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還有幸,見證過兩次。

葉寒只覺得自己全身都輕飄飄的,曾經身軀,徹底消失。

隨之而來的是神軀。

那麼仙界是什麼地方?

仙山環繞,還是千萬里沃土,無盡森林,天上飛山。

亦或者遍地猛獸飛禽。

等他再次睜開眼。

看到的竟然是一個讓他目瞪口呆的世界。

這裡……

根本沒有仙山。

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個大到無法形容的,天邊飛船。

這個飛船。

其次是飛來飛去的天空飛艇。

以及數不盡的高科技建築,以及看不到邊的立交橋。

又酷又温柔 而他的腦海忽然一疼。

顯示出了一個東西。

葉寒:1仙級

仙界積分:0

身份識別:天府國仙民。

地位:普通仙民。

擁有仙幣:0司0金0銀0銅0紙

是否服役:否

「什麼情況?這是我的身份晶元?」葉寒萬萬沒想到,仙界的科技,竟然超過普通世界上百年。

而他傳承的是師祖的功法能力,卻沒有任何記憶。

這才讓他有了一個錯誤的判斷。

什麼仙山環繞。

他在這裡,完全就是一個小白。

。 秦楓等人回來后,整個春家其樂融融,充滿著重聚的喜悅氣氛。

但秦楓沒有徹底沉浸到這種喜悅之中,不忘修鍊,也督促自己的幾個孩子加強修鍊。

他們的天賦都不錯,成仙應當不成問題,甚至有著成聖的希望。

秦楓心中有個想法,希望自己的子女都能成聖,隨自己一同前往九重天。

而古靜萱幾女以及父母、三叔等人天賦終究有限,成仙都有些困難,但他也會想辦法帶她們一同前往,而首先就是自己的實力增強,強到足夠改變一些規則。

他不禁想到了黑風嶺,那裡有著一頭神秘而又強大的蒼鷹,上一次還發現了一片地脈靈乳凝成的水池,以及黑色漩渦中的人影。

那裡的一切都透著神秘。

至於那道人影,秦楓已經通過融合金神王的記憶,大致猜到了,應當是混沌神尊,曾在神魔大戰中隕落,而那一戰卻並非遠古末期,而是更為古老,疑似荒古年間。

能夠利用太初神尊的遺體涅槃,且蘊含混沌之氣,唯有混沌神尊才有這資格了。

而那頭蒼鷹顯然身份也不簡單。

秦楓越想越是好奇,雖然上一次已經受到蒼鷹的警告,而那時感應之中它似乎是聖獸,但他依舊忍不住想要去看看。

至於天恆魔主,當初加固了封印,還有近千年的時間,至少現如今是安全的,不必理會。

秦楓與家人交代了聲,便獨自離開,去了黑風嶺,很快便是到了最深處,望見了那片水池。

水池中央依舊有著那道黑色漩渦,透過漩渦,能夠看到隱約的人影,濃濃的混沌氣息自漩渦之中瀰漫而出。

水池旁有著一道身影,正是那頭蒼鷹。

在秦楓剛靠近這裡的時候,它便察覺到了,一雙鷹目早已盯著秦楓。

秦楓已是靈仙,但對上那雙鷹目,竟不禁渾身一顫,感受到了極強的威壓,卻是不輸給前不久剛鎮壓的納迦耶魔主,甚至隱隱感覺更勝一籌。

「果然是聖獸嗎?」秦楓暗忖,沒有向前,站在邊緣處,默默看著。

這一次,那頭蒼鷹沒有出言呵斥,盯著秦楓卻是顯露出疑惑之色。

「小輩,你的身上有著什麼?為何本座感受到了吞龍神鷹的氣息?」蒼鷹開口。

聞言,秦楓一怔,還不待他答話,空間儲物器內的吞龍神鹰鵰像竟是一陣顫動,散發出絲絲光芒,隨即自己破開空間,出現在了外面。

「唳!」

雕像之上浮現一道光影,正是與之一般無二的吞龍神鷹,發出一聲嘹亮的鷹啼,卻是充斥著強大的威壓。

「果真是吞龍神鷹!」那蒼鷹露出驚喜之色,隨即也發出一陣鷹啼,似乎與對方在交流。

可那吞龍神鹰鵰像僅僅發出那一聲,光影便是散去,恢復平靜。

蒼鷹展翅飛起,瞬間來到秦楓身前,鷹翅一揮,托住了那吞龍神鹰鵰像。

它細細打量了一番,轉頭望向秦楓,問道:「小輩,此物你從何處所得?」 古蘭特王卻根本不明白decade這個模式的強大。

它只是忠實執行宙達命令的機器,儘管強大,卻沒有自我。

太可憐了,讓人看不下去。

張罘決定消滅它,給它解脫。張罘看著衝上來撞擊自己腳下崖壁的巨大恐龍機械獸。

然後按下腰間的按鈕。

HIBIKI(響)

