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事,就是有點累。如果沒什麼事,我就先回醫院了」林天成道。

不等文國華開口,張桂芝就道:「你看看你,疼的這麼厲害,還能去醫院嗎?國華,給郝院長打個電話,讓林天成回家好好休息。」

文國華點了點頭,馬上掏出手機,撥通了郝天銘的電話,「郝院長嗎?我是文國華,林天成身體不適,今天就不去醫院了。另外,明天我會去你們醫院搞個調研。」

「那我就先走了,孩子的情況,不要太擔心,只要找到了病因,對症下藥就可以。就算沒有特效藥也沒有關係,孩子不會對所有的食物過敏。」說完,林天成對張桂芝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文國華和張桂芝兩人連忙跟在林天成身後。

「小林,這是診金。」文國華拿起茶几上的信封,遞給林天成。

林天成腳下一滯,道:「這怎麼好意思,我也沒做什麼。」

「都累成這樣了,還沒做什麼?」張桂芝說著,拿過文國華手裡的錢,不由分說塞給林天成。

林天成推遲幾下,便收下了。

剛剛心律失常,又給林天成敲響了警鐘。

現在,他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王夢欣身上有他需要的電,擔心夜長夢多,他需要儘快弄到十個億才行。

市第二人民醫院。

「舅舅。」錢浩明進入辦公室,用期待的目光看著郝天銘,「怎麼樣?你的老同學,萬茂泉有沒有當著文市長的面,揭露林天成的真面目?我早說了,林天成不學無術,是個下三濫的無賴,賭徒。」

「閉嘴!」郝天銘呵斥了一句。

這個時候,錢浩明終於發現,郝天銘臉色有些不對,心中一驚,「舅舅,難道萬主任也沒有治好文市長的孩子?」

「萬茂泉確實沒有治好文市長的孩子,林天成治好了。」郝天銘道。

「怎麼可能?」錢浩明滿臉不信。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孩子的病因很簡單,食物過敏。由於孩子太小,除了不肯吃東西,沒有其他任何癥狀,很容易被誤診為厭食症。而林天成,應該是看到過類似的病例,誤打誤撞。」

「媽的運氣真好。」錢浩明咬牙切齒。

「明天,文市長會來醫院調研,我估計是沖著林天成來的。」郝天銘又道。

錢浩明嚇了一跳,道:「舅舅,那我怎麼辦?這次我在外面惹了一點事,我爸媽都氣死了。要是真給發配去山區,我爸搞不好會和我斷絕父子關係。要不,我明天不來醫院,先躲一躲?」

「躲一躲?躲得過初一,躲得過十五嗎?再說了,文市長要沒有收回成命,我敢一直把你留下?」

「舅舅,你一定要救我啊!」

悦夏 「慌慌張張的像什麼樣子?你這種表現,以後我怎麼幫你?」

「舅舅,你最疼我了,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錢浩明見狀,頓時嬉笑起來,他知道郝天銘一定有辦法。

郝天銘沉吟了下,道:「明天文市長,就是沖著林天成來的,估計陣勢會搞的很大,這也是你絕地反擊的好機會……」

聽到郝天銘說完,錢浩明滿臉崇拜,道:「舅舅,您真不愧是老奸……」

「嗯?」

「老謀深算,老謀深算。」

郝天銘這才點了點頭,道:「去吧。以後記住,遇事不要慌張,應該抓住一切機會,化被動為主動,轉劣勢為優勢……」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審神者總愛撿白毛最新章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全文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txt下載、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免費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

圓羹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橫濱和異世界反覆橫跳、審神者總愛撿白毛、

。 青朝,南商兩國聯軍撤走,只剩下論欽陵帶領吐蕃大軍孤戰不休,可面對定彥平,楊林,伍召雲,高思繼的合圍,吐蕃大軍孤木難支,依然開始節節潰退。

俗話說,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眼下論欽陵就是這樣的感覺,青朝,南商大軍撤走,楚軍以碾壓式佔據上風,縱使他有逆天之能,也不可能力挽狂瀾,攻破眼前武都城。

