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布爾日城之內,路易正端坐在位置之上,而底下跪著的人正是瓦雷納。 「瓦雷納將軍我覺得自己待你不薄,你為何要反叛於我。」路易實在不解。 當初他剛剛上位的時候,便封瓦雷納為南部大將軍。 為的就是拉攏瓦雷納的人心。 雖說是手段,但卻是實實在在的利益。 他實在想不通瓦雷納有什麼理由跟隨盧治反叛自己。 難道盧治會比自己給瓦雷納給的還要多嗎? 娜梵 瓦雷納並沒有回嘴,而是獃獃的看著盧治。 「陛下你將我殺了吧,事到如今,我無話可說。」 聽著瓦雷納的決絕,路易更為生氣。 「你寧願死也要跟隨盧治這個混蛋嗎,你可曉得因為他的叛亂,整個高盧雞國已經在走下滑路了,要不是我聯合其他國家,藉助他們的勢力,高盧雞國,恐怕早就退出世界強權之林。」 路易痛罵瓦雷納,他實在想不通瓦雷納為何會走上反叛自己的道路。 若是可以勸服瓦雷納,他一定會選擇將其降服。 畢竟瓦雷納是有名的將軍,在整個國內都有他的昔日同僚。 瓦雷納叛亂,路易可以殺他,然若能留,他竟然可以籠絡整個高盧雞國內部的將軍們。 讓這些將軍看到自己仁義,讓叛軍也看到自己的仁慈,或許對於瓦解盧治的叛軍有奇效。。 「算了,我念在你是兩朝老臣就不殺你了,我將你送回巴黎,好生反省自己的過錯。」 路易最終還是沒有選擇殺瓦雷納,而是將其送回巴黎以顯示自己的仁慈之心。 瓦雷納被送下去的時候,眼神獃滯,好像隱藏著什麼事情,不過他不肯說,路易總不能強迫他說出來。 或許將盧治打敗之後,便可以知道瓦雷納叛變的原因了。 …… 路易的六十萬大軍已經整合完畢,他試圖吸引盧治從房縣裡跑出來的計劃也失敗了。 不過因為沙魯將盧治的糧草截斷的緣故,這也導致整條防線之內的糧草補給並不充足。 路易判斷,對方極有可能會因為糧草問題而向他投降。 於是他六十萬大軍直接開拔過去,將整個克萊蒙費朗防線團團圍住。 他採用的是圍而不打的戰術,其目的就是要逼著對方的糧草殆盡,向他投降。 或者逼著對方因為糧草不足的原因出來與他拚死一戰。 他從情報部門了解到對方的武器裝備並不是很好,盧治所這裡的南方工業並不發達,也因此在短時間內無法製造出裝備五十萬軍隊的先進槍械來。 在盧治手裡那五十萬軍隊手裡拿著的武器都是相對於落後的,甚至有些人的裝備僅僅有一把槍而已。…

就在他這句話落下的時候,獨孤寒猛地跳起,再度出現在擂台上,

轟! 全場都是死一般的寂靜。 大家都是瞪大眼睛,震驚的看著獨孤寒。 「天哪,獨孤寒還沒有昏迷,他還有戰鬥力嗎?」 「這是什麼情況,他還要繼續戰鬥下去嗎?」 「我靠,刺激啊!」 眾人發出驚呼。 全場再度沸騰起來。 所有人都是瞪大眼睛,全部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所有人都是表情震驚。 剛剛大家都以為結束了,都以為一切都是塵埃落定。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獨孤寒竟然還有繼續戰鬥下去的力量,這就太過駭人聽聞了。 「啊……小子,剛剛只是我大意了,現在我會認真對待接下來的戰鬥的。」 「你準備好承受我的怒火了嗎。」 獨孤寒站在擂台的邊緣,整個人就如同是發狂的野獸,他的兩隻眼眸當中,也散發出宛若是毒蛇一般的陰森寒涼的光芒。 他怒吼著,在怒吼的時候他的身上露在外面的肌膚,竟然是有鱗片浮現出來。 他要施展出自己的終極形態了。 。 奥利奥Oreo 郁時盛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 不想繼續和這個女人掰扯。 聞卿以為的,郁時盛已經是她的男人。看見他起身往外走,自己也亦趨亦步的跟了上去。 「你跟著我做什麼?」 郁時盛這才想起自己應該是來看貓的。結果貓沒看見美人倒是有一個。 環顧四周,一點貓的蹤影都沒有。 目光回到女人身上。 湊近了些才發現這人的眼球和一般人有些不同,聞卿看見他靠近自己觀察,立馬將漂亮的臉懟了過去。 郁時盛指尖杵到對方腦門上。 「太近了。」 「哦!」…

