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了拍萊恩的肩膀,避開了這個略顯沉重的話題。

「孩子現在在你家裡嗎?」

萊恩搖了搖頭。

「她現在在牧師學校上學,半個月才能回來一次。」

牧師學校?

敏銳的捕捉到了這個名詞,迪恩原本還有些擔心送牙牙過去,無法起到相應宣傳作用的小心思頓時就淡了。

他看了眼滿臉驕傲的萊恩,突然露出了一個無比真誠的笑容。 夕陽落下,即將進入黑夜。

這個時候,不管是誰都會選擇暫停事務,一切事情留到明天來處理。

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永遠都不是各種怪物、惡劣環境。

而是黑暗。

只要被黑暗包裹,沒有任何人能活下來。

在某些時候,黑暗就成了最致命的武器。

就在這個奇妙的節點上,地面轟鳴,世界顫抖了!

魏安剛準備回到木屋,就感覺到不妙,靠近轟鳴聲一看,就看見一隻龐大的怪物朝着銀葉基地而來!

「壞了!」

他臉色瞬間陰沉!

來者,是一隻足足有三五米高、十幾米長的地龍!

它此刻明顯是失去了理智,被引著朝向銀葉基地的方向靠近。

如果讓它靠近了基地,那絕對會造成恐怖的損失。

本來就剛剛恢複發展,銀葉基地的一切都是欣欣向榮。

若是遭遇到這麼一次打擊,那對於整個基地而言將會是致命的。

必須將其攔住!

而這個時候,馬鵬等人也都出現了,他們同樣憤怒,還帶着一絲驚恐。

「怎麼回事?」

「這個怪物是從哪裏來的?」

「壞了,正是朝着我們基地的方向!」

「趕緊攔住它!」

他們紛紛嘶吼,表情有些焦急。

這裏是銀葉基地,是他們的基地!

原本的他們飽受欺凌,這裏改名為銀葉基地之後才真的站了起來。

誰若是想要毀掉這裏,他們決不允許!

魏安現在是氣得牙痒痒,眼睛要噴出火來。

這怪物渾身散發的威壓顯示它是一隻四階怪物,實力不俗!

一般的基地根本就擋不住。

而且,這一眼就能看出是有心人往銀葉基地這邊引的。

因為……

魏安剛剛乾過這種事,對於這個當然是熟悉。

「別被我逮住了……我要把你的骨頭都碾碎!」

魏安恨聲說道。

但是沒辦法,現在最緊要的事情還是將這怪物殺死!

「馬鵬,率領所有戰鬥人員前來,迎接戰鬥!」

魏安一聲怒吼,馬鵬等人都接應,紛紛上前,手持武器、身披鎧甲迎向了這四階地龍。

必須在基地核心之外將其解決,否則基地會遭到致命打擊!

同時,魏安還吩咐朱玉,叫他合理安排,不允許任何人離開基地。

他擔心,有人害怕,認為基地堅持不住,所以趁著現在就開溜。

這樣的話,銀葉基地的輔助人員也會流失大半,這是他不能接受的。

但是還好,魏安是低估了那些輔助人員。

他們此刻早就對銀葉基地有了強大的歸屬感,就算是死也會死在這裏了。

畢竟,去了其他地方肯定是死路一條,被當做牲畜。

留在這裏,大家都是平凡的人。

此刻魏安還不知道,在他迎戰的時候,身後有着足足幾百雙眼睛盯着,都流露着希冀。

一见钟情 「首領,一定要贏!」

「像最開始那樣,擊敗這隻怪物!」

「千萬不能死啊……」

就在眾多眼神注視中,魏安帶領眾人,和怪物碰觸,眨眼間就有血流出,染紅了半邊天!

