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天,你該死!”

“我會讓你體會到在乎之人全部死亡的痛苦,再取出你體內的系統,好好享受我給你的禮物吧!”

徐天說完,胸膛出兩道靈光閃動。

白玉兒黑靈兒再度出現。

“徐真哥哥,黑靈兒終於來到你的世界了。我要留在你的心中,是不是要把你所在乎的全部殺掉才行啊?”

黑靈兒一出現,手持戰鐮,病態地狂笑着,隨後向著妹子軍團沖了過去。

“你敢。”

徐真一聲怒喝,大手一拍,靈法瞬間出現在黑靈兒的背後。

轟。

徐天揮了揮手有些疼痛地手,擋在了黑靈兒的身前:”你的對手是我。”

“端木,給我殺了這兩個女人。”

徐天一笑,大手再輝。

李白與聶人狂現出身影。

“他們自然也有他們的對手,徐真好好看着你的世界,所有人絕望地死去吧!”

白玉兒提着招魂幡,拿着哭喪棒沖向徐妙哉。

“漂亮的小姐姐,你的身體白玉兒早就看上了,給我好不好?”

徐妙哉黛眉微蹙,翻手祭出獸魂山,小山滴溜溜一轉,迎風見長。

“重曜,殺了這女人。”

“謹遵山主之命。”

重曜瞬間從獸魂山中飛身而出,迎向白玉兒。

“女娃娃,你這妝容畫的跟個鬼一樣,本皇這就送你下去見見真正的鬼。”

白玉兒慘白的臉上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容,手中哭喪棒虛空一揮,周身區域頓時浮現出數以百計的紙紮娃娃,哭喊著沖向重曜。

重曜冷哼一聲,雙手一拍,麒麟聖獸的氣息頓時蕩漾而開。

“麒麟聖手翻天地。”

重曜的任務是殺了白玉兒,嘴上攻擊該說說,手上也沒有閑着。

本名神通一經施展,頓時那些紙紮娃娃爆碎潰散。

白玉兒不慌不忙,手中招魂幡咧咧揮動起來,就有許多孤魂野鬼一樣的能量體,從招魂幡中沖了初來,再度壓向重曜。

“冥土世界—夜行亡靈。”

李白與聶人狂身為絕北靈域的佼佼者,其戰力至強本身就非同尋常。雖然徐天抓住二人只是短暫時間,但是藉助系統之力,還是將二人的修為提升到了極致。

端木軒等人晉入大戰皇的沒有幾個,兩百年時間對於循規蹈矩的修鍊者而言,想要從皇者一步到達大戰皇之境,十分困難。

因此,除卻留在真武門的兄弟軍團成員,六十名成員一時之間,竟是被李白聶人狂趙飛凌三人,壓制的翻不了身,死傷慘重。

徐真看着這樣的一幕,心如刀絞。為了不讓妹子軍團和兄弟軍團涉險,他甚至在聿南魔族大戰之中,都沒有讓任何一人參戰。

眼下不斷有着妹子和兄弟死去,徐真的憤怒燃燒的如同烈火。

這個時候,原本在閉關關頭的楚鈺,終於從戰皇之境邁入大戰皇,出關之際,便死直逼黑靈兒所去。

“妖女,休得放肆。”

黑靈兒已經擊殺十幾名妹子,手中更是提着一個妹子的頭顱,一見楚鈺出現,滿嘴鮮血的她,嘿嘿一笑。

“小哥哥,你晚了喲。黑領已經殺了很多小妹妹了。”

風的速度無影無形。

晉陞大戰皇,楚鈺更是將風屬性徹底形成小宇宙之力,燃燒之下,棲近黑靈兒的瞬間,黑靈兒還沒有反應過來。

“妖女,給我去死。”

“風神三災—絕道風災。”

呼呼呼呼

大風起。

黑靈兒只覺得體內寒冷無比,彷彿什麼東西正在隔絕她的力量,將其的戰力悉數吹散。

黑靈兒一臉享受,痛並快樂着。

“好強!小哥哥你真棒!黑靈兒好興奮,黑靈兒好想永遠和你在一起。可以讓我砍下你的頭嗎?”

失去彌雅束縛徐天的系統,徐真現在的力量根本不是徐天的對手,處處被壓制。

無論他施展何種神通,徐天也是複製而出。甚至因為境界的強大,施展出來的神通更是碾壓徐真。

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徐真的身上再度出現百多種傷口。

徐妙哉手持九元太清符籙,口中念動法訣,在徐天攻擊徐真之際,符籙之威從天而降。

“五雷轟天靈。”

噼啪。

一道雷光乍現,強大的雷束直接落在徐天的頭頂之上。

讓徐妙哉沒有想到的是,這一記符籙攻擊竟然毫無作用。

“徐妙哉,當日沒有殺你,你還敢偷襲我?”