「有一說一,我怎麼現在看顧南靈越來越順眼了呢?」

「同意樓上,有顏有錢還有權,當代女強人!」 顧南靈這看了一眼評價,就發現這些粉絲全都飄了,跟着吹噓他們兩人,當然也有詆毀他們的,也不少,不過被人刷過去了。 「顧總,現在我們公司能拿得出去的藝人,除了安寧,都是些老人,平均年齡在三十歲左右。」林靜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給顧南靈彙報這個情況。 顧南靈皺眉,這個平均年齡,在娛樂公司,屬於衰老型,若是不增加新鮮的血液,恐怕只會越來越衰敗。 現在還能靠着這些藝人給公司營造利益,再過幾年就不一定了。 顧南靈的視線挪到姜旭身上,突然笑了笑,「姜旭,你跟着我多久了?」 姜旭認真算了下,「5個月了。」 不知不覺都已經五個月過去了?顧南靈坐直身子,看向林靜,「你去聯繫個頂級的舞蹈老師,給他上課。」 林靜看了眼姜旭,問:「只給他一個人上?」 「你還有什麼好的人推薦?也可以拉上一起,不過重點是他。」顧南靈強調道。 林靜瞭然的點頭,「知道了,這就去聯繫。」 姜旭看着林靜離開,站到書桌前,表情嚴肅的看着顧南靈,「顧總您放心,我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 聞言,顧南靈抬眸看了他一眼,笑道:「不用緊張,我相信你。」 「嗯!」 說着不緊張,那晚姜旭一夜沒睡着,第二天來,眼睛都是腫的,嚇了顧南靈一跳。 「你這是一夜沒睡?」顧南靈問。 姜旭點頭,「嗯。」 「……那你一會扛得住嗎?」顧南靈擔憂的問道。 昨晚林靜就已經把人找到了,今天正式訓練,但是看姜旭這個樣子,恐怕高強度的訓練,不一定能扛得住啊。 出乎意料,姜旭眼神很堅定,看着顧南靈點頭,「我能行!」 顧南靈滿意的點頭,拍了拍姜旭的肩頭,「去吧,老師在舞蹈室等你。」 「好!」 看着姜旭走遠的身影,林靜奇怪道:「顧總,姜旭雖然資質是不錯,但也不算頂好的,我們花費這麼多心血培養他真的能行嗎?」 「行和不行,」顧南靈瞥了他一眼,轉身朝着辦公室走,「可不是你我說了算,這個就看他的運氣了。」 林靜跟着顧南靈進了辦公室,臉上還帶着疑惑,「你說這出名誰不是靠着運氣的,但是全都靠運氣,這實在是說不過去啊,而且請這些老師,我們可花了不少呢!」 顧南靈坐下來,看見自己桌上有一張請帖,「這是什麼?」 聞言,林靜抬頭看過來,笑道:「王導寄過來的邀請函,你們的新劇時間已經定下來了,現在已經進入宣傳期了。」 顧南靈沒想到竟然這麼快,打開邀請函,「這是去參加什麼節目嗎?」 「不是。」林靜解釋道:「類似於記者召開會。」 「可以。」顧南靈將邀請函放到一邊,「正好帶上姜旭,讓他也露露臉。」…

