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在外無論遇到了什麼,也不要給自己的女人發脾氣。這是穗乃宇做人的宗旨。

「士道他?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十香看着穗乃宇表情有些不太對勁的走進卧室,有些疑惑和關心。

。 高秀寧動作那樣的明顯,可李鳳蘭現在什麼都顧不上。

人太慌了。

家裡從來沒出過這樣的事情。

其實她對兒子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別給她惹禍。

「我先走了……」

高秀寧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不過等李鳳蘭人走了稍稍緩和了些。

對高陽說:「你別多管閑事。」

不是她見死不救。

高崎和陳薇如果之前沒給高陽挖坑,她可能還會幫點忙。

幫點忙而不是幫全部。

她現在手裡可以拿得出來這筆錢。

但……

這筆錢已經是她和高陽的所有。

曾經高陽問她,誰和誰親,現在高秀寧可以回答,女兒比任何人都親!

這錢是給孩子轉戶口用的,誰都不能拿!

就算她要死了都不能碰這筆錢。

「媽,我舅家拿不出來錢的。」

她太清楚她舅家的條件了。

靠土地吃飯,一家人絕對可以吃得飽,但想要有點富餘錢,那就太難了。

舅舅舅媽就是純農民,完全沒有其他收入進項。

高秀寧死死揪著自己衣服的一角:「……他們有爹有媽,這個錢我們不能給拿。」

這錢是女兒拚命換來的。

陽陽每次去廣州,她都擔心得不行。

錢不是大風刮來的。

「你也別多嘴,這些天少往你舅家跑。」

高秀寧埋頭吃麵條。

其實心裡也是煩亂得很,她和李鳳蘭相處這些年,說是大姑子和弟妹,其實就和親姐妹似的。

能不上火?

能不著急?

晚上一股火拱起來,高秀寧這上牙膛直接燒破了。

等了兩天,也沒見李鳳蘭再過來,她只能自己去村裡。

人家姓厲的不肯用錢私了,堅持要告。

平白無故母親在自家門口被打骨折了,人憋著一口氣呢。

陳薇現在就彷彿是霜打過的茄子,徹底蔫兒了。

什麼主意也沒了,成天就是哭。

李鳳蘭除了認識村裡的人她誰都不認識,只能求后婆婆。

畢竟后婆婆的兒子是村長,多少能幫襯一些。

高峰每天還是放牛幹活兒,因為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別的。

李鳳蘭這兩天就待在家裡哪都沒去。

高秀寧和她坐在炕上,她說:「要我說也別管了,蹲監獄就蹲監獄吧,他自己作的。」

作為父母,她能求的人都求了,能跑的關係都跑了。

沒用啊。

那你叫父母怎麼辦?

就算人弄出來了,那欠的兩萬多拿什麼還?

家裡就賣了也不值兩萬啊。

就這院套兒,現在出手勉強能賣個三四千多點,賣了以後全家蹲大街去?

「醫藥費不是給了嗎?」

「那家人也是得理不饒人,錢送上門了,可人不要,說一定要讓高崎蹲監獄……」李鳳蘭咬著牙恨恨道。

高崎再不好,那也是她兒子。

她不可能會向著外人說話的。

陳薇腦子和漿糊一樣的獃獃站在旁邊,然後她記起來高陽好像和厲爵陽是認識的。

「姑,能不能叫高陽做個中間人?咱們賠錢,該賠多少醫藥費我都認……」

陳薇是自私,但她是高崎的老婆,她是心疼高崎的。

那天高崎會大打出手也是因為她鬧得太厲害了,對方和她拉扯之間推了她一把。

陳薇無數次想,她一開始如果沒出餿主意就不會搞成今天這樣兒。

李鳳蘭神色不動,看了高秀寧一眼。

她也是這個意思。

那個厲爵陽可是在他們手上買了不少材料蓋房子的。

和高陽多多少少得有點交情吧?

高秀寧好半天吐出來一句:「我回去和她說說,不過你們也別抱太大希望,她一個小孩子……」

不是親舅舅,她肯定不會讓高陽管這些。

高秀寧坐了一會就回去了,她得給高陽做飯,高陽晚上得去上課呢。

李鳳蘭屁股坐著沒動。

陳薇小聲說;「媽,我姑能管嗎?不會記恨我上次想搶高陽的活兒吧?」

李鳳蘭心裡直發涼。

什麼是骨肉親情啊?

你高秀寧離婚沒有地方去,我和你弟弟收留你和高陽娘倆。

現在你親侄子出了事情,你就開始往後躲了?

這就是人心。

不要你替我們還錢,就去說個情都這樣的為難?

真心錯付了啊。

想起來那天在北選,她急急忙忙打算去玉州以南的醫院給人賠禮道歉,高陽說的話她懂。

可李鳳蘭也是個要臉的人。

宠你入骨 自己家那麼多男人,她要高陽擺平什麼?

