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需要知道你的投籃訣竅是什麼,而且既然這種投籃訣竅是你的自己所特有的,又為什麼要告訴我?」科比問道。

「瞧你這話說的,我們可是好隊友啊,相互之間學習和幫助不是應該的事情嗎,而且我也不是白白的告訴你我的投籃訣竅的,作為交換條件,你也要教教我你的突破技巧,怎麼樣,這個交易還算公平吧?」李傑說道。

「原來你是想讓我教你突破。」科比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你直接說就好了,我都可以教你,至於你的那個投籃訣竅就沒必要告訴我了。」

「不行,我這個人不喜歡占別人的便宜,既然我讓你教我突破技巧,那你也一定要讓我教你投籃技巧,而且你還真別不信,我的出手這麼快這麼准真的是有特殊的技巧的,你天賦這麼高,一旦掌握了這種投籃技巧,投射能力一定會得到很大的提升的,到時候你能夠打進校隊第一梯隊,代表我們學校在高中聯賽之中有出色的發揮就好了!」李傑說道。

「你是這麼想的嗎?」科比微微一愣。「你也完全可以再加把勁,也爭取將來能夠進入到校隊的第一梯隊去,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打高中聯賽不好嗎?」

「哎,我當然是很想這個樣子,但和你比起來我除了在投籃這一項上還不錯以外,其他的各方面都是全面落後於你,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的天賦不夠高啊,你現在進步速度實在是太驚人了,很快你的實力就會完全凌駕於我們之上了。」李傑說道。

「話雖然如此說,但我覺得你不應該因為我比你強就自暴自棄,你可以將我當做一個目標和參考物,但更重要的你也要將自己當做一個參考物,我的進步速度是很快沒錯,但實際上你的進步速度也不慢啊,你多拿現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比比,只要你付出了足夠多的努力,你也肯定是會獲得相應的收穫的,你要相信你自己!」科比說道。

。 錢亮拍了拍頭,然後走過去。

女營業員大概是從來沒有受到過男人的溫情燒烤,被錢亮給細心照顧了一番,心中不由得感激,眼睛亮亮地看著錢亮。

「你家裡還有什麼人?」錢亮眼珠子不離她的身體。

「就我一個人。」她把衣襟往下拉了拉。女人見了男人,把衣襟往下拉,不但防不了什麼,反而是一種極大的吸引。

「那……你打算繼續在鎮上幹下去?」

「不幹下去,有什麼辦法?總得吃飯哪。」她無助地道。女人無助時,總很令人疼惜。

「你……」錢亮咳了一聲,「你想沒想過去京城發展?」

「發展?我能幹什麼?去京城?」

「對,你可以什麼都不幹,做我的生活秘書可以嗎?」

「秘書?我不會寫材料啊!」

張凡笑了,走過去勸道:「你不必手寫材料,用其它方式寫就成了。」

「其它方式?」她愣了。

她當然不明白張凡的話。

鞏夢書見她不明白,也著急了,走過來,解釋道:「張總的意思是說,你寫材料的時候,和錢總一起寫就行。」

「嗯嗯。」她似乎開竅了,「那就行,我打字慢。」

錢亮感激地看著張凡,「小凡,既然這樣,我就不客氣了,我現在正式錄取她為我們地產公司的售樓形象大使小姐,年薪五十萬!」

她嚇到了,以為錢亮在開玩笑,「五十萬?我值那麼多錢?」

「材料寫得好,就值。」張凡肯定地點點頭。

這件事情定下來之後,三個人並沒有離開天門山莊,

兩天後,當地主管部門對於查封的鬼眼石鋪進行拍賣。張凡等三人過去,以極低的價格,又買了一大批。

然後,滿載回京。

張凡對於鬼眼石並沒有什麼興趣,只留下鬼王一塊鬼眼石,其餘的直接送到玉石店賣掉了,前後差價有九千多萬,收穫滿滿的。

而錢亮和鞏夢書更是每人狂賺一億多。

前腳從玉石店出來,張凡後腳就來見姬靜。

「我以為你不管我了呢!」姬靜一見面,便哭開了。

「我不管誰會不管你?」

張凡笑著,看了一眼身邊的小雅芳。

小雅芳微笑不語。這幾天,和姬靜整天在一起,無話不談,兩人已經成了絕對的閨蜜,小雅芳心裡有一個計劃,要擇機實施呢。

姬靜嘆了口氣,「你在微信上說,第二天就買到了鬼王,為什麼不馬上回來?」

「我知道你死不了。我發給你的補血內氣,支撐幾個月沒問題。再說,有小雅芳照顧你,我不擔心。我耽誤幾天,順便把我最大的一塊心病給去了。」

接著,張凡便把小寇的事講了一遍。

姬靜和小雅芳聽了,驚嘆不己,甚至有點后怕,若不是小寇一直在天門山莊修鍊血氣,恐怕不知要對張凡的女人下多少次黑手呢!

