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南靈同他輕握手,隨後放開。

「都坐吧。」齊尤拍著顧南靈的肩頭,看了眼旁邊的位置。

顧南靈會意,在他旁邊坐下來。

齊尤繼續看着房臨安,笑容可掬,「我們這部戲呢,接下來是重頭戲,但是前面的戲份,你得補上,就是有些麻煩的地方……」 她也不知道,她也不敢問。

大管家見她一副懵懂模樣,心道這師父保護得也太好了,不過若非如此,怎能在小小年紀就威壓甚重。

在柳家人看來,白瑧個頭不高,又如此面嫩,定然是還未到及笄之年。

這等機緣她羨慕不來,看着貴客滿臉你快講快講的急切模樣,她按下心思,繼續道:「靈童就是擁有聖子體質,又可以修鍊仙法的孩童,這些孩童得聖女眷顧,生來就與旁人不同。」說到此處,她看了面嫩的前輩一眼,面上有些難為情。

白瑧,「……」果然,世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

就算在靈氣還算濃郁的修真界,兩個修士生出的孩子也有很大的概率沒有靈根,聽她們的意思,聖子體質是很容易生出靈童的,她很好奇,靈童到底什麼地方不同?可惜她不是醫修,否則都想找個靈童屍體解刨解刨了。

見大管家似有難言之隱,白瑧捏捏指尖,機會難得,她果斷選擇繼續問:「他們有什麼地方不同啊?還有,我聽她們說,城主這一胎若是靈童,就是未來的聖子,靈童就是聖子嗎?聖子也能生靈童嗎?」之前大管家是這個意思吧?

聞言,大管家咳了一聲,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住,可見她眼中一片澄澈,趕緊喝了口水掩飾自己的奇怪想法,索性就直接說了,「這個嘛,靈童也分男女的,女嬰眉間會有一道黑色印記,男嬰眉間眉會有白色印記,而且聖子是從男童中選拔出來的,女修與,咳,與聖子,咳,雙修,生出來的一定是靈童。」

白瑧,「……」小嘴張成圓形,這麼神奇的,她對靈童越來越感興趣了!天生帶有印記,那不是先天生靈才有的嗎?靈童跟先天生靈什麼關係?可惜小紅出不來,不能給她提供信息。

看到她這不諳世事的反應,大管微微一笑,「這一任的細柳城聖子任期還有十年,若是他沒有子嗣,十年後聖山會召回他,並重新派遣一位聖子,按照《天花大陸公約》,三等包括三等以下城池誕生的靈童,可享受本城聖子待遇,但並不一定是聖子,她們那是以訛傳訛。」

白瑧眨眨眼,將這個信息在腦中轉了一圈,所以,就算城主生出的是靈童,也是只享受聖子待遇?

「聖子待遇和聖子的區別在哪?是女男的區別嗎?」白瑧很識時務的將女放在前面。

「不全是,聖子待遇是指被聖山帶走之前,她們可以呆在聖殿修鍊,並享受本城的供奉,聖子是聖山派遣的,各國並無權力認命聖子,就是花國也不行。」

白瑧捏捏指尖,所以說,還有一個聖山凌駕於皇權之上?她瞬間想到一個模板:政權與宗教分庭抗禮,相互制衡。

聖子什麼的一聽就跟宗教有關,這裏水很渾!

忽然,她腦中閃過一道靈光,不對,現實結果和大管家說的情況有出入,按理說,靈童該越來越多才是,多了就沒那麼珍貴了,可現實明明是相反的,因為一個還不一定是靈童的孩子,大家都不敢對蘇侍君如何,這很不正常。

麻利地給大管家倒茶,不好意思地問:「聖子體質可以生聖子體質,聖子也可以生靈童,世世代代下來,聖子體質為什麼還這麼稀罕?」

「咳!」前輩還小,不知生孩子的事情也正常,「這個嘛,女童遺傳不了聖子體質,但天資更好,而且,咳,咳,聖子與人生的孩子越多,印記就越淡,若印記消失,就只能生聖子之體,聖子之體的人不能修鍊,壽命與常人無疑,咳,聖子之體都入了聖山和花國世家的後院。」

白瑧,「……」精英佔優絕大部分資源,不管在哪都一樣啊!

