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疏君談不上懊惱不懊惱,只是稍微有點嫌煩罷了。畢竟有隻蒼蠅在你邊上飛來飛去,不能專心做事,任誰都不開心。

他現在什麼都不想管,只想消化獲得的紫珠。利用一切時間。這個紫珠的能量超乎了他的想像。當然抽個時間打只蒼蠅還是要的。這樣才能更專心。

在獲得紫珠之前,呂疏君就不把進入百族大戰的任何人放在眼中,獲得五顆珠子中最大的紫珠以後,他更是感覺整個天下都沒有人了。

當然處於謹慎的原則,他還是做了點準備工作:「這個世界和以前的世界不一樣,以前再高的武功在手槍炸彈飛機大炮面前都是如同一張紙一樣脆弱,隨時可以摧毀。但是這個世界,只要實力強大了,移山填海只不過是輕飄飄的事情,巡航導彈,呵呵……實力達到一定高度,動動手指的事情。

所以我呂疏君必定是那個最強的人。」

林天霄經過連翻的趕路,終於是找了呂疏君,此時呂疏君正在四十里之外的地方吸收著紫珠,不過林天霄知道,他已經做好了準備,佈置下了天羅地網,請君入甕,等著自己去送死。

此刻距離百族大戰結束也只有最後一個時辰了。

「還好趕上了,一個時辰。時間足夠了!」

林天霄停了下來,稍微調整了一下身體,讓自己的各項機能都恢復到巔峰的狀態,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以後第一次如此認真,如此小心謹慎,如此重視一個對手。

隨後便是悄悄摸了過去。

而此時蕭默還在遠處拖着疲憊不堪的身子緩慢朝這邊而來,累的像只狗一般。

雙眼緊閉的呂疏君陡然睜開雙眼,身體驟然緊繃,倒退而去,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轉體,躲開了致命一擊,隨即腳下又是不停交換,快速拉開身形。

看着面前並沒有追擊過來的身影,也有些意外:「林天霄!沒想到你還活着。」

隨即竟是哈哈哈大笑起來:「不但活着,修為還突破了。

好!很好!

我之前還覺得有所遺憾來着,沒想到這麼快上天就是要讓這遺憾不復存在。

我該叫你林天霄還是林龍?」

偷襲呂疏君的自然是潛伏過來的林天霄,呂疏君在身外佈置了陣法,而且是兩個陣法。雖然林天霄小心翼翼摸了過來,但是終究還是沒有一擊得手。

林天霄暗道了一句可惜,不過沒關係,既然此番已經遇上了,就是跑不了了。

林天霄並沒有回答的呂疏君的問題,他能通過種種表現知道呂疏君是呂融天的靈魂寄主,那麼反過來呂融天也是能通過蛛絲馬跡猜出來。

呂疏君見林天霄不說話,笑容更是燦爛:「你說我們兩人還真是的,人家都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我們來自同一個地方,不是應該惺惺相惜,攜手共進嗎?

為什麼不能好好相處呢?

你我聯手,到哪裏不是君臨天下!?」

隨即突然話鋒一變:「為一個女人,值得嗎?!」

林天霄盯着呂疏君,斬釘截鐵地說道:「值得!」

呂疏君一臉的惋惜,出現了一個完全不應該是他這個年紀表現出來的神情,似乎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嘖嘖……還真是痴情啊。

我承認,趙靈兒是很完美,但是那又怎麼樣呢?世界那麼大,總比有她更好的人,你想要,完全可以自己找到,不說一抓一大把,三五個還是有的吧。

如果你臉皮子薄,不好意思的話,我完全可以幫你,軟的硬的都無妨。

可是,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我!

