文憑什麼能看見?

憑什麼?

似乎察覺到韓麟的意外,高文笑著跟他解釋了一句。

「臨近山脈方向的沙丘地貌是不同的,仔細觀察一下就能得出結論。」

韓麟點頭,算是接受了這個說法。

俗話說,望山跑死馬。

明明看著就在眼前。

可這段路,韓麟楞是又開了兩個小時,倆人才終於到了山腳下。

見到前面有了綠意,吉普車停了下來。

「到地方了。」

開啟車門下了車,韓麟伸展一下筋骨。

發出一陣爆豆子的聲音。

聽到聲音,同樣下車的高文看了他一眼。

實名羨慕。

「這邊的風景可比土城那邊強多了。」

「嗯,狼人的大本營,地方好也是應該的。」

「也對」

倆人這邊正說著話。

山上忽然傳來一陣狼嚎。

數量就很多。

而且距離還越來越近。

二人見狀對視一眼。

默默的回到了車內。

毫無疑問。

狼嚎聲完全是被汽車的動靜引過來的。

沖他們來的。。「怎麼,你以前不是不敢和清軍作戰嗎,怎麼突然又要和將士們住在一起,就不怕清軍夜間突襲,一刀砍了你的腦袋?」

金大手和聆敬陽不好意思笑了笑,他覺得想要布置更好防禦,就要實地了解一線戰鬥,見他不怕死,聆敬陽讓他這次戰鬥跟著鐵拳營一起行動,看看清軍是怎麼作戰,又是怎麼防守,石營又應該怎麼破解清軍防守,化解清軍進攻?

當天晚上,清軍紅夷大炮準備就緒,姜瓖就迫不及待下達開炮軍令,數十門大炮開始發威,向著……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二百二十二章:改旗易幟(二) 三百四十五、洞內尋路

一號洞,底深洞長。此時又燈火全滅,下到裡面是真有一種進入地獄的恐怖。還好,吳江龍曾經來過這裡,對這裡的大致位置還有些記憶。

留下一個人在洞口警戒,其他三個人下洞。下了洞怎麼辦,除了吳江龍,另兩名戰士還真沒什麼想法。

摸著黑,吳江龍找到了靠向右側的洞壁。在記憶中,他記得那裡存放著點燃的松明,還有打火用的火鐮。

「你們倆別亂動。」吳江龍擔心那兩個戰士碰響事先在這裡放好的引線,只好不讓他們過來,自己小心地前移。

本來,在他帶領戰士們衝出這個洞去支援高地時,這裡面還點著幾支松明。雖不說燈火通明,但照出個輪闊已經是足夠了。可是,現在一返回來,怎麼火光全都滅了。

這也難怪這些松明不好好燃。人家是好好燃了,可外面沒完沒了的炮彈炸,早把高地陣的是地動山搖。就是再堅固的洞底,他也得跟著一起發顫。這樣一來,不斷產生的衝擊波,使松明經受了一次次猛烈衝擊。終於在最強烈的一次爆炸中,洞中燈火全都熄滅。因此,吳江龍他們進洞后,看到的只能是黑暗。

吳江龍的手終於碰到了洞壁。他又順著洞壁向前摸,這才找到了放置松明的一個小土洞。吳江龍從中找出一塊石鐮打著火,點燃了松明。

「嚓」,石鐮打出火花將一團毛絮點燃,接著又燃起了松明。這個過程,如果沒有在深山老林里呆過的人很難想像的到。有朋友要說了,有火柴為什麼不用,不還有打火擊嗎?其實不然。在那個年代,越南還很窮,打火機有幾個人能見得到。火柴是有,可在這麼潮濕的洞穴中,能不溶化嗎?火柴在這裡跟本就沒什麼用。只有老祖宗們傳下來的這個火鐮管用。火鐮又沒什麼專利,越南人早就奉至為世寶,家喻戶曉,都知道這個東西好用,到哪都備著。

亮光一起,一號洞的情景立即進入每個人的視野。沒進過洞的人興許會大吃一驚:

「哇」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

當然會有了,越軍要在這裡長期紮下去。甚至還想以此為其據點,繼續向中國地域發展地盤,這裡的東西當然不會少。

有朋友說了,周圍不是還有435、421和346高地嗎?為什麼偏要把物資叢放到這!

這三個高地也有山洞和工事,但比較起167高地來,各方面都不方便。這裡是山地加叢林,別說走上幾十里,就是一二十里地都非常困難。一旦戰爭打響,來回運送物資多麻煩。

167這個高地高程不高,且處於幾個高地之間。有山有洞,守著方便,存放物資也主方便。何況在山下修條通路也容易。最主要的,是越軍相中了這一片有著密密的石林。石林中又是層洞相擁,怎麼建,怎麼都合適。所以,越軍把這當作了一個屯兵加頓物資的好地方。

可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中方竟然打起了它的注意,而且在一夜之後,高地移手。

這也正是中方為什麼要打他,越方為什麼要死守的原因。中方打它,是看到了他的危險,是想要把它毀滅,特別是這個重要基地。越方拚命奇回,是怕中方把物資毀掉,讓他們受到具大損失。好在戰鬥打了近二十個小時,還沒聽到這裡響起隆隆爆炸聲。

當越軍發現中方要撤退時,便派人朝這裡雲集。其中一個主要目的,也是想守好這兩個洞,別讓中方給毀了。

想的是不錯。中國軍隊來幹啥了。難道說是消滅幾名越軍,教訓一下就完事了嗎?不是。七九年打了一場仗,越軍也沒消停幾天。我軍一撤,他們又能尾隨而止。現在也是如此,只要偵察大隊一撤,越軍還會像潰堤的潮水一樣,用不了幾分鐘,就能把這裡補上。高地還是高地,越軍還是越軍。所以,最重要的,就是毀掉這些物資,讓他們吃沒的吃,用沒的用。這才能讓他們消停幾天。

