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逸辰沒好氣「你還知道關心我?走的時候不是很瀟灑!」

「其實我一直都很關心你的,從來都是,而且我走得一點也不瀟灑,只是我的眼淚你沒有看到。」

褚逸辰火氣消了點「那為什麼不回來住?」

李安安「我叔叔來了,在事情沒有解決前,我想住外面,明天我叔叔想來拜訪阿姨,化解兩家的矛盾。」

褚逸辰沉默一會兒,突然問。

「你在不在意你父親的事?」

「我……」

褚逸辰心裏開始緊張,畢竟這不是一件小事,而且他們要在一起一輩子,不能心裏有任何的隔閡。

更不想她心裏有負擔。

「我可能……」

李安安很想說自己可能不是,但今天和沈修然的話讓她沒底了。

「我們可不可以不談這件事。」

沒弄清前,還是不要說了。

「那談什麼?」

李安安委屈「你知道嗎?今天所有人都知道我被你放鴿子了。」

褚逸辰不明白「什麼?」

「你果然很忙,都不知道我委屈成什麼樣了,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我被你拋棄了!」為了表示傷心,她還哼哼兩聲。

褚逸辰挑眉「你沒說反話?」

「並沒有。」

褚逸辰不滿「被拋棄的人是我!」誰來照顧他心裏的委屈。

「我不是有意的,我也是為了我們的將來。」

褚逸辰坐到椅子上「那你說說,我們的將來你希望是什麼樣的?」

李安安開始憧憬「當然甜甜蜜蜜的,我做飯,你洗碗,我種菜,你澆水,夫唱婦隨,恩愛無比,對了三個孩子要努力讀書,不好好讀書,罰站。」

她想的大概就這麼多。

褚逸辰被她的描述逗笑了。

「真會想,沒一樣正常的」

李安安「……就不能配合一下。」

「就不能現實一點。」他怎麼捨得她去種地,孩子們也不會不聽話。

「也不是,可能電視看多了。」

李安安不好意思說,她也是有個武俠夢的,歸隱山林就是那樣的生活。

褚逸辰語氣突然變得嚴肅「明天我和沈修然見個面。」

竟然來了,他要摸清他的想法。

「好,我預訂餐廳」

「我要去你住的地方。」

「啊……」

她有點怕,怕他看到沈陵,傷口的事要穿幫。

「如果不行,那就取消見面。」

「可以,可以的。」

李安安笑「那你不生氣了?」

終於哄好了。

褚逸辰低聲「我永遠不會生你的氣,你有氣我的權利。」

李安安心一跳,又來了。

這麼會撩人。

「你是吃蜂蜜長大的嗎?嘴巴這麼甜。」

「並不,只是吻過你,所以甜了。」

李安安咬唇,她要忍住想跑回去撲倒他的衝動。

偷香 「我不希望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不然的話,我不保證你們還能繼續在寧城待下去。」言景祗冷冷的說,嗓音無比的清冷。

見言景祗鬆口了,李彩虹忙拉着言倩的手說是,又當着言景祗的面好好的和盛夏解釋了一番,最後才離開。

李彩虹母女離開了之後,盛夏才鬆了一口氣,她直接在沙發上坐下問道:「你讓她們來的?」

「不喜歡?」言景祗反問道。

是的,不喜歡,盛夏一點都不喜歡。

她不喜歡看見這對母女,不管是精明的李彩虹還是沒腦子的言倩,她都不喜歡。甚至是她根本不想和言家的人產生什麼關係,這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盛夏哼了哼,將包放在了沙發上,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說:「其實沒必要讓她們來,你也看出來了,她們所謂的道歉並不是真心實意的,而是因為畏懼你的身份。」

因為言景祗就是這寧城裏的天,沒有人敢和言景祗作對,尤其是寄人籬下的李彩虹母女,她們更加不會違背言景祗的意思。

言景祗輕笑了一聲,扯開了領帶放在一邊,在盛夏的身邊坐下,然後說:「你也清楚她們不是真心的,但我不想讓你委屈,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對言倩做什麼了么?」

聞言,盛夏挑眉看向了言景祗,在等着他的下文。

言景祗笑了笑,輕描淡寫地說道:「其實我也沒做什麼,就是讓她嘗試了一下那天晚上你喝了那東西之後是什麼樣的感覺。誰知道在這之後,她居然割腕自殺了!」

「你瘋了吧!」盛夏吃驚地看着言景祗,沒想到言景祗居然能這麼對待言倩。不管怎麼說,言倩也算是他的妹妹,他居然這樣……

盛夏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她只覺得這一切都很瘋狂,她也不清楚自己該怎麼說。

她知道言景祗都是為了給自己報仇,但這麼對言倩……

盛夏轉念一想,自己不該這麼軟弱的。那天晚上如果不是言景祗及時趕到的話,出事的就是她了。她只覺得那是自己運氣好,但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話,她不知道自己的運氣是不是每次都能這麼好。

站在自己的角度想,哪怕言景祗和自己一樣,讓言倩重新經歷一下那天晚上自己經歷的那些,她都不覺得過分。

她沒有想過要害其他人,但總會有人來找自己的麻煩,這一點是她沒有想到的。

盛夏坐在那裏沒說話,在等著言景祗。

言景祗摸了摸她的腦袋,輕聲說:「夏夏,你是我言景祗的老婆,除了我,誰也不能讓你受委屈,你明白么?」

「可是你這樣對她……」盛夏沒有繼續說下去,說實在的,她也不想為言倩解釋。這件事原本就是言倩做錯了,難道還不允許自己這個受害人說點什麼么?