只見林天成化身殘影在霧氣中奔走,找尋對方的蹤影。

只是,他的想法雖好,但是這霧鎖都大陣顯然不是一般的陣法,任憑林天成如何找尋,也無法找到對方的蹤跡。 而在雲家人眼裏看來,此時的林天成就像是無頭蒼蠅漫無目的的到處亂竄。「他在幹什麼?難道是怕站在原地被我擊中,所以四處移動位置?」 「不對……他是想引我出手,剛剛就是我出手才被他發現打傷的,現在還想騙我出手?沒門!」 已經被打怕了的雲家族老此時正遠離林天成,打定了主意不出手,顯然是他的臆想干擾了他的判斷。 但是,他不出手也算是救了她一命,因為他的夥伴就沒有這種覺悟,對林天成出手了。 只是,他的出手並沒有見到成效,而是被林天成反制,只見林天成身形突然加速朝着對方殺去。 面對無數飛劍,已經快到看不清了的飛劍,林天成絲毫不慌,將手中玄鐵棍舞出道道棍影頂着飛劍瀑布而上。 噗噗噗…… 一連串悶響,從霧中傳出。霧氣終於散去了僅存的那人不可思議的看着周圍同伴的屍體,又看向對面的林天成,滿眼驚駭。「不可能,你是怎麼看到我們的?」 林天成冷笑一聲,「我的確看不到你們,但是不代表你們看不見我,既然動手了,還認為我找不到你們?」 事實上,林天成的確看不見眾人,但是他通過對靈氣的濃郁判斷才猜了對方的所在,旋即朝着那個地方奔去,自然而然的就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 對方仍然一臉震驚搖著頭,「你,你,你不可能真的看到我們!」「你怎麼挨揍的自己心裏沒點數?」林天成冷笑。 雲家族老聞言眉頭緊鎖,自己是怎麼被命中的? 剛才林天成宛如長了眼睛一般順着自己發出的飛劍就殺了過來,自己一時大意才被打傷。 當然,即便他發現了對方的攻擊,並且儘力躲閃,最後的結果也是一樣,並不會出現第二種情況。 因為林天成的攻擊實在是太快了,而且十分靈力,根本沒有迴旋的餘地,自己發現的時候已經沒有退路了。 最可恨的是,林天成一擊必中之後緊接着就是狂風暴雨一般的攻勢,罡氣宛如不要靈力一般朝着自己傾瀉而出,頓時將自己重傷。 所以……他剛剛也是這樣對付自己同伴的? 「你,你在大陣之中如何能分辨出我們的位置?」 林天成微微一笑,「很難嗎?這不是有眼睛就行嗎?而且……誰說我看見你們了?難道我看不見你還殺不了你?」 聞言,對方沉默了,人都看不見你殺個屁啊,當然這是他的內心獨白。 畢竟,林天成的的確確將自己一行五人殺了其四,自己身上也是重傷。 「好了,既然你們有遺言,那我就送你去見他們吧,說實實話……你們終究還是讓我失望了!」林天成悠然走向雲家強者,手中的玄鐵棍微微抬起,就要砸下去。 就在此時,天空卻突然湧現出一道虛空旋渦。 「這是……虛空之門?有七星道祖降臨?」 聞言,林天成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突然出現,震懾全場的虛空之門。 裙摆摇曳 從周圍的人口中他已經得知,這個虛空之門是屬於七星道祖強者的特殊手段。 「我就說好端端的天怎麼黑了,原來是有人破空而來,這手段我喜歡!嗯……我要儘快晉陞七星道祖才行!」 就在林天成下定決心儘快變強的時候,虛空之門中緩緩走出一道身影。…

蘇鈺頭剛枕到枕頭上就有些困了,因為這個農戶兒子的房間,裏面只有一個枕頭,這隻能說蘇鈺他們來的不巧,農戶的妻子昨天剛洗了枕頭,現在還沒幹,蘇鈺現在用的是他們備用的枕頭,不多只有一個。