你都殺了我一次了,為什麼到了這世界,你還是不肯放過我!?」

呂疏君說道最後情緒開始變得異常激動,甚至憤怒地咆哮起來,這是他第一次吐露心聲,這些話,除了林天霄,他沒人訴說。

。 趙雲已成血人,馬為血馬,已不知是他自己還是大梁兵甲的鮮血,此刻他只有屠戮之念,將眼前狂龍軍團敵兵全部屠戮。

呂布見趙雲提劍縱馬狂奔而去,沒有絲毫遲疑追了上去,面對兩人強勢的殺戮,不到萬人的狂甲軍已生退意。

就在此時。

背後傳來一陣霸道的厲喝聲,張良回身看去,只見蕭戰,戰東野,劉備三人帶領數千輕騎奔襲而來。

「才離虎窟,又遇龍潭,前有狼,後有虎,看來這次蕭戰有備而來,我等三人凶多吉少。」

張良低沉沙啞的自語聲響起,雖然面臨生死危機,但他卻毫不慌亂,可他心裏卻着急萬分。

因為他知道蕭戰如此想要置他們之死地,就是擔心董卓和楚軍聯合。

只有他們身死與此,蕭戰才可以大作文章,到時合縱之策無法完成,蕭戰便可繼續慫恿董卓對戰楚國。

其心陰毒,謀略深遠,藏兵於此,他早已做好萬全之準備。

趙雲,呂布二將循聲看去,見蕭戰,劉備,戰東野三人帶兵前來,眼眸微眯,嘴角微微抽動,眉宇間浮現出一抹狂怒之色。

「今恐無法全身而退,奉先聽我一言,帶軍師殺出重圍,我已重傷之軀,留下來斷後阻敵。」

「子龍,你我浴血沙場,某豈能留你於此,今就算殞命慘死,我們共進退。」

呂布和趙雲雖接觸時間不久,但彼此都敬重對方,馳騁沙場,後背永遠是留給信得過之人,他們彼此信任,這一刻呂布無法棄趙雲於不顧。

「奉先,子龍,蕭戰欲阻殺我們是為了阻止合縱成功,你們二人衝出重圍,某留下與他們周旋。」

呂布,趙雲在江陵城池上立下軍令狀,要護張良周全,他們無法答應張良的提議,縱馬狂奔回到其身旁。

「軍師,隨奉先離開,這裏交給子龍,只要一炷香時間,一旦軍師到達安全之地,某再縱馬而歸搭救子龍衝出重圍。」

張良還欲開口阻止兩人,只見趙雲青釭劍鋒沒入他胯下馬屁股內,戰馬受創,狂嘶不已,絕塵瘋狂向前飛奔而去。

「子龍,等某回來!」

呂布畫戟縱橫,胯下赤兔絕塵狂奔,張良胯下戰馬即便受創,前行的速度亦不如赤兔。

幾息之間。

呂布縱馬已經奔於張良前方,方天畫戟高舉而起,縱聲咆哮道:「溫侯呂布在此,不想死的趕緊滾,否則都將成為戟下之魂。」

聲似雷霆,震耳發聵,縱馬飛馳,殺氣滔滔,前方狂龍兵團士兵,手中長槍顫抖不已,看着逼近的馬匹卻不一人敢上前迎戰。

進入戰陣,呂布畫戟橫掃,血花狂飆,慘叫一片,狂龍軍團士兵不敢向呂布出手,卻將目標鎖定在張良身上。

呂布回首看去,見數十柄長槍向張良穿刺過去,神情暴怒,咆哮道。

「敢傷軍師者,死!」

聲如洪鐘,身如鬼魅,只見他手中畫戟旋轉,身影如勁風嘶吼般席捲而來。

「砰!」

「砰!」

「砰!」

一陣兵戈撞擊聲傳來,數十柄長槍被呂布踏於腳尖下,他和張良二人身影懸空,一道響亮的聲音響起,只見赤兔折返而歸。

「軍師,坐穩了,某這就護你殺出重圍。」

呂布縱身一躍,將張良放在赤兔馬背上,縱身躍下馬背,附手在赤兔馬耳畔道:「老朋友,這次就看你的了。」

赤兔馬素有奔騰千里盪塵埃,火龍飛下九天來的美譽,它生性機敏,身健體高,滿身靈氣。

此時。

聽到呂布之言,赤兔咴咴嘶鳴,四蹄翻騰,長鬃飛揚,氣吞八荒,聲震環宇,跑起來四隻蹄子像不沾地似的。

受創的戰馬和赤兔狂奔而起,所過之處狂甲軍團士兵根本無法靠近。

赤兔狂奔,勁風咆哮,呂布畫戟負於胸前,用力挑起地面殘屍,直接將面前兵甲擊倒出去。

看着張良在兩匹戰馬護送下衝出重圍,呂布提戟狂奔,向趙雲身旁沖了過去。

蕭戰看着張良遠去,面色鐵青,憤怒不已,可當他看到大軍將呂布,趙雲二人包圍,臉上騰起戲謔的笑意。

「今可以斬殺楚軍兩名悍將,定可重創楚軍,讓楚帝知道痛失愛將是什麼滋味。」

「眾將士聽令全力出擊,斬殺楚將者賞白銀一萬兩。」

蕭戰厲聲怒喝,瞥了眼地面上牧野的屍體,提槍縱馬,身先士卒向趙雲襲殺過去。

「子龍莫慌,某來助你一臂之力!」

呂布大吼一聲,畫戟縱橫虛空,疾步行風而至,劉備,戰東野,關羽三將紛紛催馬上前。

趙雲回身看了眼呂布,青釭劍插入馬背一側,抽出龍膽亮銀槍,槍鋒直指蕭戰。

容彩 「常山趙子龍在此,爾等一起上前一戰,吾何懼之?」