「還有,這次去,收購了不少絕品鬼眼石。」

「啊?那我下一階段就有得拍賣了!」姬靜興奮起來。

張凡搖了搖頭,「鬼眼石價值是高,但是,你一個未婚女人,不宜多接觸,接觸多了,會影響生育能力的。」

張凡說著,掃了一眼姬靜相關部位。

姬靜「呸」了一聲,雙手遮住,笑罵道:「我生不生孩子關你屁事兒!」

姬靜說著,對小雅芳道:「他這種男人,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好像天下女人的肚子,都由他負責保健似的!你說呢?張凡是不是多餘了?」

小雅芳的回答卻是意外,簡直令姬靜毀掉三觀:「主人對我好,我是主人的女人,他要我怎麼樣,我就怎麼樣,生孩子的事,當然是他決定,他要我生幾個,我就生幾個,就是生到五十歲也給他生……」

「媽呀,小雅芳,你能不能有點獨立人格,你這樣的話,會被張凡給毀掉的!」

「不會的,我知道他對我好,我認定他一個人,就是毀掉了,我也心甘情願!」

「哎喲我的媽呀,你還叫人活不了?給你他當奴隸得了!」姬靜哭笑不得。

小雅芳卻是一笑,雙膝跪在地上,「主人!」

刺鸟 張凡急忙把小雅芳扶起來,「別這樣,這一套最好別當著某經理的面做,她會受不了的。在她看來,女強人,事業成功的女強人,要駕馭男人。」

姬靜驚呆了,完全合不上下巴,看著張凡,顫聲道:「張凡,你用什麼巫術把我妹妹控制得這樣?」

「她這麼做她舒服,你管得著嗎?要不,你試一試,肯定幸福爆棚!」張凡開玩笑地道。

他知道,即使姬靜跟自己在一起,他也永遠不可能征服這麼一個傲物!

不過,心裡仍然有一種衝動,要是真的把姬靜這種女強人給拿下,搞得服服貼貼,不知比征服小雅芳要有多少倍的成就感。

「來吧,我現在把你的病給去根!」張凡說著,亮出那塊絕品鬼眼石。

鬼眼石不愧稱鬼王,個頭比拳手大一倍,周身黑墨無瑕,神光閃閃,視而不見卻又似可見,是為鬼光。它一圈一圈的紋路,有的似江河縱橫,有的如山脈橫亘,有的如草原遼闊,更有的像是行雲流水,無可比擬的神奇的美麗。

只是一眼,鬼氣瞳瞳,看上去給人一種恐怖之感。

姬靜向後一閃,臉色微變:「你,怎麼把它弄來了?我當時,看過這它之後,就感覺不適啊!」

「那就對了。當時,你是被它給吸去了部分魂靈,現在魂靈就在它裡面,來來來,你躺下……」

姬靜躺了下來,看了一眼小雅芳。

小雅芳笑了:「主人,要麼我迴避一下?我在面前,你恐怕放不開吧?」

「不必迴避,為醫行醫,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地方?」張凡正色道。

姬靜撇了一下嘴,譏諷道:「說得跟唱得一樣好聽,只不過心裡在想什麼呢!小雅芳,你別走啊,我對張凡相當不放心。」

小雅芳捂嘴笑了:「他要是對你非禮,你就對他施禮,侍候他高興了,你也高興了,有什麼不好?女人的第一次,給誰不是給,為什麼不挑個優秀的?」

姬靜揮手打了她一下,「真是賤得可以!」

。 「那是司徒老太太吧?這是怎麼了?」

「怎麼跟撞邪了似的?」

「葬禮上,別說這麼可怕的話,說得我頭皮都發麻了。」

「還是趕緊吃了走吧!」

賓客們議論紛紛。

司徒老太太耳尖地聽到了幾句,更覺靈媒的事情刻不容緩。

她緩過神後用力拽住慕馨月的衣角說:「別耽擱了,現在就聯繫你認識的那個靈媒,等客人一走,就立刻叫人領她過來!」

司徒老太太嚇得夠嗆,慕馨月心裏卻是高興地不得了。

迷信原來也是有好處的。

不過她可不信這些。

這年頭,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尤其是這個她根本摸不清路子,回來為慕晚月復仇的慕夏!