這也就意味着兩人睡在一起時,頭離得很近,近到蕭雁行可以聞到蘇鈺身上的香氣,那是一種淡淡的梔子花香味,帶着陽光的味道,讓人不由得想要多聞一聞。 現在和蘇鈺睡在一起和之前兩個晚上完全不一樣,之前蘇鈺是處於昏睡狀態,而今天蘇鈺卻是清醒著和自己睡到了一起,蕭雁行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屋裏的燭火併未熄滅,因為蕭雁行之前說怕黑的緣故,所以蘇鈺刻意留了燈。 此刻的蘇鈺其實已經累得睡著了,雖然他計劃一大堆,但是身體跟不上計劃,蘇鈺早就睡著了,但是因為燈光的照耀,讓背對着蕭雁行的蘇鈺睡的並不踏實,他所幸就轉了個身避開燈光。 但是發獃的蕭雁行卻未在第一時間就注意到蘇鈺的動作,所以就出現了眼前尷尬的一幕,他的鼻尖對着蘇鈺的鼻尖,蘇鈺的呼吸清晰的噴在蕭雁行的臉色,讓蕭雁行瞬間就羞紅了臉,這種反應是不可控的。 他就那麼獃獃的盯着蘇鈺俊美的容顏,感受着蘇鈺的呼吸,一動不動。 ※※※※※※※※※※※※※※※※※※※※ 感謝在2020-04-0500:10:22~2020-04-1000:30:0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舞武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花堪折-莫空枝3瓶;專業跳坑100年、舞武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此時大家的心中,都在默默演示自己遇上唐元這第五魂技時,該如何應對。 可是想了好幾遍,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被燒成灰燼。 本來大家還心存一絲僥倖,但是當唐元向大家說明這個「審判」魂技的作用時,所有人,都完完全全折服了。 當然,這個魂技並非無敵。 這審判所發出的幽冥之火雖然強大,但是也不是完全無法抵抗的,眼下就有兩種方法,不過唐元並沒有向眾人說明。 並非他不信任皇斗戰隊眾人,而是魂技這種東西,對於魂師來說,那是關乎自身實力和安危的,若是透出底去,完全就是將自己的弱點和命門告訴他人。 正常的魂師,都不會犯這個錯誤,唐元就更不用說了。 話說當這個魂技作用到敵方身上時,除了唐元這個釋放魂技者本身自行解除之外,還有兩種方法。 第一個,自然就是耗盡魂力。 因為這個魂技是以魂力為媒介進行發動的,魂力不消,冥火不滅,但是只要敵方將一身魂力消耗殆盡,那冥火便無以為繼,自動就會熄滅。 但是這種方法,對於唐元這個魂技沒什麼多大的威脅,畢竟魂力消散殆盡,雙方在對戰之時,完全就成了板上魚肉,任唐元宰割,除非有特殊的恢復魂技,或者是治療系魂師隊友,否則就只能認輸。 所以這第一種方法,唐元根本不放在心上。 第二種方法,就是生命類型的領域,擁有對幽冥之火的強大抗性,會大大降低審判的傷害。 打個比方,唐元的對手,擁有生命類型的領域,比如說生命領域、治療領域等等,這樣的領域,會對審判的傷害大打折扣,審判的傷害是敵方魂力的百分之五十,那麼這些領域,會將審判的傷害降低至百分之四十、百分之三十…… 甚至趨近於零! 這樣一來,唐元的第五魂技將會被死死克制。 而原因就是,這審判魂技,所發出的幽冥之火,其根源乃是生死簿武魂中的死亡之力本源,是死亡本源的具象化,自然會被蘊含生命之力大道的生命類型領域所克制。 不過唐元隱約感覺,這個魂技還有被發掘的潛力,並不止像現在所感受的那樣簡單,他總覺得,這個魂技,還有自己沒運用到地方。 畢竟他獲得這個魂技的時間不長,還需要慢慢修鍊。…