越南不是工業國家,對於軍火等一切軍用設備,大部分都要靠進口。這個東西要是沒了,那可不是三天兩早晨就能弄的來。就是它再凶,再想有什麼打算,也得看看手裡的傢伙式。

既然吳江龍發現這裡屯集著這麼多危險物品,他又怎麼能放得過。

「別亂動,檢查一下,沒問題就點火。」吳江龍怕戰士碰到引線發生意外,趕緊叮囑道。

三個戰士,除了魏學常之外,那兩名都有爆破經驗。經過一番檢查之後,認為沒問題。

一名戰士說,「大隊長,沒問題,可以點火」

「嗯,好,」吳江龍又不放心地說,「往近處再放幾箱手榴彈。」

魏學常一聽,快速地找到幾箱手榴彈又堆在炸藥旁。

「好了,可以點火了」吳江龍下令。

一個戰士操起一塊火鐮就要打火。

「慢」吳江龍阻制住,你們先退到洞口,又我來。」

魏學常爭執道,「大隊長,還是由我來吧!」

「我來,你上去。」吳江龍透著威嚴說道。

看著幾名戰士漸去漸遠,吳江龍啪啪地開始打著火鐮。火花一起,導火索被點燃。

導火索剛一點燃,洞口處便想起了槍聲。

一名戰士慌慌張張跑下來,「大隊長,不好了,敵人把洞口給封死了。」

「能不能衝出去?」吳江龍問。

「看樣子夠嗆,有兩挺機槍壓在洞口上面,我們出不去。」那名戰士著急道。

吳江龍一聽,也不搭話,轉身朝導火索方向跑。

導火索已經燃出了一大段,再過一兩分鐘就會燒到插在炸藥的雷管處。

吳江龍三步兩步跳過來,抽出虎牙鋼刀,刷地把導火索砍斷。

那個戰士一看就傻了,「大隊長,咱們不炸了。」

「現在不能炸,一會再說。」

說完,吳江龍幾步跨到洞口處,他要看看外面的情況。

炸洞是任務,可也不能讓這些戰士跟著陪葬。他要在滿有把握的情總下炸洞。所以他想上去看看情況。

一接近洞口,吳江龍發現,上面的戰士已經與過來的越軍交戰上了。為了不讓敵人靠近洞口,魏學常正在和一名戰士交替地朝外面的敵人射擊。

兩個人一會把頭縮回來,一會又伸出去。通過不斷射擊,讓敵人接近不了這裡。

敵人是過不來,可他們也出不去。

吳江龍想要伸頭看看外面情況,腦袋卻被魏學常給按了下來。

「大隊長,這樣不成,四周圍全是越軍。」

吳江龍想了想,便從上衣兜內掏出一塊小鏡,然後用兩根棍夾著,伸出洞外。

吳江龍借著小鏡,看見在洞的周圍已經存了十幾名越軍,而且在他們身後,還有不少越軍朝這裡聚。

吳江龍心想,這可麻煩了,如果被堵在這出不去,就是不死,也得做俘虜。「媽的,來的真快。」

越軍發現洞內有中國軍人之後,他們也不敢強攻。擔心的是中國軍人會與這個洞同歸於盡。死幾個北寇無所謂,關鍵是裡面的物資不能被毀。

所以,他們只是圍住,沒敢朝里攻擊,也沒敢向這裡扔手雷。

這時,一個越軍開始朝這個方向喊話。大致意思是說,你們的人都被趕跑了,趕快投降吧!只有投降才是出路。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吳江龍一聽越軍喊話,知道他們是投鼠忌器。心想,「好了,既然是這個樣子,就有了緩衝時間,有了緩衝時間,總能想出辦法。」

「魏學常,你和小丁守在這,說什麼也不能讓敵人進來。其他人跟我進洞。」

對於吳江龍來講,此時還不能算是生死悠關,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就決不會就此認輸。何況,下面還有這麼多武器彈藥當綁票。就是沖這一點,越軍也不敢硬來。既然如此,只要把洞口守住,越軍一時半會也攻不進來。

吳江龍下到洞底,對另外兩名戰士說,「你們倆個挨牆根找找,看還有沒有出路。

兩名戰士走開后,吳江龍也在朝著四周查看,看看有沒有可利用的地方。

過了一會,兩名戰士垂頭喪氣地返回來。

「報告大隊長,洞壁上沒有出口。」

吳江龍皺眉,自言自語道,「按說,龜兒子的不會就這麼一個出口。」他想到越軍的一貫作法,通常都是狡兔三窟,就是有個小洞,他們還恨不得多打出幾個洞口出來。何況這麼一個大洞,怎麼會只有一個出口。

吳江龍不相信,又快步圍著洞壁轉了一圈。沒錯,這兩個戰士說沒洞口,還真是沒有。吳江龍又把目光投向堆著武器的地面。

吳江龍掃了兩個來回之後,他覺得緊靠裡面的那幾個彈藥箱子異常。於是便快步過去。用手在上面敲了敲,彈藥箱子是空的。

「挪開,」吳江龍對兩名戰士說。

兩個戰士過來,咣當咣當一陣子把幾隻箱子挪走。

吳江龍舉著松明過來一照,不覺心中一樂,「哈哈,龜兒子的,原來是在這做文章。

「掀開」吳江龍說完,便有一個戰士彎腰去掀蓋子。吳江龍突然伸手又把那名戰士阻住,「慢著」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