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渾聲滾滾傳開,秦帝臉上噙著猙獰,他知道楚帝話中所指,可血龍封印是他保命的底牌。

不到萬不得己,他是不會釋放。 另外。 秦帝以為以他祖龍之體,足以斬殺楚帝。 赫然。 九龍戰袍嘶吼而起,呼呼作響,宛若要將天穹震碎一般。 秦帝雙臂抬起,背後地面上傳來一道道爆炸聲。 緊接着。 一道道巨龍虛影騰空,昂首擺尾,怒視楚帝。 注視許久之後。 數十道虛影穿梭向前,朝着楚帝吞噬過去。 於此同時。 聖老和司羿亦是再次發起進攻,三道攻擊以三種不同的顏色,匯聚在楚帝身影上。 彷彿,九霄之上,三道神光要斬殺楚帝。 吼吼。 吼吼。 龍吟九霄,金烏破天。 面對三人霸道強悍的攻擊,楚帝凜然不懼,穩如泰山,嘴角掛着坦然的笑意。 這一刻。 楚帝身影上神魔鎧甲出現,下一秒,九龍封印籠罩,掌中一枚鐵塔旋轉。 大帝神威迸發,古樸,滄桑,恐怖的氣息,瞬間席捲整個飛龍灘。 唰! 楚帝隨手一擊,掌中修羅塔飛出,前行中瘋狂擴大,釋放無限威壓之力。 這一刻。 一道身影閃過,站立在修羅塔之巔,雙臂擺動,彷彿執掌了乾坤。 轟隆! 轟隆! 炸天巨響傳開,響徹九霄,瘋狂激蕩。 秦帝,聖老,司羿三人釋放的攻擊,撞擊在修羅塔上,好似海浪拍打在岸邊,只是泛起了一絲漣漪。 並沒有造成絲毫的創傷。 狂暴的真氣巨浪反震回去,秦帝三人旋轉身影,向後暴退而去。…

。 反應最快的,莫過於丹塔三巨頭,就是柳席出現的霎那,以玄空子為首的三位巨頭,就已經接連撕裂虛空來到此地。

「柳席?你出來了!不是三千焱炎火爆發就好。」 玄空子見是柳席,不由鬆了一口氣,還以為是三千焱炎火衝破封印了,若是如此,對聖丹城就是一場天災。 玄衣心細一些,發現了逐漸癒合的空間裂縫之後,主動退去的三千焱炎火,遲疑道: 「三千焱炎火也跟著出來了,不過被你逼退了,可對?」 玄衣開口詢問了,柳席也無遲疑,輕輕點頭承認,這事兒根本瞞不住。 玄空子頗為驚訝,就是他也要全力以赴鎮壓的三千焱炎火,被柳席逼退了,除非…… 「你已經將三千焱炎火煉化了,所以你可以掌控其中的三千焱炎火,另外,你的修為?」 火焰還是呈現青色,以及修為大漲,這些根本瞞不住人,柳席總要給自己一個找個理由的,而且有丹塔背書,日後也會輕鬆些。 柳席假意遲疑一瞬,旋即釋然一笑,最終低聲說道: 「我降服了三千焱炎火的本源之火,然後以我對青蓮地心火的熟悉,驅動其吞噬了三千焱炎火,而我的修為,就是青蓮地心火的反哺。 畢竟,青蓮地心火陪我許久,要我放棄,還是有著幾分不舍,就冒險行了此事,還好一切如我所料。」 好吧,這聽起來就有些假,可事實擺在眼前,三位巨頭不信也得信,還要把自己切片研究了不成。 玄空子,天雷子,玄衣三位巨頭確實瞠目結舌,也不怪他們,身為丹會巨頭,執掌了太多的資源,以及資料。 雖不具有異火,不過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異火這東西不可共存一體可是知道的。 但是現在,柳席以青蓮地心火吞噬三千焱炎火,這種情況,似乎資料上根本沒有類似成功記載。 可,柳席就是成功了。 玄空子指著柳席,一臉驚訝: 「所以你是將三千焱炎火餵養給了青蓮地心火,然後還成功了,不但強化了異火,還提升了修為?」 柳席含笑點頭,這麼說也沒錯,現在青蓮地心火就是自己,自己就是青蓮地心火,概念是這麼個概念。 就是面無表情的天雷子,黝黑的臉龐,都是露出幾分惋惜,幾分震驚,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不知,是惋惜世間少了一種異火,還是震驚柳席的膽大妄為,以及幸運吧。 更不要說玄空子,還有玄衣,都是一副看敗家子的眼神,也就只有柳席捨得用異火,餵養另外一種異火。 不過,柳席是丹會冠軍,又屢立奇功,也只有柳席降服三千焱炎火,怎麼處置三千焱炎火,都是柳席自己的事。 玄空子也沒有過多置喙,想到這裡也就恢復淡然模樣,輕笑道: 「總之活著回來就好,還解決了三千焱炎火這個隱患,這都是一件好事。 你已是巨頭繼承人,許可權僅在我等三人之下,無論是人手,資源,隱秘,等許可權基本都已經向你開放了。 自己去研習就好,有不懂的都可以來問我等,煉藥術之上還是可以給你些指點的。(驕傲臉) 還有最好不要亂跑,以免魂殿的一些陰險手段,現在先回去看看吧,可有人等的你都快成望夫石了。」 說到最後,玄空子臉上浮現一抹戲謔之色。 自從柳席進入星域之後,小醫仙每日都要前來星域之外等待,這些玄空子怎會不知道呢!…