不過這位表哥陳宇還是有印像的,有段時間他家裏大人忙,所以他就在陳宇家生活,兩人光着屁股到河裏摸螃蟹,跑到後山去下套抓兔子,這些陳宇還都是記得的。

算得上是小時候的一個玩伴吧,不過長大后就慢慢失去聯繫了,沒想到他居然要到了自己的電話。 「哈哈,我從你爸那裏要來你的電話。」張虎哈哈大笑道:「你爸說你在盛京城這裏?」 「對,我在盛京這裏,你在哪呢哥?」陳宇笑道。 「我也在盛京啊,這些年我一直在這邊發展,你發個位置,我現在就去接你。」張虎哈哈大笑道。 掛了電話,一會兒便有微信添加提醒,陳宇接過後發了個微信過去。 二十多分鐘后,一輛吉普開了過來,汽車停下后,上面走下來了一名五大三粗的漢子,他哈哈大笑道:「表弟啊,離老遠我就一眼認出來是你了,哈哈,十多年沒見了,變化真大啊。」 來人正是張虎,這傢伙皮膚黝黑,長的五大三粗的,他脖子上掛着一個金鏈子,一副暴發戶的感覺。 「表哥,你現在可真壯實。」兩人哈哈大笑,來了一個熊抱。 「走,來盛京了就是到我的地盤了,我有一個場子,今天晚上我保證把你安排的好好的。」張虎拉起陳宇就上了車。 這個地方在盛京已經是相當偏僻的地方了,二十分鐘的路程,后張虎停了車,車子穩穩的停在了一家夜總會的跟前。 夜總會裝修奢華,門口掛着「盛唐」兩個字,霓虹燈下面這兩個字顯的有些曖昧。 「表哥,這就是你的場子?」陳宇下車后問。 「對,你也知道我成績不好,初中畢業后就出來混了,後來在這裏遇到了一位大哥,人不錯,也很看重我,所以就跟着他了,這會所是他以前經營的。」 張虎笑道:「我那位大哥現在專註房地產了,所以這會所就讓我先經營著,年底拿一部分分紅。」 「不錯。」陳宇點點頭,他知道張虎家裏條件並不好,初中輟學也是無奈之舉。 不過現在能在京城這種地方立得住足,也算是不錯了。 「走,進去看看我這裏怎麼樣。」張虎哈哈大笑,帶着陳宇從正門走了進去。 門口穿着筆直西裝的保安看到他躬身道:「虎哥好。」 進門以後,兩側兩排共十六名穿着開衩旗袍的美女同時躬身向張虎問好。 「這是陳宇,我自家表弟。」張虎指著陳宇。 「陳總晚上好。」一眾人又對着陳宇躬身問好。 張虎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的排場讓他在自家表弟跟前很有面子,他帶着陳宇到了大廳。 愚妄友人 大廳里裝飾的金碧輝煌,現在這個點客人已經陸續來了。 客廳的一角擺着幾張沙發,一群看場子的人在這裏打牌,看到張虎,幾人連忙站起來恭敬的喊道:「虎哥好。」 「好,這是我表弟陳宇。」張虎指著陳宇說:「自家兄弟。」 「陳總好。」一群人再一看被張虎帶過來的,態度頓時恭敬了起來。 「小黑,沒什麼事吧。」張虎看向一名黑瘦的漢子。 這名漢子個頭不大,留着平頭,有些沉默,給人一種人狠話不多的感覺。 他正是張虎手下頭號打手小黑,他對着張虎道:「虎哥沒什麼事。」…

