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晚上你們想吃什麼啊?」

王素娜一旦放鬆下來,立馬就恢復了之前的淡定和優雅。

「今天活動量可以,應該能吃兩口肉。」

想到中午的時候,自己雖然吃的是自己喜歡,並且非常適合自己的,但是還是覺得,那盤紅燒肉,看起來也很好吃的樣子。

「那一會兒我看著拿,夢夢姐姐做肉,可好吃了。」

是啊!看著就很好吃,更別說她還能在旁邊聞著味道,看別人吃了。

心思從比賽變成美食,王素娜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從賽道上挪開。

沒有辦法,香香也是剛剛發現,王素娜竟然有些恐高,之後這兩個項目都和高度有關係,可別再給人嚇到了。

/這小姑娘什麼意思啊,怎麼還帶著人注意力亂跑?/

/感覺這樣很危險,剛才的那點好感,全都掉了。/

/你們了解什麼?就在這裡說人家。我們很感激香香的,王老師恐高,眼神還不好,如果關注比賽肯定會關注賽道,如果慢慢悠悠,肯定會加重恐懼。/

/頂,再次感謝小香香,第一次看到王老師不怕高的表現,好激動!/

/她也沒做什麼吧,就說幾句話,弄不好是歪打正著了。/

/就是,這麼點的孩子,哪裡能想到那麼多,那麼遠。/

/我不是誰的粉啊!公平的說,小丫頭引導的很有效,現在過得這個項目,她其實也有暗示這位女士姿勢和走向。/

/哇!感覺前面的好像很專業的樣子,你是學什麼的?/

/過去了過去了!天啊!創記錄了,剛才已經錄屏,等回頭一定要讓王老師自己欣賞一下。/

/哈哈哈哈,恐怕你們的王老師,會把你開除粉籍。/

一連兩個高空障礙,第一個王素娜就這麼過去了,還沒等反應過來,就看到前面孟夢已經往回跑了。

思菡 「啊!小夢速度竟然這麼快的啊,背著哲涵竟然臉不紅氣不喘的。」

王素娜看著迎面而來的孟夢,心底驟然升起無數的勇氣。

人家小姑娘都能這麼厲害,她怎麼可以認輸!