熊偉呵呵一笑,只不過這笑容挺無奈的。

「其實從張浩挑戰的上一個職業開始,我就已經有些佩服他了,畢竟一般人在災難面前,只有極少數人願意站出來。」 熊偉一字一頓的說出了這句話。 旁邊幾人也點了點頭。 「說的有道理……」 「所以啊,我才願意支持他,而這次也是一樣,他能夠保證一個作為律師的底線,我覺得這種人真的很難得!」 邱晨曦直接對著熊偉比劃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熊偉導師,你要是能這麼想,那我必須得感謝你一下,讓我們大家一起為張浩選手加油吧。」 而此時此刻,張浩也已經來到了法庭門口。 並且見到了李大姐和張婷婷…… 幾人點了點頭,順勢就走進了法庭。 只不過兩方的陣仗確實差的有點太多了,對方今天起碼來了幾十個人,而且就連辯護律師就有三四個! 此時此刻,正一臉自信的整理著文件。 要麼說不出手是不出手,可一出手就是大手筆。 至於張浩這裡,跟人家的配置比起來,簡直就是自行車和跑車的區別! 只有他一個人作為辯護律師,而且台下的聽審團也只有李大姐一個人。 畢竟張婷婷是原告,所以有她自己的位置,這一下子就顯得冷清多了。 台下的配備就連法官看了都有些愣神。 不過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緊接著敲了敲鎚子。 「現在我們開庭。」 對方直接就開始噴了,三個人從三個不同的角度來闡述著這件事情。 總之就是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而且不得不說一點,他們所有人都對這件事情非常自信。 該說不說,這些傢伙的確是專業的。 能夠把法律和人理道德,全都避重就輕的表達出來。 這樣一來,好像他們老闆才是那個真正的受害者,似乎連這幾萬塊錢都不應該給。 其實更多的就是把操作失誤的問題,弄在了張婷婷老公的身上。 這樣一來,她老公就相當於是那個臭老鼠,一隻老鼠壞了一鍋湯! 不僅讓他們進行整頓停工,而且還損失了好幾個大單子。 至於這些從來都沒有對外聲張過。 人家不僅僅能夠說出這些話,甚至於還能夠拿出各種各樣合同失效的單子。…