「我不需要知道你的投籃訣竅是什麼,而且既然這種投籃訣竅是你的自己所特有的,又為什麼要告訴我?」科比問道。

「瞧你這話說的,我們可是好隊友啊,相互之間學習和幫助不是應該的事情嗎,而且我也不是白白的告訴你我的投籃訣竅的,作為交換條件,你也要教教我你的突破技巧,怎麼樣,這個交易還算公平吧?」李傑說道。 「原來你是想讓我教你突破。」科比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你直接說就好了,我都可以教你,至於你的那個投籃訣竅就沒必要告訴我了。」 「不行,我這個人不喜歡占別人的便宜,既然我讓你教我突破技巧,那你也一定要讓我教你投籃技巧,而且你還真別不信,我的出手這麼快這麼准真的是有特殊的技巧的,你天賦這麼高,一旦掌握了這種投籃技巧,投射能力一定會得到很大的提升的,到時候你能夠打進校隊第一梯隊,代表我們學校在高中聯賽之中有出色的發揮就好了!」李傑說道。 「你是這麼想的嗎?」科比微微一愣。「你也完全可以再加把勁,也爭取將來能夠進入到校隊的第一梯隊去,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打高中聯賽不好嗎?」 「哎,我當然是很想這個樣子,但和你比起來我除了在投籃這一項上還不錯以外,其他的各方面都是全面落後於你,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的天賦不夠高啊,你現在進步速度實在是太驚人了,很快你的實力就會完全凌駕於我們之上了。」李傑說道。 「話雖然如此說,但我覺得你不應該因為我比你強就自暴自棄,你可以將我當做一個目標和參考物,但更重要的你也要將自己當做一個參考物,我的進步速度是很快沒錯,但實際上你的進步速度也不慢啊,你多拿現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比比,只要你付出了足夠多的努力,你也肯定是會獲得相應的收穫的,你要相信你自己!」科比說道。 。 錢亮拍了拍頭,然後走過去。 女營業員大概是從來沒有受到過男人的溫情燒烤,被錢亮給細心照顧了一番,心中不由得感激,眼睛亮亮地看著錢亮。 「你家裡還有什麼人?」錢亮眼珠子不離她的身體。 「就我一個人。」她把衣襟往下拉了拉。女人見了男人,把衣襟往下拉,不但防不了什麼,反而是一種極大的吸引。 「那……你打算繼續在鎮上幹下去?」 「不幹下去,有什麼辦法?總得吃飯哪。」她無助地道。女人無助時,總很令人疼惜。 「你……」錢亮咳了一聲,「你想沒想過去京城發展?」 「發展?我能幹什麼?去京城?」 「對,你可以什麼都不幹,做我的生活秘書可以嗎?」 「秘書?我不會寫材料啊!」 張凡笑了,走過去勸道:「你不必手寫材料,用其它方式寫就成了。」 「其它方式?」她愣了。 她當然不明白張凡的話。 鞏夢書見她不明白,也著急了,走過來,解釋道:「張總的意思是說,你寫材料的時候,和錢總一起寫就行。」 「嗯嗯。」她似乎開竅了,「那就行,我打字慢。」 錢亮感激地看著張凡,「小凡,既然這樣,我就不客氣了,我現在正式錄取她為我們地產公司的售樓形象大使小姐,年薪五十萬!」 她嚇到了,以為錢亮在開玩笑,「五十萬?我值那麼多錢?」 「材料寫得好,就值。」張凡肯定地點點頭。 這件事情定下來之後,三個人並沒有離開天門山莊, 兩天後,當地主管部門對於查封的鬼眼石鋪進行拍賣。張凡等三人過去,以極低的價格,又買了一大批。 然後,滿載回京。 張凡對於鬼眼石並沒有什麼興趣,只留下鬼王一塊鬼眼石,其餘的直接送到玉石店賣掉了,前後差價有九千多萬,收穫滿滿的。 而錢亮和鞏夢書更是每人狂賺一億多。…