香香和孟夢對視一眼,孟夢還有心思給香香做了一個手勢。

香香立馬就笑了,果然,她家夢夢姐姐,一直就是最棒的。

「夢夢姐姐,剛才是王阿姨和香香嗎?」

孟夢點頭,又想到哲涵可能看不到,改成說話。

「對,我們馬上就可以回去了,你可以想想,一會兒回去,要怎麼和他們拍小視頻。」

喘勻一口氣,孟夢重新調整狀態,一邊跑步一邊說話,對她來說,感覺太不利了。

總感覺,後面有可能還得有幺蛾子。

關哲涵也知道孟夢需要保存體力,只是問了一句,原本就算孟夢不回答,他也並不會覺得怎麼樣。

現在得到答案,小傢伙就更高興了,臉上帶著暈紅,咧著嘴趴在孟夢的背上,把臉埋在了孟夢的頸窩。

周明朗已經在後面追上來了,關澤緊隨其後,他們之間的差距,也就在一個關卡左右。

/前三咬的也太緊了吧!而且,第一次知道小姐姐能跑這麼快。/

/只有我注意到剛才小姐姐和王老師的相遇嗎?香香和小姐姐之間,好有默契啊。/

/人家原裝的家人,怎麼可能沒有默契!*白眼/

/天,小哲涵埋的那個地方,我也好像要!感覺就很享受的樣子。/

/前面的,你是不是以為,彈幕我就沒有辦法舉報你?*咬牙/

/感覺周子豪小朋友興緻不高的樣子,他爸爸都第二了。/

/唉?那不是周子修嗎?難不成是我認錯了?*懵/

/對,是你認錯了,我剛從另一個直播間回來,周子修現在正在那裡黯然神傷,君君都看了好幾眼了,應該是想去安慰,但是沒敢去。/

/挺尷尬的,兩邊都沒有特別活潑自來熟的小朋友,而且,就他們坐在那裡。/

/你說完,我趕緊去看了一眼,我看挺好的,影后不是正在那裡噓寒問暖?/

/……挺好的你怎麼回來了,在那裡看著不好嗎。/

/安心看比賽吧親們,你瞅瞅,現在第一都要到終點了,你們還在吵。/

/到了到了!剛才和最後的宋影帝擦肩而過我就想笑,沒敢冒頭,現在總算能笑了。/

/你是不是傻?!已經暴露了啊你。/

孟夢把自己的手按在搖鈴上面,輕輕晃了晃。

已經被曬得昏昏欲睡的工作人員立馬清醒起來,坐姿在一瞬間達到了最佳。

「你好,我們已經完成了任務,請問可以開始挑選食品了嗎?」

孟夢沒有在這裡給自己加鏡頭的打算,問的時候都中規中矩的。

但是工作人員不這麼認為啊,等醒了一瞬間反應過來,看她這個態度,心裡不但沒有不舒服,還覺得挺親切。

思菡 這麼年輕的小姑娘,能贏了比賽也不趾高氣揚的,還說話挺客氣,看起來就是乖孩子。

「你們是第一啊!真厲害,快去選吧,選完了就可以去旁邊休息了。」

關哲涵從孟夢背上下來,扶了扶自己的眼鏡,眼睛轉了轉,看著前面的工作人員,張嘴就是甜甜的詢問。

惶恐失去 「叔叔,我們是不是只比這一場就可以了啊。」 聽他將自己推得乾乾淨淨,蘇月默默地在心裡給他豎了一根中指:

「怎麼,這件事情就和趙夫子沒有什麼責任嗎?剛剛你可是一直很堅信是小寶偷了玉佩呢!」

看蘇月將這件事情給挑明開來,趙夫子的臉上也有點掛不住,但一想到王二花的話,情神再一次變得鎮定起來:

「如果我冤枉了蘇小寶,那我就親自給他道歉。」

「就只是這樣嗎?」

「那你還想怎麼樣?」

蘇月嘴邊譏諷一笑:「趙夫子為人師表,更要不偏不向,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才能下結論,如果小寶沒有偷白小壯的玉佩,就證明趙夫子老眼昏花,沒有一點判斷力,可以直接回家了。」

她的話說完之後,不顧趙夫子臉上的難看,再次同鍾夫子說道:「鍾夫子,你也不想讓一個誤人子弟的人繼續留在學院裡面殘害這些學生吧!」

鍾夫子點了點頭:「丫頭說的對,如果你冤枉了蘇小寶,那以後也不用來了,我們學院不會用這樣的夫子。」

趙夫子聞言,咬了咬牙,看著蘇月的眼神變得惡毒起來:「我同意,但如果蘇小寶真的偷了玉佩,那他和這小丫頭都要離開。」

說著,他伸手指著蘇小寶和虎妞兒二人。

「當然沒問題!」

一行人決定過後,一起趕往蘇小寶他們的宿舍。

在路上的時候,蘇小寶緊張的手心都出了很多的汗。

雖然很難他知道這件事情並不是他做的,但還是害怕會在他的床下面搜出來玉佩。

如果這樣的話,他一定會讓阿姐蒙羞的。

感覺到蘇小寶的緊張后,蘇月捏了捏他的小肉手,整個人瞬間放鬆下來。

有阿姐在身邊,他就什麼都不害怕。

兩位夫子帶著學員們來到蘇小寶的宿舍之後,白小壯就指著他的床鋪說道:

「那玉佩肯定就在他的床上。」

之後,牛飛宇和白小壯二人對視一眼。

他義正言辭的走到蘇小寶的床邊,理直氣壯說道:「夫子,蘇小寶有沒有偷白小壯的玉佩,找一下就知道了。」

說著,他便走到蘇小寶的床邊開始搜奇他的床鋪。

衣服,被子全部都被牛飛宇給扒亂了。

他幾乎將床上所有的東西都找了一遍,但卻什麼都沒有找到。

臉色漸漸變得蒼白,冷汗隨之從腦門上溢了出來。

一邊不死心的扒找,口中呢喃道:「不對……怎麼會沒有呢!」

旁邊的白小壯聽到他的話,大胖臉猛然沉了下來。

伸手一把推開牛飛宇,在蘇小寶的床上扒找了起來。

不對,不對勁,怎麼可能沒有呢?