論欽陵面露不甘之色,寒槍擊出試圖想要將定彥平的擊退,可事與願違,卻被其雙槍擊中,甲破血噴,身負重傷,無奈之下,只能迴旋戰馬,狼狽而逃。

吐蕃敵軍開始慌亂撤走,手中兵戈,旌旗,戰盾能丟的都丟了,眼下保命是他們唯一的信念。

逃跑,成了唯一的希望。

一個個恨不得多長出幾條腿,飛縱戰馬的將領多麼希望,戰馬可以凌空翱翔,助他們逃出楚軍的追擊。

「殺!」

「殺!」

「殺!」

楊林,定彥平,伍召雲,高思繼帶兵一路追,一路殺,直至將吐蕃大軍趕出數千米之外,他們才勒馬而立,停止了瘋狂的戮殺。

楚帝看著系統頁面上場景,知道此戰之後,吐蕃大軍將不足為患,論欽陵要是真的聰明,他不會選擇再留在楚地,而是帶兵返回吐蕃帝國。

此時。

系統已將青朝,南商帝國信息傳入楚帝腦海中,直到此刻,楚帝才知道青朝,南商分別是一品龍唐和大商帝國的附屬勢力,有龍唐和大商的庇佑,他們才會在經久不衰。

青朝帝國?

龍唐的附屬勢力?

這一刻,楚帝將青朝帝國列為楚國第一個攻打的目標,算是以牙還牙,先除去龍唐帝國的羽翼。

「陛下,五位將軍已經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出發前往烏江城!」

小桂子的聲音在書房外響起,楚帝退出系統,收斂心神,拂袖移步向前走去。

………..

兩日後。

青雲帝國境內。

萬里虛空中出現一千架朱雀飛行器,經過兩日的適應,諸將已經不再震驚,反而非常享受翱翔虛空的自由。

沒有人會想到有朝一日,他們會直衝雲霄,翱翔在天穹之上,眾人對科學院研製的朱雀飛行器,皆是讚不絕口。

朱雀飛行器的出現,徹底打破了所有的認知,馭風飛行再也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當然。

五品武聖境以上強者同樣可以馭風而行,飛劍凌雲,可亦只是一人而已,向朱雀飛行器一次性可以乘坐五人飛行,絕對是史無前例。

虛空之上,勁風嘶吼,楚帝端坐在朱雀飛行器上,目視前往千變萬化的雲彩,臉頰上噙著淡然之色,古井無波,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對於乘坐過飛機的楚帝來說,朱雀飛行器速度還是有些緩慢,他心神一動,開啟系統,開始鎖定烏江的所在。

知道項羽被困烏江,楚帝不禁啞然失笑,歷史中項羽兵敗垓下,其只帶領八百人馬突出重圍,來到烏江江畔,最終以無顏面見江東父老,自刎與烏江之畔。

眼下項羽率領所部,被困烏江,難道要歷史重現,項羽最終都無法逃過宿命?

