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男人,在仁慈的同時,卻並不缺乏那等更重要的果決殺伐!

明明是個尚不及弱冠的年輕人,可那等敏銳與深厚,便是比之馮箕番,都不差啊。 甚至,在某些方面,還要勝出許多! 這也讓小四心中更是又堅定了數倍,強忍着性子,等待着能跟李長壽解釋的那個機會! …… 天亮時分,李長壽一行人已經是順利的穿過了那已經被廢棄的安樂窩一線,來到了一片幽靜的密林中。 到此時,李長壽的心,已然沉寂如水! 任爾東南西北風,我再巍然不動! 已經懶得再摻和其中的騷腥了。 因為,事情發展到此時,不僅東江這邊爛透了,臭氣熏天,韃子那邊也沒好到哪裏去。 只是相形之下,他們的戰力,明顯勝過東江一籌罷了。 看着臨時營地已經被紮起來,他們今天總算可以安穩的休整一天,晚上好折返回東江主力大營的方向了,李長壽心底里也上舒了一口氣。 天要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即便東江此時還不到滅亡的境地,卻已經為時不遠了…… 他李長壽雖是還處在東江這艘大船上,但,諸多血淋淋的現實卻在不斷警醒著李長壽,他該更為仔細,也更為精準的籌謀未來的路了。 既要利用東江這個龐大的現有平台,卻更要提前準備好留手,爭取能獨立與這攤爛泥之外! 「爺,對不起,都怪我,若,若不是我判斷錯了,咱們也不至於……」 正當李長壽剛想躺下歇會,不再想這些胡七八糟的破事,小四卻是盈盈走過來,楚楚可憐。 李長壽看了她一眼,便不再理會,轉頭便是要睡。 縱然小四美若天仙,可在此時,李長壽着實是沒有任何想法了,只想好好休息。 「爺,您別不理我呀,我不僅是跟您道歉的,還有一件要事,也要同您說……」 小四見李長壽居然是這般態度,也有點急了,也顧不得矜持,當即便湊到李長壽耳邊,低低耳語起來。 李長壽本來不打算理會小四,可聽着聽着,臉色已然是有些變了,一把抓住小四的手腕,狼一般低低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兒?!」「喂……」 電話接通,漢克不標準的北斗語響起,還是楚橋教她的。 「你好,我是陸展的……」風哥看向楚橋。 楚橋輕聲開口:「妹妹。」 風哥瞪大眼睛,捂住聽筒:「陸展有妹妹?」 「不知道,你這麼說就行了。」 風哥只好點點頭,對着漢克撒謊:「妹妹,我 《荒野女主播》第二百四十九章自主任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他雖然狂妄,可也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頭連忙搖得跟撥浪鼓一樣,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道:「不敢,不敢林神醫妙手,一下就治好我的毛病,我就不打擾了。」 說着,就在眾人詫異無比的眼神中,在兩個保鏢攙扶下就準備離開醫館。…

真不綽一邊落腳,一邊大聲地諷刺著。

在他看來,如果面前的小瘸子識趣的話,此時應該哭着喊著叫他真不綽一聲爺爺,但真不綽沒想到的是,那少年竟然不哭反笑,嘴角勾起一個大大的邪魅的笑容,他喊道。 「霸刀!」 下一秒,話音剛落,便是真不綽白底緞面的靴子還沒落到上宮幽冥淡紫尊貴的長袍上,那一直原本默默站在少年身後,像個透明人一樣的黑衣侍衛忽然從身後抽出了自己的大彎刀。 抬手,侍衛」嗖「一劍朝着真不綽的雙腿膝蓋處砍去,只輕輕一劃。 頓時,」噗嗤噗嗤「真不綽的雙腿瞬間被齊齊砍斷朝着四處飛去,而他整個人也失去平衡,從空中狼狽的滾到了地上。 早在霸刀出手那一刻,上宮幽冥早已推著輪椅離開了戰場,來到一旁。 因此,真不綽的鮮血也沒有來得及迸濺到上宮幽冥的衣服上,他還是如同剛才一樣神秘淡漠,冷靜旁觀。 「嘖~不會武力的冥王殿下嗎?看來,並不是這樣呢?」 姜憐站在一邊目睹了這一幕,也恰恰是因為她現在武力深厚,剛才上宮幽冥離開的身影她看的清清楚楚,那可是…連她這樣的武王六階都無法看清的速度呢! 上宮幽冥,可真是個不簡單的少年!姜憐微微眯起了眼睛,眸中劃過一絲探究與興奮! 可小桃就沒想這麼多了,她此時目光興奮地跟隨着霸刀,顯然對這個能把惡霸雙腿砍斷的人充滿了欣賞與崇拜,甚至她還一邊拉着如煙嘰嘰喳喳道。 「冥王殿下的侍衛可真帥啊!天哪,好厲害的武功,要是我也和他一樣厲害就好了!」 「切,有什麼啊?」 如煙的目光頓時不屑的翻了起來,不知為何,她非常的不滿意小桃將目光放在別的男人身上這件事情。 而空地上,上宮幽冥已然不在,霸刀直接大開殺戒。 不顧躺在地上抱着自己斷裂的雙腿哀嚎,慘叫的真不綽,霸刀直接從他身上跨過去,揮刀朝向周圍其餘已然被此場景嚇到呆愣,忘記逃跑的登徒子們而去。 「嗖嗖嗖!「 吳俊有了「阿偉」這個病人後,一門心思研究怎麼治療失憶症,倒也不再感覺無聊。 此時年關將近,走親訪友的人逐漸多了起來。 幾乎每天都有權貴來俠魁府上拜訪,俠魁不善應酬,避而不見,全都交給了趙嵐處理。 隨後趙嵐去找到了吳俊,將這任務轉交給了他,接着吳俊又找到了宋菜,宋菜又找到了閻君…… 閻君在搖著尾巴的旺財身上注視了良久,最終無奈的一嘆,搬著馬扎蹲在門口,充當起了門童。 想他堂堂魔界閻君,居然淪落到給人看大門才能有晚飯吃,若是被其他魔王知道了,恐怕會笑掉大牙吧。 正唉聲嘆氣的時候,一個精神矍鑠,身後背着一口鋼刀的老頭走了進來。 不等他開口詢問,老頭便眼神一亮,快步走到了閻君的面前,滿是興奮道:「小傢伙,我看你骨骼驚奇,乃是萬中無一的習武天才,不如跟我學刀吧!」 閻君心裏咯噔一聲,盯了眼這老頭,有些不確定這老頭是不是看穿了他的實力,連忙擺手道:「我就是一個門童,根本不會武功。」 這時,宋菜端著吳俊腌好的蘿蔔乾走了出來,準備進行二次晾曬。 老頭看了一眼宋菜,忽的邁步上前,激動道:「小姑娘,我看你骨骼驚奇,乃是萬中無一的習武天才,不如跟我學刀吧!」 閻君:「……」 這老頭,怕不是個專門拐賣小孩的江湖騙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