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進去之後,病房裏面並沒有人,床鋪上被子被掀開,慕千塵不知道上哪去了。

「咦,慕叔叔不在房間呀!」顧小諾哼哧哼哧的將鮮花放到了床頭。

顧兮兮將水果籃子也放下了。

她眉頭皺的緊緊的:

慕千塵挨了一刀,後來為了救墨雅緻還傷口崩裂,大出血。

現在也才過去兩三天,他身體不可能恢復的那麼快。

按道理,這個時候應該還要繼續卧床休息的。

就算是起身運動,也僅限於在房間里。

可這個時候,他人去哪裏了?

恰好這個時候,有個護士經過,顧兮兮認識她,連忙開口,「小胡,這個病房的病人去哪了啊?」

小胡想了想,「哦,小顧醫生,剛才我好像看到他朝着電梯間那邊走過去了,可能是去打水了吧。」

「哦,謝謝。」

顧兮兮道了謝。

回頭,一眼就看到了床頭滿滿當當的熱水瓶。

電梯間?

顧兮兮腦袋裏面靈光一閃: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墨雅緻好像也在這棟樓,只不過樓層比他要高一些。

一想到前兩天自己在墨家老宅看到的場景,顧兮兮暗道一聲不妙。

這個時候,墨儒文只怕是恨死慕千塵了。

如果他要上去找墨雅緻,到時候跟墨儒文撞了個正著,只怕後果不堪設想。

想到了這裏,顧兮兮一下就急了起來:

「小諾,小熙,你們倆個乖乖在這裏等媽咪,我出去找慕叔叔,找到了馬上就回來!嗯?」

顧小熙看到顧兮兮臉色焦急地樣子,懂事的點點頭:「我會看好顧小諾的,顧兮兮你去忙吧。」

「真乖!」顧兮兮匆匆離開。

文學網 光!

任何人都能感覺到趙信在柳言心中的重要。

柳擎聞言也心頭一凜。

他沒想到這個所謂的趙信,竟然在柳言的心中有這種高的地位。

趙信重要麼?!

對柳言而言,趙信勝過她的生命。

「光?!」柳擎輕輕聳肩,眯眼看了柳言一眼,「這倒是個很有趣的比喻,能跟我解釋一下為什麼么?」

「你是不會理解的。」

柳言雙眸凝視着柳擎的雙眼,神情中伴着不屑。

「一個沒有真正經歷過黑暗的人,根本無法理解真正的光明。」

二十年前。

柳言被百荷門從門派中趕出。

那時候她才六歲。

就如她之前說的那樣,這裏的人根本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她害怕、恐懼。

整個世界對她而言,黑暗的沒有半點光亮。

不管她如何哭喊。

她都得不到任何反饋,就好似是被整個世界都遺棄。

她孤身一人走在陌生的城市。

滢灵 飢腸轆轆的她曾經吃過垃圾桶里的爛菜葉。

她學着跟其他人那樣乞討,被其他男孩子打的遍體鱗傷。

她蜷縮著睡過橋洞。

她曾經差點被人販子拐走。

黑暗。

看不到半點希望之光的黑暗人生。

就是這樣。

她活了整整三年。

如今想想,她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可能求生是人的本能,跟年齡無關。

就是看過了太多黑暗的她,懼怕著對她沒有任何善意的城市。

她想要重新回到門派。

她憑着記憶,走向重回門派的路。

她碰到了灰熊。

在她的記憶中,那頭熊是那樣的巨大。

就在她絕望之時……

「去!去!去!」

一道稚嫩單薄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講話的時候都奶聲奶氣的。

站在灰熊面前的他是那麼渺小。

偏偏他就是死死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手中拿着一柄小匕首,指著那頭龐然大物。

不知為何。

那頭灰熊竟然就被小小的他給嚇走。

接下來的一幕。

柳言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那個保護他的小傢伙轉過身,陽光打在他的臉上,咧嘴笑着露出掉了幾顆乳牙的牙齒。

這也是她在外流浪了三年,第一回感受到的善意和被保護的感覺。

「你安全了!」

他雙手掐腰得意就像是個小英雄。

不!

在她柳言的眼中,他就是個真正的英雄。

他就像是黑暗中的一束光。

打在了她的心上。

柳言記得很清楚,還沒有等她道謝,他就又伸出袖子在她的臉上抹了兩下。

「爺爺說了,要乾乾淨淨的。」

話音落下,他就跟個小大人似的坐在地上。

「你是誰家的,為什麼在這裏。」

「我……我沒有家。」柳言輕輕的搖頭,那個小傢伙眨了眨眼,「那武器留給你吧,這裏很危險的,我得回家吃飯了。」

柳言就坐在地上看着那束光,從她的眼前消失。

就在她的世界快要重歸黑暗的時候,那個小傢伙又匆匆的跑了回來。

「要不你就跟我回去吧,我爺爺可厲害了,讓他給你找個家。」

「為什麼不可以去你家?」

「我自己吃都不夠,你來了我吃什麼!」小傢伙撇嘴,「跟我走吧,我可以帶你去我家洗個臉,水我家還是很多的。」

不由分說,小傢伙就拽住她的手。

柳言任由他拽著,順着山路一點點的走向一處小村子。

「你有名字么?」在回去的時候,小傢伙歪著頭低詢問。

「柳言。」

「嘿嘿,我叫趙信。」小傢伙又咧嘴笑着,「我爺爺給我起的,說是要我言而有信。」

對柳言而言。

這一幕就是她記憶中最溫情的畫面。

人們都很難記得四五之前的事情,趙信也是如此。

他自己都不知道。

會成為他同村大姐姐的柳言,是他親自將她帶回去的。

可柳言不會忘。

她這輩子都不會忘!

那時候的柳言已經快要十歲,對趙信而言已經是個大姐姐。

偏偏在那一刻……

小小的趙信反而像是個哥哥在照顧她這個妹妹。

「你放心,我說讓爺爺給你找就肯定給你找,找不到你就住我家,我可以分你一點點吃的。」趙信的眼神中充滿了掙扎,「但是你可不能吃太多,我爺爺說了我得多吃。」

回想着那一幕,站在鵝卵石廣場上的柳言忍不住露出一縷燦爛的笑容。

趙信就是她的光。

最絢爛的光!

看到柳言嘴角不由自主露出的笑容,柳擎眯著雙眼。

「看來想到什麼開心事了。」

「沒錯。」柳言不置可否的笑着,「我也需要感謝你們,不……我應該感謝我的命格。如果不是你們將我趕出去,我也不會碰到趙信。感謝我的命格,讓我遇到了最好的他!」

「別在這煽情了,沒有人會願意去聽。」

柳擎的眼眸開始發冷,幾步走了上來湊到柳言的耳邊,「你來這裏找我要做什麼?」

「教訓你!」

柳言跟着抬頭,兩人四目相對。

在他們目光碰撞的瞬間,好似有火花濺射。

「柳言,你不是在說笑吧。」柳擎的眼中堆滿了嗤笑,「你來教訓我?!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從何而來的自信,或者說你有什麼資格?」

柳擎的目光變得陰冷。

儘管他們倆明明是同父同母的兄妹,在一刻二人的心裏根本就沒有半點血濃於水的親情存在。

「就憑我是從登仙梯走上來的。」

柳言看了眼背後的石梯,面朝著整個百荷門。

「從登仙梯來,有資格挑戰門派中的任何人,這是老門主數百年前就立下的規矩。柳擎,你都快成門主了,不會不知道吧。」

「我當然知道。」柳擎聞言點頭,「可登仙梯還有一條規矩,你忘了?」

「沒有!」柳言搖頭。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