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她小心些,最近有人盯上了她。

奚淺將他的提醒放在心底! 眼神卻有着冷意,沒想到就一個月,就有人按捺不住了! 能讓北堂離出聲提醒的,應該是金丹修士。 她就想好好修練,怎麼一直有人找茬。 不過…… 呵呵,如果有人敢挑釁,她也不是吃素的。 密地里的規則很片面,金丹修士可以挑戰築基期的修士。 只要你能拉得下面子! 但是築基期的修士有權利拒絕。 果然! 去戰塔的半路,就被人攔住了,一個藍色紗裙的溫婉女子,金丹中期! 四十七歲的骨齡,天賦放在東域,也是佼佼者! 可以說密地里弟子的天賦,每一個都是佼佼者! 「你就是明奚淺?」溫婉女子一開口就有咄咄逼人的意味! 旁邊還站着幾個看熱鬧的弟子! 被密地美人榜第三的溫仙瑤盯上,明奚淺慘咯! 不過!誰讓她被蕭時遷看上了呢?運氣也太不好了! 眾所周知,蕭時遷是溫仙瑤訂下的道侶。 奚淺依舊是銀白色綉紫月花的法袍,烏髮用「混天綾」半挽。 站在那猶如九天玄女般,清冷絕色。 讓溫仙瑤更嫉妒了! 就是這張臉,才勾了時遷哥哥的魂,今天她就撕了這塊沒人皮,看她還怎麼勾人! 「有事就說!」奚淺不耐煩應付他們,聲音極冷。 溫仙瑤微滯,臉色難看了一瞬,「我要挑戰你!」 「你?金丹中期?挑戰我築基巔峰?」奚淺不是怕她,就是覺得有些好笑! 修士,特別是高階修士,都很注重名聲。 大庭廣眾之下,金丹中期挑戰築基巔峰,真的……有點好笑! 「對,就是我!」 溫仙瑤咬唇,為了蕭時遷,她早就不知道臉皮是什麼了? 「我為何要答應你?有什麼好處嗎?」要是每一個想挑戰她的人她都答應。…

但是公會中的人也很多。

這三隻BOSS,在刷出來之後。 已經被其它公會成員,圍住猛打。 這就讓張山他們這隊人,很尷尬了。 自己人在打BOSS,他們總不好,去插一手吧。 別人又不是打不過。 如果公會成員,打不過BOSS的話。 那還好說。 打不過就讓開,讓打得過的人來打。 可問題是,別人好像也打得過啊。 有那麼多的人在,就算沒有張山他們這隊人,其它人也是可以搞得定,普通的紅色BOSS。 那麼問題來了,張山他們要怎麼辦? 谷總不能就這樣干看著吧。 事實上,不只是他們沒BOSS可打。 公會中沒BOSS打的人,還不在少數。 畢竟在他們的地盤,只刷出來了三隻BOSS,完全不夠分。 其它沒有打BOSS的人,迅速向周圍散開。 自己地盤的BOSS不夠打,那就打別人的唄。 弱肉強食是自古以來的法則。 在他們的周圍,各有一個其它國家的公會勢力存在。 張山他們也沒有盲目的衝過去。 BOSS是要搶的,但是要搶得有點技術嘛。 既要把BOSS搶到手,還要讓別人說不話來,那樣才最好。 說白了,就是要又當又立。 張山騎馬跟著風雲天下,四處觀望。 風雲一刀有點著急的說道。 「老大,有什麼好看的呀,隨便找一隻BOSS,我們衝過去,打就完事了。」 「是呀,活動時間有限,我們不搞快一些的話,就打不到幾個BOSS了。」 「不急,先到處看看。」 贱人不贱渐渐贱 風雲天下淡定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