不過她知道一點,那印記和能不能生靈童有關,咦,有什麼地方不對,「那個蘇侍君不是說只是聖子體質嗎?為什麼都傳城主可能生靈童?」

大管家深深嘆口氣,「初代的有些不一樣,據記載,初代聖子之體有很大機會可以孕育靈童。」只能說柳家時運不濟,遇到蘇侍君。

兩人談了一個多時辰,最後白瑧心滿意足地送大管家離開。

這一上午,她緊閉房門,將得到的信息一一羅列出來,大管家不愧是大管家,和先家主走南闖北過的人物,知道的比小櫻可多多了。

除了那些奇葩的靈童什麼的,她終於對這個地方有了整體的認知。

這裏叫天花大陸,四面環海,大陸上有兩個宗主國,天國和花國,每個宗主國都有幾十個附屬國,附屬國的皇室由宗主國冊封,附屬國國都的陣法也由宗主國佈設,國家的強弱和陣法息息相關。

每個國家都由一個個城池管理,城池根據靈氣濃度劃分一等城,二等城,三等成,四等城。

宗主國的國都為一等城,其下大城再分二三四等,附屬國的國都為二等城,其下同樣分二三四等城,不同的是,宗主國的國民都居住在城中,而附屬國,很大一部分人居住在城外,城外也被稱為荒野之地。

荒野並不是指土地荒蕪,而是說那裏野獸橫行,還有妖獸出沒,木副將就是帶兵去化外之地清繳妖獸,不慎被五品妖獸所傷。

她也終於弄明白,為什麼柳清溪他們沒懷疑她是個外來偷渡客了。

這片大陸上,存在三座隱世仙山,而她出現的那段時間,邊雪城恰巧曾出現過仙山投影,沒錯,就是這麼巧合!

可惜之前她聽不懂別人說話,錯過了這一重要消息。

仙山與世隔絕,世人並不清楚仙山上的情況,但靈氣比主城濃郁沒跑了,聖山就是其中最接近世俗的一座,負責仙山與凡間皇朝的溝通工作。

所以,這個地方的凡間皇朝是依託於仙山存在的,仙山可能是這裏的修真界,她如今之所以安全,一是因為他們對仙山的敬畏,二是還不能確定身份。

嘖,要抓緊恢復神識,她猜柳家真的在幫她找師父,若遇到真的仙山修士,分分鐘露餡,嗯,能打開儲物袋就溜,再次後悔沒給小紅共享許可權,哎,這次恢復神識,一定要把這事辦了。

。 「各位,你們的事情華程集團都知道,也在積極處理。請大家稍安勿躁,公司一定會給大家滿意的答覆!以前公司也沒讓大家失望不是嗎?」

程憐情站在門口大聲喊著,面對那些憤怒的目光,才知道秦林之前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哼,以前是以前!這次出了這麼多事情,你們這種資本家恐怕已經準備捐錢跑路了吧!今天要不把我們家的事情解決,休想走出去!」

「沒錯,還有我們家的!」

一時間人聲鼎沸,聲音將程憐情的話徹底蓋住!

「各位!現在集團也在調查這些事情,你們的情況我們也會挨個調查,只要有損失的,華程集團都會賠償!」

事情太多了,程憐情根本不知道從哪裏開始入手。

「你就是想拖着是不是!出了事情不想負責!」

「對!!她就是不想負責!」

可不管程憐情怎麼解釋,群眾都不停,畢竟出事的可是自己的家人,換成誰都不會冷靜。

更有憤怒的人群扔出雞蛋朝着程憐情砸去!

「啊!!」

程憐情沒有防備,腦袋被狠狠砸中,雞蛋威力不大,但也會疼,有了一個人動手,其他人也紛紛效仿,礦泉水瓶子,雞蛋,菜葉紛紛砸了過去!

「都給我住手,否則我們就報警了!」

保安擋住程憐情面前呵斥,這已經是暴力事件!

「不用,你們都讓開!」

她知道不平息民眾怒火,這些人是不會散去的。就這樣,程憐情忍受着狂轟濫炸,身上多處受傷,嘴角都有些烏青,卻還是默默的忍受着。

或許是民眾都有些不忍了,漸漸停手。

「各位,給我一點時間處理,拜託了!」程憐情深深的鞠了一躬。

民眾發泄完怒火,再加上程憐情的態度,總算暫時散去。

保安想將她送到醫院,被程憐情拒絕,她知道接下來還有更多的事情要處理,根本沒時間,只是去公司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

浴室中,程憐情委屈的大哭……

當天,一家為大財閥集團沙碧市分公司成立,註冊五十億資金,直接上市。

因為各方面的影響,華程集團的股價持續下跌,情況愈發不容樂觀。若不是之前秦林的資金撐著,恐怕早就宣佈破產了,但也撐不了多久!

「財少爺,可以出手了嗎?」

酒店房間中,中年男人問道。

「出手吧,哼,一個程家真以為能跟我們抗衡?真是笑話!」財少爺冷笑。

「是!」

當華程集團的股價跌落谷底,大財閥開始瘋狂收購股價,五十億資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股份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加。

一夜之間,大財閥公司就吃掉了華程集團七成的股份!