長槍在手,無懼天下,即便此刻他身受重傷,依舊霸道無比,睥睨天下。

「殘將而已,何以言勇,某之性命,蕭戰取之!」

蕭戰縱馬而來,長槍穿刺,趙雲揮槍迎上,左膀上傳來一陣噬神的痛楚,執槍的手臂不由輕輕顫抖了下。

「砰!」

碰撞之聲響起,兩人身形縱橫交錯而過,蕭戰不給趙雲任何喘息的機會,回馬再次襲殺過去。

此時。

劉備,關羽,戰東野三將迎面襲來,四人形成夾擊之勢將趙雲包圍其中。

趙雲微眯眼眸,直視面前三將,聽到背後傳來一陣破風聲,他身影凌空而起,快速向一旁掠去。

四人一擊撲空,只見趙雲長槍負於後背,放棄胯下戰馬,快速向呂布身邊靠攏過去。

「噗!」

趙雲一口鮮血噴出,剛剛掠動身形,左膀箭傷加重,此時他已是強弩之末,呂布抬手將他扶起,兩人後背互倚,分別注視着前後之敵。

「哈哈,看來今日你我二人將要戰死沙場,死於這些宵小之輩手中。」

「死又何妨,今能和溫侯並肩作戰,真是酣暢淋漓,讓人熱血沸騰,死而無怨矣。」

兩人仰天大笑,無視向他們靠近的敵兵,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就連劉備,關羽,蕭戰等人都被震懾,絲毫不敢靠近他們。 「唉,你這個小護士,怎麼這麼笨!葯氣已經從藥丸中化出,藥丸難道還有用?當護士的,雖然是聽喝的,但也要走腦子!不走腦子,怎麼能適應這麼重要的醫療崗位?」趙老爺子高聲訓斥小護士,然後轉身對侯院長說,「我說侯院長,中醫院要加強一線醫務人員的素質教育呀!不適合的該清理的清理嘛!」

趙常龍因為小護士揭了他的底,心中極為怨恨,此時藉機出氣,想把小護士的飯碗給踹扁!

侯院長聽罷狠狠地瞪了小護士一眼,目光特地在她胸前的號碼上停留了幾秒鐘。

小護士知道惹下了大禍,臉色蒼白,美麗的臉上開始沁出汗珠:完蛋了!

她家裏借了好多錢,媽媽把準備補交養老險的五萬塊錢也拿出來打人情,她才進了中醫院工作。

要是因此而被開除,一家人可怎麼活呀!

一串淚珠,從她的臉頰上滾落。

張凡看着她,覺得很可憐,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不久前,張凡畢業后從拘留所出來,前來中醫院報到,被人家拒之門外時,就是這樣落淚的。

當時,覺得天都快塌下來了。

忽然,張凡發現站在小護士身邊的苟主任用手捅了她的後背一下。

小護士平靜下來。

苟主任是個好人?

或者,她收了小護士好多錢?

無論怎樣,在這個時刻能安慰一下無助的小護士,也是算是長了點人心的!

當時,張凡被踢出中醫院大門時,心裏即絕望又無助,多麼希望有個人安慰一下呀!

想到這裏,不禁對苟主任產生了一些好感。

趙老爺子往小護士胸上掃了一眼,哼了一聲:「挨一點批評就不服氣,就哭,這心理素質太差了,不勝任醫療一線工作!」

說着,他拿起銀針,在孟老頭上手上腳上和胸前,連續下了十三針。

「好了,」趙老爺子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揩揩手,轉身沖苟主任道:「苟主任,趙氏祖傳六百年的回生十三針下去之後,病人已然脫離危險,剩下的一般性護理工作,你們二科要抓緊做好。」

苟主任氣得眉毛一抖,差點罵出聲來:姓趙的,你胡亂給病人捅了十來針,就說治好了,剩下的工作讓我來做!

病人治好了,是你的功勞。

病人治死了,是我的責任!

好事都讓你佔了,專屬我倒霉?

若在平時,苟主任會忍了這口氣,乖乖地給趙老爺子揩屁股,可今天的情況不同了:病人是市長的老爹,要是出了問題,市長追究下來,侯院長根本支撐不住,苟主任即將成為替罪羊!

對於苟主任來說,此時很棘手:接手吧,會倒霉,不接手的話,將來孟老出了問題,侯院長會推說是苟主任失職。

真是進退兩難。

不過,苟主任還有最後一張底牌,那就是她心目中的神醫張凡。

她回過頭,道:「張凡,你過來。」

趙常龍一眼看見張凡,不覺痛心一愣,有些慌亂:張凡?他怎麼在這兒?

唯一能把他比下去的厲害角色,竟然在這裏?!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