KAMENRIDE

ARMD

假面騎士Hibiki出現在品紅色騎士身邊,兩人拔出腰間的長劍。品紅色騎士擦了擦劍身。

接著,一張卡被品紅色騎士丟進腰帶。

FINALATTACKRIDE

H—H—HIBIKI

隨著腰帶音效,兩個騎士的劍刃化為巨大的光劍,攔腰切割在衝來的古蘭特王軀幹部位。

這隻怪獸硬得過分,不論是艾斯的八分光輪,還是此時的光劍。都沒法在它身上留下傷痕。

兩道光劍得斬擊只是將古蘭特王打得不能繼續前進。在奧特之星明亮的土地上。

發射性的迪法勒特光線耀眼又炫目,古蘭特王陷入了僵直。

張罘也明白這隻怪獸不是隨便一砍就能上下區分的存在。他看到攻擊效果不大。

就不急不慌地再次按動腰間的按鈕。

FAIZ

這次,不僅是腰帶音效。品紅色騎士的身體也發出紅色的光芒。

光芒很快散去,一個品紅色的奧屹立在大地上。

那個奧手伸向天空,一柄光劍從天際緩緩落下,裝載在它的手臂上。

麥克斯銀河。

KAMENRIDE

BLASTER

受奧特曼光芒的影響,一個與奧等身的騎士出現在它的身邊。

與此同時,又是一張卡進入了腰帶。

FINALATTACKRIDE

F—F—FAIZ

音效回蕩在這個時空,奧特曼手臂上麥克斯銀河發出光亮。那是就連身邊的迪法勒特光線也為之一暗的激光束。

與激光束一同發射而出的還有奧身邊騎士的武器。那個是FAIZ爆裂器,光之破壞炮模式發出的激光束。

是比之麥克斯銀河,也並不遜色的光束。

兩道光芒在空中分明地前行,瞬間便擊中了原地不動的古蘭特王。

怪獸只能用手臂抱住頭部,任由激光束在它的身體上游移。

奧特曼能量很足,兩道激光給古蘭特王洗了個激光浴。

大概是翻動幾頁書的時間,兩柄激光武器才熄了火。閃爍的極光散去之時。

古蘭特王龐大的身軀再次出現在視野里,它依舊筆直地站立著。

它的身軀已不再是一開始的機械外殼。而是一片焦土,如同電線短路的火花在它身上跳躍。

然而,天空之上,星雲里的宙達繼續給它指示。它也繼續拖著殘骸前行。

張罘也放下麥克斯銀河。他有點明白了,機械即便成了這樣的傷勢,也不會叫痛。

這隻怪獸從被宙達製造,誕生於星海斑駁中到如今變成這副凄慘的模樣。

還不足一天,也只有一天。

「永別了。古蘭特王。」

奧特曼身邊的騎士身影化作虛無消散。它按動了腰帶。

虛空扭動,浮現出一張張巨大的卡片。

HYPER(超越甲斗)

SHINING(閃耀亞極陀)

BLASTER(爆裂faiz)

ARMORED(裝甲響鬼)

SURVIVE(生存龍騎)

KING(帝王劍)

RISING(究極空我)

EMPEROR(魔皇月騎)

SUPERCLIMAX(超頂點電王)

從卡片中走出的是近乎究極姿態的騎士,由於奧特曼的力量,它們的體型變大。

高高地屹立在大地上。

現在,就是真正的群毆了。

帝王劍和電王衝上去砍砍砍,甲斗和龍騎在後面發射激光束。

戰鬥只是一枚的摧殘。

當騎士的攻擊繼續了一會兒,古蘭特王沒辦法在站立的時候,它被空我扶起來。

同一時間,品紅色的奧也躍向半空。

FINALATTACKRIDE

DECADE

它的騎士踢準確命中了固定在原地的古蘭特王。

一擊而中。

奧特曼落在古蘭特王的身後。而古蘭特王,它的身體爆發出灼熱的炎浪,軀殼被炎浪吞噬。

怪獸死去的爆炸聲響徹雲霄,似乎能傳遞到奧特之星的每一個角落。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