徐天一掌震退徐真,瞬間出現在徐妙哉的身前,手爪如同閃電一樣,一把抓住徐妙哉的脖子。

“讓我看看,對於徐真來說,是你重要還是修為重要!”

一如當日。

徐天再度擒拿徐妙哉,望向遍體鱗傷的徐真。

“不過在此之前,我還想看看,你在他心中到底有多重要。徐真,我要你跪下。”

噗通。

徐真跪的很快,快到讓徐天錯愕,到嘴的話也是被生生憋了回去。

「徐真,起來。」

徐妙哉皺着眉頭,她不忍自己的男人跪在別人的面前。

徐真卻是噙著笑意:「沒事的,妙哉。」

「徐天,我們之間,你能不拿女人要挾嗎?」

徐天搖了搖頭:「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得到想要的東西,何樂不為?」

「同樣的問題我不會再說第二遍,無限和徐妙哉,你選一個。」

【徐真,你絕不能把系統交給徐天。失去系統,你將失去大部分長久以來積攢起來的力量。這樣一來,若是徐天食言,你真的就沒有任何回寰的餘地了。】

「沒有系統彌雅,我已經負了她一回。這一次我不能再負她」

徐真自語一聲,緩緩站直身軀。

「徐天,讓你的人全部住手。無限,我可以交給你。」

徐天聞言,一聲大喝,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

黑靈兒白玉兒等人陸續回到徐天的左右。

「團長,死幾十個兄弟」

端木軒臉色陰沉,與楚鈺站立在徐真左右。

徐真深吸一口氣。

「放了她吧!你想要的我現在就給你。」

徐真說着,右手之上靈光閃動,狠狠地插入丹田之中。

园卿 「徐真,不要!」

徐妙哉那張清冷的面容上終於露出焦急:「徐真,你的路還很遠,不值得為了我毀了自己。你能為了我死,我又何嘗不能為你死呢?」

徐天眉頭猛地一皺。

「徐天,在我的世界裏,跟我同歸於盡吧!」

下一刻,徐妙哉或是徐天憑空消失。

徐真拔出血淋淋的右手,面色蒼白無血。徐妙哉要做什麼,他瞬間明了。她將徐天收入自身世界之中,要在其中自爆自己的世界,與徐天同歸於盡。

「妙哉!」

徐真無法感應到徐妙哉的世界氣息,彷彿這裏從來就沒有徐妙哉與徐天存在。

片刻之後。

虛空之中,徐天狼狽不堪,鮮血淋漓的身影突然出現在華夏之中。

「徐真,你什麼都做不了!你殺不了我,但你的女人卻在一個個死去!徐妙哉的靈魂現在就在我手中,給我無限,她還有一線生機。」

【徐真,現在是個機會。徐天的系統精靈受到了傷害,現在是最為虛弱的時機,我可以嘗試吞噬他。一旦成功,我便再度返回你的體內,在此之前,你要確定自己不要死了。】

徐真目光堅定,望着徐天手中徐妙哉沉睡的靈魂。

「好。」

。 怎…怎麼回事?

這個女孩怎麼會突然變的這麼可怕?

寂靜房間回蕩起冰冷質疑聲。

面對近在咫尺,就像驟然黑化般的陰沉表情,即使是大傲嬌源理繪都被嚇了一跳。

步伐本能後退一步,表情都有些緊張起來。

「請回答我真理老師,你是前輩的女朋友吧?」

中野由乃的聲音依舊冷漠無比的追問。

她慢慢上前,原本應該璀璨如星的目光暗淡下來,在這一刻就宛如具死氣沉沉的行屍走肉。

從她的臉上,根本連半點情緒都看不見。

「怎…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是那傢伙的女朋友?」

雖然的確被中野由乃的變化給嚇了一跳,不過面對這個問題,源理繪還是頑強的給出回答。

可怕的氣氛讓心臟跳動都開始加快。

明明對方年紀比自己小,可起碼這個時候,源理繪是真的有種被壓制到的感覺。

這個少女…究竟是怎麼回事?

明明剛才不是還非常可愛的嘛?

「你身上有跟前輩同樣的味道。」

中野由乃依舊冷冷的的盯著她。

冰冷的口吻,逐漸拋出致命問題。

「八百円…」

「是情侶套餐的價格吧?」

情侶套餐?

等會,說的是章魚丸子?

源理繪這回終於反應了過來。

如果沒記錯,剛才來房間之前。

這個少女似乎問了嘉神奈那個混蛋有關於章魚丸子的事。

八百円的確是情侶套餐的價格。

畢竟在那家店,買套餐是能打折的。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