可高秀寧的做法叫她……

這些天,只要得點空閑,她閉上眼睛就是大姑子那天的舉動。

心裡不痛快,嘴上忍不住嘲諷陳薇:「現在知道得罪人了?做事情的時候腦子放哪裡了?」

陳薇掉眼淚。

「你可別哭了!應該哭的人是我,我怎麼找了你這種喪門星兒媳婦,把自己丈夫作進派出所,好啊我們老高家幾代人都沒進過那種地方,現在好了,你們成了第一人。」

給高崎找媳婦的時候,考慮到他個性太悶得找個厲害的壓著,結果就找了這麼個貨回來。

「媽,你罵我吧。」

「我罵你有用嗎?」她浪費那個力氣罵人做什麼啊。

她得想想,怎麼還人家錢。

這錢早晚都得還,拿什麼還啊?

「能不能和我姑先串點錢?高陽不是賺錢了嗎……」

陳薇強忍著臉紅說了出來。

她知道自己這樣想不好,可現在家裡能解決這個麻煩的只有高秀寧了。

「你想得還挺美,考慮得還挺全面,方式方法都想到了。」李鳳蘭冷笑著:「唯獨就沒想想,你要點臉嗎……」

指著陳薇開始罵人,罵得各種難聽。

你姑不是你媽!

。 葉卿楊自從那天大雨里在醫館門口和趙南貞分開后,除了家裡打個照面外,再也沒見過他了。

張曉悠的放妻書,老太太遲遲沒給,原因是薛氏和王氏兩位后宅的掌權者說,張曉悠有問題。

具體什麼問題,還在查,但是,張曉悠的丫鬟葉子被王氏和薛氏扣下了。

張曉悠已經嚇的快扛不住了,院子里就一婆子,平時有些古怪,人到底嘴巴嚴不嚴,也不清楚,但,每天倒是能夠給張曉悠按時吃喝,其他時候只打掃院子裡外,從不和其他院子的人來往。

張曉悠懷孕的事情,婆子和葉子應該是不知情的,她已經偽裝的很好了,孕吐本就不嚴重,她都能剋制住。

但是,王氏和薛氏只抓了葉子,原因是她找葉卿楊給八姨太拿過葯,其實,那婆子是能看出名堂的人。

葉卿楊現在擔心的是,一旦王氏薛氏請個郎中來給八姨太號脈,那這真的就完了。

所以,葉卿楊不能再和趙南貞較勁兒了。

這天,她早早下班回家,親自下廚做晚飯。

梧桐苑現在是趙家府邸除了老太太和王氏外的熱門院子了,丫鬟婆子廚師、雜役十幾個了,竟然還要少帥夫人親自下廚!

反正葉卿楊已經打聽好了,趙南貞最愛吃的就是和牛肉有關的飯菜,譬如,牛肉麵,牛肉餃子,牛排等等。但,所有這些菜肴中,趙南貞的最愛還是牛肉麵。

葉卿楊在醫館的時候就想好了,今晚,她一定要大顯身手,做一碗纖細又好吃的牛肉麵,本想做大塊牛肉麵的,可是,考慮晚上消化問題,葉卿楊還是覺著吃那種細細的蘭/州牛肉麵最好。

可惜的是,願望是美好的,現實是骨幹的,葉卿楊根本弄不出來那種細細的麵條,寬的麵條,她也弄不好的好么!

有人偷偷建議,讓小庄師傅做麵條,她只要告訴小庄師傅要怎樣的麵條就行,小庄是什麼麵條都能做。

葉卿楊搖頭,不行,小庄本來就是趙南貞的面案師傅,他做的麵條,趙南貞看得出來。

燕子說,「小姐,心意到了就行,您還真以為少帥那麼在意麵條是誰擀的嗎?他只在乎那碗面好不好吃就行了,湯料您來做才是重要的。」

葉卿楊,「可以嗎?」

燕子拍著心口保證,完全可以。

趙南貞回來的時候發現今天的氣氛有點怪異!

「少夫人還沒回來?」趙南貞道。

丫鬟回道,回來了,在廚房做飯呢!

這可把趙南貞給驚訝壞了,「她做飯?廚師呢?」

丫鬟說,「回少帥的話,少夫人和廚房師傅一起準備晚餐。」

色香味俱全的牛肉麵端上餐桌的時候,趙南貞挑眉,看向還系著圍裙的葉卿楊,「你做的?」

葉卿楊搖頭又點頭,「我只做了湯,麵條是小庄擀的。」

趙南貞對葉卿楊招手,「過來。」

葉卿楊說,「還有幾個小菜和一個果盤,馬上就好。」

趙南貞,「讓她們弄,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