慕馨月嗯嗯啊啊地答應了兩聲,叫管家把走路都有點虛晃的老太太扶回去。

老太太還沒走遠,司徒海一臉黑沉地走上前,低聲質問道:「你才剛回來,又在給我鬧什麼么蛾子?媽怎麼了?」

「媽怎麼了?」慕馨月反問:「你說媽怎麼了?媽被你們關了一天,情緒都不對了,要不是我把她強行帶了出來,媽的身體可撐不了那麼久!大海,你到底被什麼鬼迷了心竅?你以前是最孝順媽的呀?」

司徒海面色一僵,梗著脖子說:「我那是為了媽好!要是惹惱了夜司爵,可不是在房間里呆上一天那麼簡單。」

「好吧。」慕馨月嘆了口氣,道:「具體怎麼了,等客人走了你讓媽自己告訴你吧。除了媽那件事,我也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但是……一切都等清珊的葬禮先結束吧。」

什麼爾虞我詐,什麼陰險惡毒,她不想這些事情玷污到她的寶貝清珊。

她想讓她的寶貝清珊安安穩穩地走,順順利利地投胎轉世。

司徒海的眉頭已經皺成了一個「川」字,但有這麼多客人在,他也不好逼問慕馨月到底有什麼事,只得隱忍地轉身回到賓客席,掛上他那副假笑招呼賓客。

「各位繼續吃,老太太傷心過度,身體有點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眾人聽老太太剛才異常的反應是傷心過度,頓時也理解了,關懷了幾句,現場又恢復了剛才的熱鬧。

司徒海微鬆了一口氣,目光卻不由得落到慕馨月的身上。

慕馨月臉上也掛上了笑容,正跟一個貴婦人談天。

她雖然快五十了,但身形依舊婀娜多姿,從背後看,宛若一個窈窕的少女,舉手投足間卻又有一種成熟女人的魅力。

這是一個很容易讓男人動心思的女人,他當初一開始喜歡的是慕晚月,但慕晚月太過高高在上,還看不起他,這讓他男性尊嚴感受到了侮辱。

再後來,開放熱情的慕馨月出現了,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被慕馨月吸引,兩個人最後順利走到了一起。

哪怕到現在,他看慕馨月也還是有種男人的衝動。

但此刻,司徒海看着充滿韻味的慕馨月,目光卻是冷冰冰的。

女人太漂亮,太有吸引力,這對一個家庭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你真的要試試?」。

魏二少眉頭微皺,剛剛他心底還有些存疑,覺得林澤或許是一個隱藏著的高手。

然,當他見到台下興奮的程文和虎子的時候,頓時心底對林澤的感官,來了個大轉彎。

人以群分。

和程文那樣的傢伙混……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三百四十一章絕對的實力 「我說過了,你沒有輸!」

霍錚壓低聲音,盡量將自己的語氣放柔:「阿寧,不要鬧了,你趕緊回家裏來,我帶着你去桐城,一起把兜兜給接回來,好不好?」

「不需要」,傅清寧的語氣,又恢復到了之前的自持和冷靜:「以後他就是你一個人的兒子了!」

霍錚深深吸氣:「別開玩笑,我兒子寧願沒媽,也不可能有一個后媽的。」

他又問:「你現在在哪裏,我這就過去接你!」

傅清寧沒有作聲,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她將手機扔進自己的後備箱裏,隨後推門下車。

已經到了繁華的市區,車子差不多三米一堵,堵得人心煩意亂,索性下車走走。

畢竟已經是一個小男孩的媽媽了,她再也不會像以前一樣,因為一點小小的感情波折,就尋死覓活。

長大成熟后的傅清寧,無論遇到任何狀況,都會努力的保全自己。

因為現在,她似乎也就只有自己了。

路邊遊盪的時候,她抬起眼,看到身邊一棟雄偉建築:凡天娛樂!

前不久,她還來過這裏,跟葉琳對峙的。

傅清寧不由得苦笑了下,隨即,繼續前行。

不知過了多久,傅清寧走到雙腿發酸的時候,才回到了自己的車上。

手機里多了好幾個未接電話,蘇善爾,霍錚,甚至是家裏的座機,都給她打過電話。

還有一個,是葉琳打來的。

傅清寧略微猶豫了下,便給她回撥了過去。

她很想知道,到了今天,葉琳還有什麼話要跟自己說的。

葉琳倒是難得的開門見山:「傅清寧,我要回波士頓了。走之前,我想見見你!」

傅清寧想了想,道:「好吧,你把地址發給我。」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