那人擲出一桿戰矛,直指秦楓胸口。

見狀,秦楓目光漸冷,遭遇危機,不再隱藏實力,頓時祭出劍靈體將之擋下,同時施展「遮天瞳術」,幻境席捲而出,剝奪了他的行動能力。 下一刻,秦楓又祭出魂煞劍,陡然以劍尊之威殺去。 「噗呲!」 先前還耀武揚威的一名二重天靈尊就這般在措手不及之下,被秦楓輕易斬殺。 不過,現在一般的低級靈尊對於秦楓而言已然沒有太大的挑戰性,他的幻術足以控制對手,再加上有著魂煞劍施展劍尊之威,真可謂神擋殺神、佛擋殺佛,難以匹敵。 飞澜 秦楓不再隱藏實力后頓時發威,劍技配合幻術,又有寶物相助,強勢殺出一條血路,宛如一匹黑馬,一下子衝到了最前列。 而他這般表現終究是引來其他強者的目光,先前那人的同伴怒吼著殺來,為兩名靈尊,一個二重天巔峰,一個三重天。 「死!」秦楓見他們殺來,不由爆喝一聲,挺劍迎上,「蒼空滅天!」 長劍出擊,劍氣縱橫,無數劍氣呼嘯而出,似乎欲要撕裂長空,破滅蒼天。 這一劍技正是「蒼訣」第六式,需要低級劍尊才能施展,威力不凡。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馬甲遍佈修真界最新章節、馬甲遍佈修真界藤原欣、馬甲遍佈修真界全文閱讀、馬甲遍佈修真界txt下載、馬甲遍佈修真界免費閱讀、馬甲遍佈修真界藤原欣 藤原欣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Mafia渣男手冊、馬甲遍佈修真界、系統成人指南、 。 可偏偏,這事發生在男人身上,讓他也很為難好嗎? 這世道,對男人多寬容,就算這樣,也頂多算是個風流韻事,就是離譜了些,被人罵兩句不知羞,沒人倫也就是了。 吳富勇也不想沾手這樣的事情,說出去很好聽不成? 當初王掌柜跟吳家結親,肯娶吳氏,為的不就是跟他搭上關係?他當時也是想着,王掌柜在鎮上也頗有體面,背後的東家也有幾分勢力,自己剛回來,不說鎮上,就是族裏,腳跟都還沒站穩呢。 自然要跟王掌柜這樣,本地有幾分薄面的人多些交情才好,這將吳家的姑娘嫁過去,好歹也算是沾親帶故了不是? 可沒想到,這才一年不到,居然就將吳氏給休了回去。 那被休回去的吳氏,雖然的確是不檢點,還跟之前的吳富貴不清不楚。 可被休回去后,連累的終究是吳家整個家族的姑娘,前些日子,見天的有人跑到他家去哭,讓他幫着想法子。 他能有什麼法子想?自家姑娘理虧,干出這沒臉沒皮的事情來,若是個只知道土裏刨食的人家,他去威嚇一下,說不得還有用,不叫將人休回家。 可不能這樣對王掌柜啊!…

那老頭領在大陣的保護之下,已是在血心童子的手中逃脫了好幾次。不過,縱使是逃脫了性命,其身上也被血心童子給碰上了好幾下兒,此時,身體里那四處遊動的血光,讓他也是十分的不好受。

「就你們,還想破我的血光,當真是痴人說夢。」血心童子感受著這大陣的煉化之力,只覺著如同兒戲一般。嘴上隨意的嘲諷了一句,又是繼續的追殺起了那老頭領。 「我們這些人拿不住他,想個辦法兒跑吧。」第三位統領自戰鬥開始以後便是一言不發,直到如今,方才是看透了局勢。於是乎,不由的是開口說到。 「那大頭領怎麼辦?」聽了三頭領的言語,便是有人開口向著三頭領問到。 「能救則救,救不了也不值得將自己搭進去。」三頭領催動著自己的法器,向著追殺大頭領的血心童子落了過去。然而這法器還未曾壓下,便已經被血心童子催動著血氣用手一把掐住,捏的有些變形了。 「你們隨意,我先走了。」三頭領搖了搖頭,連自己的法器也不再顧及,當即就準備撤出陣法跑路。 「想走?」血心童子見著三頭領想要離開,又是自體內放出血氣,化作血光,阻止任何一人離開。濃濃的血氣四散而開,遮擋了所有修士的視線,其所能望及之處,除了自己人的法器和血色魔雲,已經是再無他物。 「看來人家從一開始就沒想著放過我們。」三頭領見著已然是走不了了,只得顯化出了法相,以自身化為陣眼,企圖救下那老頭領。 「各位,雖然為商會拚命並不值得,可如今我們也別無他路了。」二頭領長嘆一聲,也是化出法相,投入大陣之中與三頭領一同,向著血心童子殺了過去。 「他娘的,這都什麼事兒!」剩下的人再傻,也能明白此時的情況,有人二話不說便也是化出法相隨著兩位統領作戰。 「哼,我們根本就贏不了,那血谷的人打到現在,連法相和法器都還未動用。真的打起來,我們怎麼的都只有死這一個下場。」然而,這三十多個修士里,還是有著明眼人。對於此時,這如同丘岳的差距,看的明明白白。然而下一刻,那明眼人卻也是顯化了法相,融入到陣中。 「怎麼的都是死,反抗一下兒,總比乖乖的被人打死要好!」融入陣法之前,這是那修士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曉組織的間諜們,全部虛着眼。 哪怕是冷著臉的鼬此刻的嘴角也是抽搐,心情複雜。 出現了最不可能的答案,涉及四國忍者,三個影。 還全部和木葉有聯繫,那個猜想真是越來越真了。 忍界將要被木葉一統! 全忍界聊天群。 【兩天秤大野木:這個忍界真是讓老子感覺白活那麼久,猿飛那傢伙和二代目火影真是好手段!】 【四代目雷影:呵呵,呵呵,霧影和木葉一丘之貉,比你未來到底做了什麼傻事?還有你到底是不是木葉內奸?】 【奇拉比:大哥不是,我……怎麼可能是內奸?這是污衊,混蛋,笨蛋!】 【照美冥:我們本來以為四代目是被人控制,可現在細細想來,他是不是早就是木葉的內奸。 怪不得會讓我們殺死同伴來畢業,這樣還不夠狠,他甚至打壓血跡忍者,讓鬼燈家族、雪之一族、輝夜家三家滅族!】 【鬼燈幻月:納尼?鬼燈一族滅族了?還有血霧之里怎麼回事?三代目水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村子到底怎麼了?】 暗中吃瓜大野木笑死了,雲之國疑似ab組合背叛,砂隱以及霧隱有兩位木葉內奸混上一村之影。 開頭他們思考為什麼只有這三個村子有人柱力當上影,搞不好就是一伙人。 【三代目水影:我執行的也不是血霧政策,為什麼枸橘那傢伙要執行這種方式治理村子?】 【枸橘矢倉:先代水影,我是被人控制了才那樣子的,不是我自願的!】 【照美冥:哼,你這個間諜還狡辯,剛剛我感知了一下為什麼曉……不對,木葉的大蛇丸有我們霧影的血跡忍者,而且為什麼刺殺你的再不斬在木葉?】 【大蛇丸:我能說,我和四代水影毫無關係嗎?】 【青:沒關係?你覺得我們會輕易相信你們木葉?我現在回想起四代目的死,那個人柱力解除幻術會立刻死去,一定是為了保守什麼秘密,這個秘密那個叛逃的再不斬一定知道。】…