他記得自己親手將玉佩包好塞到他的床鋪下面的呀!

難道說是他記錯了?

小胖子的臉色面如土灰,如果今日從他的床鋪上面找不出來,那他還怎麼把他給趕出學院。

見狀,蘇月雙手環胸站在門口,冷笑的看著這戲劇的一幕。

幸好她早有先見之明,提前將那玉佩從小寶的床鋪上拿了出來,這才讓他逃過一劫。

鍾夫子亦是臉色難看,看著這充滿戲劇性的一幕,冷聲呵斥:「夠了!住手!」

白小壯下意識的停下了手,此刻他的心中早就如坐針氈。

「夫子,肯定是蘇小寶偷了我的玉佩,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那玉佩沒有在他的床上,肯定被他藏到其他地方了。」

牛飛宇也連忙應聲說道:「對,是蘇小寶將玉佩給藏起來了。」

鍾夫子臉上露出一抹慍怒:「真是胡鬧,方才是你們義正言辭的說玉佩肯定在蘇小寶的床上,現在沒有找到就說是他藏起來的,他藏哪裡了?拿出證據來。」

這個時候,雙手環胸倚在門邊的蘇月說話了:

「既然白小壯說玉佩是在午休的時候丟的,那這兩個宿舍裡面的學生都有可能是偷玉佩的人,現在既然小寶的床鋪已經搜過,洗清了清白,是不是其他的學生也都要搜一遍才行。」

如果單單是這樣的話,就算蘇小寶是被冤枉的,估計也會在他幼小的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影響。

聽到蘇月的話之後,鍾夫子跟著點了點頭:「沒錯,是這個理,既然蘇小寶已經洗清了清白,那其他的同學也得都搜查一遍。」

隨著將所有學員的床鋪都搜查了一遍之後,依舊沒有找到白小壯的玉佩。

蘇月再次幽幽開口:「還有白小壯的床鋪沒有搜查呢!」

這句話讓所有人的視線都放到了白小壯的身上。

也是,現在所有人的床鋪都已經搜查過了,什麼都沒有。

難不成那玉佩壓根就沒有丟,是白小壯故意嫁禍給蘇小寶的?

想到這裡,半大的孩子看著白小壯的眼神變得非常奇怪。

白小壯的小胖臉被氣得一陣青一陣紅的:「我的玉佩丟了,你們不幫我找到真兇,還要搜我的床鋪,難道我會故意陷害別的學生嗎?」

看到白小壯如此激動的模樣,蘇月勾了勾嘴角:「現在別的同學都已經搜查過了,就只剩下你了!萬一那玉佩就在你自己的床鋪下面呢!」

被蘇月這麼一刺激,白小壯氣的臉紅脖子粗,氣呼呼的說道:「哼,怎麼可能,你們找吧!」

說著,他便轉身走到了一邊,同時,他堅信玉佩絕對不可能在他的床鋪上。

他可是在蘇小寶走了之後親手放到他的床鋪下面呢!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找到,但是絕對不可能在他這裡。

一位大約有十一二歲的孩子走到白小壯的床鋪旁邊,伸手一掀,所有的同學都安靜下來。

只見他的床鋪下面有一個用布包起來的東西。

那塊布看起來非常的眼熟,好像就是小胖子隨身使用的帕子。

只是不知道那帕子為什麼會忽然出現在他的床鋪下面。

小胖子白小壯看到帕子之後,小胖臉刷的一下,慘白!

這帕子他記得很清楚,他就是連同帕子一起塞到蘇小寶床鋪下面的。

現在怎麼會忽然出現在他的床鋪下面?

一想到別人發現這玉佩在他的床鋪下面,白小壯騰的一下,撞到了自己的床邊。

。 不大一會兒工夫,彭老五的手機響了,打開一看,原來是村裏財務進賬的短訊通知。

每個農民半年的工資,再加上村委會的500萬,總共是1100萬,全部進賬!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