「當然不會!」

「朕,天降神兵,豈會讓你重蹈覆轍?」

楚帝心下暗暗自語,系統已經鎖定烏江的位置,一聲令下,朱雀飛行器快速前行。

然而。

此時。

距離烏江江畔不遠的荒野中,項羽帶領殘部縱馬疾行,連日來的不斷拼殺,項羽大軍早已彈盡糧絕,麾下三十萬大軍在涇陽一戰後,只剩下不足十五萬。

近幾日被周勃,灌嬰,申屠嘉三將日夜不分的追擊,加上青雲帝國的圍追堵截,麾下十五萬大軍死的死,逃的逃,散的散,眼下項羽身邊只剩下不到五千兵馬。

項梁,項莊,英布,季布,章邯五將依舊不離不棄,緊隨在項羽左右,此時正帶兵向烏江渡口衝去。

「大帥,抵達烏江渡口,有船便可渡江返回戰龍帝國,皆是可東山再起!」

虞子期乾裂的嘴唇張開,出言說道,項羽卻是意志消沉,勒馬狂笑,道:「吾馳騁沙場這麼多年,何曾狼狽如此?」

「涇陽城下,損兵折將,美人下落不明,生死未卜,這一路走來,漢軍窮追不捨,欲將本王置於死地。」

「十五萬大軍猶如過街老鼠,死的死,逃的逃,本王愧對爾等的信任,愧對所有隨本王一起從戰龍城出來的士兵。」

「眼下後有追兵,前有江河,漢軍不殺本王誓不罷休,爾等速速退去,可保一條性命。」

項羽調轉馬頭,手執虎頭盤龍戟,低沉厚重的聲音響起,諸將皆是面色剛毅,無一人臨陣脫逃。

「大帥,漢軍早有蓄謀,想要藉機殺害大帥,他們是想圖謀戰龍帝國,大帥被視為不得不除的絆腳石。」

「爾等追隨大帥多年,雖是將帥,但亦是兄弟,今如何能看著大帥,身陷重圍而棄而不顧?」

「今日就算戰死在烏江江畔,我等亦不會離開,漢軍想要殺大帥,那就讓他們從末將身上踏過去,否則休想傷大帥分毫!」

英布緊握寒槍,鏗鏘之聲響起,項莊,章邯,鍾離眜諸將皆是出言附和,背後五千兵馬更是縱聲高呼:

「誓死與大帥共存亡!」

「誓死與大帥共存亡!」

……………

聲震於天,激蕩人心。

項羽無比動容,目光從眾人身上劃過,聲如洪鐘,道:「今日退無可退,爾等願隨本王一起力戰漢軍,若是大難不死,他日本王決不會虧待爾等。」

「如果不幸死於漢軍之手,黃泉路上,本王保護爾等安危,任何鬼魅魍魎,休想傷害爾等!」

「要有來世,本王繼續帶領眾將士,浴血沙場,馳騁天下!」

眾將士的不離不棄,讓項羽愈發自責,此時腦海中不禁想起亞父范增,要是早聽取他的諫言,亦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項羽面露苦笑之色,聽到隆隆馬蹄聲傳來,乍然抬首,目視前方,此刻,灌嬰,申屠嘉,周勃三將加上青雲帝國戰將,已經帶領兵馬從四面八方圍攻而來。

放眼望去。

荒野之中,漢軍如烏雲一般層層疊疊,一眼望去,滿上荒野。

旌旗獵獵招展,刀槍劍戟寒光閃閃,濃烈的殺氣開始蔓延,天上地下無處不在,將項羽所部死死包圍其中。

「殺!」

「殺!」

「眾將士聽令,斬殺項羽,陛下重賞。封侯拜將,美人城池,應有盡有!」

一聲令下,箭矢如蝗,遮天蔽日,射殺在項羽所部身上。

「咻!」

「咻!」

「咻!」

箭矢穿刺,空間破碎,項羽手中虎頭盤龍戟翻飛,銳利的目光停留在周勃,灌嬰身上,提韁縱馬,聲如驚雷。

「眾將士再堅持少時,本王這就殺入漢軍陣營,取下漢軍統帥三人首級!」

「大帥,不可………….」

項梁話尚未說完,項羽飛馬衝殺而去,盤龍戟翻飛,將碎空落下的飛箭全部擊落,長戟穿刺而出,迎面衝來的數十名漢軍全部被串成串兒。

只見項羽怒聲暴喝,手臂貫穿巨力,盤龍戟橫空飛出,十道漢軍士兵被扔了出去,頃刻間砸到一片。

「周勃,灌嬰,申屠嘉,出來受死!」 張凡一路快行,如疾風掃過原野,一會功夫,來到海邊。

前沿陣地上,副鎮長和自衛營正嚴陣以等。

見張凡到來,副鎮長大為不快,忙道:

「何事?若是來要我投降,就請回吧!要我離開這個陣地,除非抬下我的死屍!」

「先生別急,聽我講完再說。」

張凡一笑,跟副鎮長談了一番話。

副鎮長連連點頭:「張神醫真是神人!這樣一來,麻痹了對方警惕性,好,我馬上暗中準備,只要你一動手發出信號,我們即刻衝過去!」

「成敗在此一舉!」

張凡說著,轉身離開,從陣地后,繞向另一邊,爬上一個小山丘。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