也就是說,現在華程公司已經徹底落在了財少爺手裏,擁有決策權!

翌日,程憐情經過簡單的治療已經好多了,來到公司準備繼續處理事情,卻看到財少爺坐在秦林的位置上。

「你來這裏做什麼?」

程憐情臉色冰冷。

「程憐情,注意你的口氣!財少爺現在是華程集團的董事長,你現在只是他的員工而已。」程憐情表哥站在旁邊一副跪舔的表情,繼續說道「跟財少爺作對最多只有死路一條,秦林就是最好的例子!」

「叛徒!」

「我說過了,合併是給你們面子,不同意,別說是公司,人也保不住。走吧,我需要開個董事會。」

財少爺得意的笑着,華程集團,不過如此!

程憐情隨後才知道昨天晚上集團的股份已經被他收購了七成,大驚失色,身體微微顫抖。

秦林交代過讓自己撐住,結果卻連一天都沒有守住!

會議室內,除了程憐情,還有集團的高層管理都在這裏,大家都知道現在的主人是誰。

「各位,召集大家來這裏,你們應該也知道了。從現在開始,華程集團是大財閥旗下的分公司,以後百分之七十的收益歸屬於大財閥!」

「你!!」

程憐情咬着貝齒,自己和秦林辛苦創造的局面,就這樣被對方給拿走了!

「程小姐不要激動,雖然大財閥會拿走百分之七十的資金,可也會提供給你們更好的市場和關係,到時候集團的收益比現在更加可觀,說不定比現在更好。而且最重要的事情,我會給你們充分的自主權,將集團繼續交給程憐情來管理。當然,前提是程小姐嫁給我。」財少爺說道。

「嫁給你?做夢!」

程憐情忍無可忍,渾身顫抖!

「程憐情,別給臉不要臉!嫁給財少爺,集團好歹還是程家管理,不懂這個道理嗎?」程憐情表哥立刻幫腔。

財少爺並不着急,將其他人先行遣散,只留下程憐情一人。

「程憐情,如果我在大財閥找個人來管理,那集團就和你們程家沒什麼關係了。還有,秦林還在我手上,你說萬一他要是出現什麼意外什麼的…….」財少爺絲毫不掩飾威脅的事情。

「你想幹什麼?」

「程小姐考慮下吧,想好了就來荔江酒店找我。」

夜晚九點

程憐情如約來到了酒店,在總統套房和財少爺見面。

「來,程小姐,喝一杯吧。」

「財少爺,我可以將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無償轉讓給你,希望你能放過秦林。」

程憐情只好喝了一口,這是她想好的辦法。

公司可以丟,秦林不能出事!

绝品邪少 「你覺得你有資格和我談條件?說實話,本少爺玩過的女人很多,不過你這麼漂亮的還沒嘗過。放心,等你成為我的女人,我就考慮放了秦林。」財少爺也喝了口紅酒,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我說過,你做夢!」

「女人啊,總是喜歡嘴硬,只是因為沒有被男人征服而已。等你被征服的時候,恐怕連秦林是誰都忘了吧?」

財少爺上前一步,目光露出慾望的光芒!

程憐情嚇的退後一步,突然間感受到體內有股燥熱,臉色也愈發紅暈,大驚「酒,酒里有什麼?」

「只是一點助於情趣的東西而已,程憐情,你以為我會輕易放你回去?」

「不,不要!!」

意識到不對勁后,程憐情轉身逃走,但體內的燥熱和無力感襲來,身體倒在地上,目光中充滿絕望……

看着財少爺緩緩走來,程憐情淚水划落,只剩下一個想法。

「秦林,救我…..」 那張帶血的臉,依然英氣十足,他看起來似乎在沉睡着,睡容安靜恬淡,有微風拂過,吹得那濃密如扇的睫毛微微輕顫,他彷彿下一秒就要睜眼醒過來,沖自己勾唇一笑,說:「小矮子……」

「小矮子……」

「小矮子……」

啪嗒~

啪嗒~

啪嗒~

眼眶裏的淚,彷彿斷線的珍珠,啪嗒啪嗒……再也不受控制的往下掉,一顆,一顆……輕輕打在楊彬學長冰冷、蒼白的臉上,季柚攥緊著毛巾的手鬆開,用力捂着眼睛與嘴角: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我沒有控制好情緒,打擾到您安眠了……」

「對不起……楊彬學長……對不起……」

季柚顫着手,哽咽著不停地道歉,四周沒人看過來,到處都是壓抑的哭聲……

1秒。

2秒。

3秒。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