而另一邊,不遠處的一個山坡。

李冠帶着自己的幾個心腹,此刻正注視着這場戰鬥。

「首領,我們現在下去,將他們的基地燒毀?」

「這樣一來,他們算是徹底沒有了退路!」

「就算贏了這場戰鬥,殺死了這怪物,銀葉基地也算是沒了。」

不得不說,李冠是一個宛若毒蛇般的人物,他的心腹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這建議的確是非常毒辣。

如果真的實施了,魏安這陣子的辛苦就付諸東流了。

但是李冠卻搖了搖頭,轉過身笑了笑。

「想法很不錯……」

「但是你還是太年輕了,想的少了很多。」

那心腹有些意外。

「首領,小的不明白,我覺得這是目前最好的處理方式了。」

他們現在不可能加入到混戰中,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破壞魏安的後方。

李冠卻輕聲說道:

「你啊,就差那麼一點點,你猜猜,我們現在要是將王元的後方斷了,破壞了他的基地,他會怎麼樣?」

那心腹沉思一小會兒說道:

「必然會瘋狂,然後說不定就會亂了分寸,指不定就會被怪物殺死。」

「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李冠卻搖頭。

「你說的對,但是差了點意思。」

「他的確會瘋狂,但是,他也沒有了後顧之憂。」

「他是二階高手,雖然不知道是從哪裏來的,但是多半不是什麼小人物。」

「他這樣的人,對於局勢的分析十分快速果決,若是我們將他後方被毀了,他的基地肯定是沒有了……」

說到這裏,他冷笑了一聲。

「嘿……那他肯定會抽身離去,不與這怪物決戰。」

「畢竟,他之所以迎戰,就是為了保護自己基地。」

「基地沒了,他還保護誰呢?」

「肯定會憤怒、發狂,但絕不會像個傻子一樣繼續和怪物拚命。」

「而之後,他這個怒火該傾瀉到哪裏呢?」

「當然是今天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如果我們出面,簡直就是給他撒氣的,純粹找死!」

說到這裏,他的幾個心腹都驚訝。

他們的確沒有想到這一層,如今看向李冠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首領就是首領,我們實在是不如您!」

有人適當地拍了拍馬屁。

這句話明顯很是合時宜,李冠頓時滿臉都是驕傲,很開心。

他不擅長戰鬥,但是這種小計謀卻玩得花,也很享受靠這種計謀兵不血刃地殺死敵人的過程。

「再考你們一個問題,現在我們應該幹什麼?」

他再回過頭,看着場上的戰鬥,輕輕笑了笑。

心腹們想了想,最後有人說道:

「趕緊離開吧,只要我們不出面,他這次肯定吃虧,卻不知道是誰幹的。」

「我們若是繼續留在這裏,只會增加被發現的風險而已。」

李冠又是搖頭。

「所謂富貴險中求,這王元只是二階戰神,能不能贏這怪物尚未可知。」

「我們就在這個距離,他們發現不了我們。」

「若是他真的厲害,將這怪物殺死還全身而退,那我們就趁早離開這區域,不要再與他爭鋒了,爭不過的。」

「但若是他實力不濟、受傷嚴重……嘿!」

這時,李冠眼中閃過一絲冷芒。

「那我今天刀下就要沾染二階戰神的鮮血了!」 那個青年人的速度很快,宛若一道閃電,剎那間便來到了楚飛的左側,右鞭腿踢出,想踢斷楚飛的頸項。

「沒想到在這偏遠之地竟然還能遇見化靈境後期的武者。」

楚飛驚訝了一下,身體本能橫移,躲過了那人的攻擊。

「沒用的。」那青年人嘴角冷笑,收回腿快速拍出一掌,掌印飛出,迎向楚飛心口。

楚飛手掌一拂,那飛來的掌印瞬間化為光影消散。

「有點意思!」

另外的那些青年人見狀,紛紛朝著朝著衝來。

對面之人能淡然面對己方的攻擊,並且遊刃有餘,恐怕己方的人無法戰勝他。

「此人實力不弱,我們低估了他的戰力,」一人衝來的同時,對著其他人說道。

「他再強有什麼用,還不是有傷在身,難道會敵得過我們合力攻擊?」一人不屑,他首先來到楚飛的右邊,手掌畫圈,圈中央一頭猛獸浮現,嘶吼著猛的飛出,撲向楚飛。

此時,其他幾人也來到了楚飛面前,各種攻擊手段拿出,勢必要擊殺面前人。

面對這麼多的攻擊,楚飛冷哼一聲,有些動火了。

他沒有施展任何武技,僅僅釋放了鍊氣體系的實力。

楚飛的肉體散發著一股強橫的力量,猛的對旁邊一揮手臂。

轟!

一股巨大的推力將眾人全部擊飛,摔在了葉老者的院牆上,轟出了一個大洞。

「你……」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