後來老鬼想要渡過第三次天劫,玄老黑帝也給予他自由。

而那柄黑傘就是老鬼修行的標誌。 每一道划痕代表著一個功德。 目前已經有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八道。 只差一道就可以功德圓滿,渡過第三次天劫,形成純陽法寶。 所以陸謙才覺得此人厲害。 一旦動手,那就前功盡棄了,萬年的心血全部白費。 老鬼飛出宮外,面無表情,看不清心中的情緒。 轟! 天外,雲層不斷傳來爆炸。 鬼神與修士交戰,不斷有鬼神被洞真強大的力量打成血霧。 鬼神們前仆後繼,悍不畏死,場景甚是悲壯。 「殺!!!」 鐵鷲王化為一道流星,猶如敢死隊一般衝上去。 「哼!找死!」虎頭道人不屑一笑,白骨青龍趴在肩膀上,嘴巴一開一合,不時吐出一道鋒利劍氣。 正當虎頭道人出手捏死這個小雜毛時,一道黑傘擋住了他的右手。 「嗯?」虎頭道人眉頭一皺。 這個黑傘居然能擋住自己的三成力量。 下方的鬼神也看到了這個蒼穹一般巨大的傘。 看到黑傘下臉上長滿皺紋的老鬼時,有些人驚呼出聲來。 「是老鬼!我們有救了!」 锦鱼 「傳說中的老鬼?」 有些不懂的鬼神紛紛問著旁邊的老人,得知老鬼的真實身份,立馬振奮起來。 原來這是不亞於宮主的高手。 現在這個隱世高手都出來了,陰景天宮氣數未盡,即便是酆都大人不出關,他們也能在老鬼的帶領下擊退敵人。 「你們的對手是我。」老鬼冷笑一聲,撐開黑傘,腦後出現一輪光環,璀璨奪目,照得人睜不開眼睛。 老鬼以黑傘為盾,金輪為矛與兩個洞真斗在一塊。 金輪散發出來金光,遠比紫日來得更加猛烈,消融萬物。 虎頭道人手掌被灼燒出一個大洞。 「瘋子,瘋子,鬼神怎會有這般多的功德,竟然這般浪費!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