她動不了言倩,所以對笑笑動手了。現在的笑笑經歷了昨天晚上那些事情,如今已經是身敗名裂了。

。 有一些異能者他們擁有空間異能,空間可以儲藏物資在末世里非常少見,是很多基地都想籠絡的人才。

但是一般空間異能者都是弱者,很少有人既有空間,又實力強悍的。

兩人下意識的將安冉她弟的異能,認定成空間異能。

霞姐抬頭看向凌冉,「那小冉你說該怎麼辦?我們怎麼幫你把人救出來?」

老周見老婆都發話了,他便也將目光投注在凌冉身上。

他們信任安冉,也願意幫助她。

畢竟當初他們夫妻兩人異能還沒有覺醒的時候,安冉並沒有因為他們是普通人就不救他們。

後來,他們夫妻兩人都覺醒異能后,就想着回報安冉。

蘇萌也眨巴眨巴眼鏡,看向凌冉,「對,安冉,我們都聽你的!」

凌冉嘴角微抿,沉着冷靜道:「現如今我們都已經進入a市了,但距離基地還有一段路要走,我建議霞姐你和周哥還是別進基地了,基地進入容易出來難,不如你們在外面接應我和蘇萌吧。」

「a市雖然沒有基地裏面安全,但是喪屍應該也不多,所以我們要做得就是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然後我和蘇萌進基地救人,快則三天慢則一周,救完人我們就走!」

「如果過了七天我和蘇萌還沒有出來,你們就回S市的基地,告訴基地的人,我們被a市基地強行扣留了,你們覺得呢?」

霞姐思慮再三,還是點了點頭,「這個主意不錯,可進可退,實在不行還有我們呢!要是a市基地的人敢扣下你們,我們就回去和老大說,老大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公然搶人的行為了。」

老周聽老婆的,蘇萌聽凌冉的,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最後,凌冉一行人在a市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有利於藏車,也利於人隱藏。

就是偶爾又幾個喪屍飄過,老周一把火就能解決,都用不上霞姐出手。

蘇萌問她:「霞姐他們找到地方住了,我們現在去基地?」

凌冉卻搖了搖頭,「不用這麼着急,我們今晚和霞姐他們一起住,明天再去基地報道。」

「就和他們說,我們路上遇到了喪屍突襲,有兩個同胞走散了,剩下的路程是咱們徒步過來的……」

霞姐也認同的點了點頭,補充道:「你們明天別忘了裝的狼狽一點,要不然他們會起疑心的。」

蘇萌聽話的點了點頭,她腦子不太聰明,平時拿主意的,都是霞姐和安冉。

凌冉對老周說道:「周哥這幾天們被亂走,呆在這兒等我們就行,汽油什麼的別擔心,到時候我來想辦法,總之我們一定會平安回到S市基地的。」

霞姐:「小冉你放心,咱們的食物這一路用的很節省,足夠我們這幾天吃了,水源也充足,畢竟你姐我可是水系三階!」

凌冉點頭,沒了後顧之憂,她也能放心一點了。

接下來,她還不忘記叮囑蘇萌,這丫頭性子過於太真了,別人說說什麼她都信,她必須要提點她一下。

「到了基地里,不要輕易相信別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他們想把你我分開,你也別反抗,老老實實照辦,當他們對你放鬆警惕后,再回來找我也不遲……」

蘇萌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可是安冉他們為什麼要把我們分開啊?」

凌冉耐著性子解釋道:「可能他們覺得我的異能攻擊性弱,更好對付吧?」

蘇萌惡狠狠的攥緊了小拳頭,「他們怎麼能這樣?你好心來救他們的人,他們會這麼對你?」

凌冉扶額,「我這不是做得最壞的打算嗎?他們如果能客氣的對待我們那當然最好!」

霞姐看着蘇萌,無奈的笑笑,這丫頭啊……

第二天,凌冉帶着蘇萌偽裝成十分狼狽的模樣,去基地報道了。

基地看守的人攔住她們。

「你們是什麼人,想要進基地那邊要交物資的!你們有物資嗎?」

蘇萌聞言頓時炸毛,「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沒有物資就不能進基地了嗎?我們就活該在基地外面被喪屍咬死了嗎!」

看守的一臉冷漠,「沒有物資就是不沒進,這是基地的規定!」

蘇萌被氣的想要發動異能,凌冉緊忙攔住了她,客氣的跟看守人解釋道:「我們是異能者,是S市基地過來的,幫助你們基地救人的。」

看守人用一副不屑的眼神掃視了一眼她們,很明顯不相信她們是異能者。

異能者能這麼狼狽?

開玩笑呢?

而且還是兩個女人!

見此情形就連凌冉這種好脾氣的人,都難免有幾分不悅。

一個小小看守而已,看把他牛逼的。

【宿主,他是力量型異能者一階而已,蘇萌一個冰錐子就能讓他嗝屁。】

凌冉:「你還是別給我出餿主意了,在人家的地盤鬧事,你看我很閑嗎?」

那個看守人不為所動,凌冉也不打算和他客氣了。

她突然便得嚴肅起來,一本正經道:「你們基地的尹越受了重傷,你可以不相信我們,可我相信尹越的傷勢可能耗不下去,如果他出了任何意外,可和我們沒關係!」

看守的一聽,不得了啊!

尹大隊長受傷,除了基地的人以外,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除了他們曾經請求支援的S氏基地……

看守人磕磕巴巴道:「你們等一下,我和上面的人說一聲。」

然後那人就溜了。

凌冉和蘇萌大眼瞪小眼的在原地傻站着。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