「算了,媽不好意思,還是我來解釋吧,」邵景暄無奈的看着自家父母含情脈脈看着對方的神情,忍不住抖了抖身子,雞皮疙瘩掉一地。

「語汐的名字是以媽之名冠爸之姓,至於多出來的汐,與珍惜的惜,同音不同字,卻是汐汐相依的意思,」解釋完,邵景暄有些人不住吐槽自家父母,「爸媽你們當時怎麼想的起來這麼肉麻的名字的?」 「就是啊,為什麼我們和哥還有二姐的名字一點特殊含義都沒有?」 最小的倆兒子也吃味的搭話,以前他們不說是看到媽媽每天鬱鬱寡歡的模樣,實在是不敢提姐姐,現在找到了,也沒設呢嗎忌諱的了。 二姐?一一蹙眉,睨了弟弟一眼,看向父母問道:「我還有姐姐嗎?」 聽到弟弟那聲二姐,她便單純的以為自己是排行老三。 「不是,姐你誤會了,二姐是爸媽找你的時候,碰巧解救的一個孤兒,她沒有父母,爸媽就把她帶回家了……」 「話說姐和二姐哪個大?」 果然年紀小的都是好奇心重的,這不老三剛說過,老四就開口了。 「語汐大。」 倆小夥子相互看了一眼,異口同聲,「那豈不是我們倆的排行又要往後挪了?」說完兩人同時苦着一張臉,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不用,你們的排行從來沒動過,你姐姐雖然與我們失散多年,但她的名字從出生就印在了族譜上,至於你們的二姐,她只是我們領養的,從始自終我就說過,給她一個避風港,給她衣食無憂的生活,直到她步入社會, 時至今日,也夠了,她若願意繼續是我們的養女,她若不願意,也可以與我們劃清界限,一切都取決於她的決定。」 說到自己的養女,他們其實也是愧對的,從他們把她救回來,到養在身邊,雖然是以他們養女之名,但因為倆人對找自家女兒那偏執的執著。 擔心女兒有一天回來見到別的女孩子叫他們爸媽會傷心,便從一開始就讓女孩叫他們乾爸乾媽。 「哦」倆男孩雖然覺得父母對二姐有些不公,也想過打抱不平,可在看到自家親姐姐的神情的時候,倆人到嘴邊的話卡在了喉嚨里。 人都是自私的,他們也不例外。 「語汐,什麼時候有空一起去祭拜一下你奶奶吧,臨走之前她都在念叨着你……」說到老伴,老爺子就心疼,臨終之前她唯一的願望就是希望大家找到她的寶貝孫女。 「奶奶」好親切的稱呼,一一沒有說話,卻鄭重的點點頭。 「老公,你改天幫我改下名字吧,以後一一就作為我的小名吧,至於李這個姓,以後與我就不再有任何關聯了。」 楊昭霖還沒來得及答應她的要求,就有人搶先答應了,楊昭霖挑眉瞥了一眼對方,毫不客氣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就拜託大舅哥了。」 邵景暄嘴角抽抽,背後一陣拔涼,有種不安的感覺,他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扯了扯嘴角,牽強的一笑,「不用客氣。」 楊昭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底閃過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大舅哥,我有個問題挺好氣的,你能不能解答一下?」 被提問的某人頓時頭皮發麻,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潛意識裏很想拒絕,可這一屋子的長輩根本不給他機會,甚至還插嘴詢問是什麼問題。 「什麼問題?我也有點好奇了,昭霖你直接說出來吧。」 一一第一時間就明白了他憋着什麼壞,伸手拽了拽他,企圖想要阻止他。 可卻沒想到某人早就打定主意了,對她的舉動視而不見。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我們大一的時候,大哥恰巧是我們的教官,他……」 邵景暄咬着唇,祈求的看着欲言又止的妹婿,求助的看向自家妹妹,一一本來就想阻止楊昭霖,腦中靈光一閃,伸手撫著自己的肚子,「呀」,驚呼一聲,眾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她吸引了。。 一一沒在客套,微微一笑,「好,等下我把位置發給你。」 「我也要,我也要。」…

還是那句話,作為節目背後的策劃,與運營者,他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這檔節目,沒有任何文字劇本!

所有劇情發展,全靠隨機,那才是《全人類假失蹤》這檔節目的魅力所在。 但逐漸地,他們發現,節目似乎正在朝向一個從未設想的道路發展,態勢突飛猛進,大有攔不住的趨勢。 「s級的囚犯居然就這麼被……」 工作人員話剛說到一半,立馬被導演以一道兇狠的眼神,恐嚇回去。 「……」所有人不再議論,將話憋在心中。 隨即,導演轉身面向那幾名大夏官方人員,微笑道:「你們看,正如我之前所說,一切發展,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不會有問題的,他很安全。」 從監控來看,死者還是最大膽的那一個,所以他沖在前面,並且跟後面的人脫節了,而且他毫不在乎,那些扮殭屍和鬼的人,壓根就嚇不倒他。 可到了小丑的區域后,他突然就停了下來,然後臉色沉重,眼睛在注視著側方,可是他看的側方,壓根就沒有任何人。 大概幾秒后,他突然渾身抖了一下,然後表情極其恐懼,好像看到了什麼非常可怕的東西。還摔倒在地嚷嚷著別過來,他的眼睛瞪得極其大,還亂揮著雙手,似乎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靠近他。 可能是恐懼到了極點,他突然捂住胸口,然後腳在地上胡亂掙扎了幾下,人就死了,後面趕到的人還有工作人員連忙對他施救,最後抬出去的時候,人已經沒了,救護車來也沒有用。 看完監控,張旭有些憤怒,小丑本是工作人員,他為什麼沒有在那裡?如果他在,那就可能不會發生這樣的事,鬼屋死人了,那就真變成鬼屋了,以後誰還敢進,這多影響遊樂場的生意。 可讓張旭感到奇怪的是,那個扮小丑的工作人員怎麼都找不到,打電話關機,不知道他跑到哪裡去了。 後來找到第二天才在鬼屋的假棺材裡面找到了小丑,他死了,拿開面具后,能看見他那滲人的笑容。 據驗屍報告上面說,這個小丑早在昨天十二點的時候就死了,死在遊客前面,他是沒有辦法殺害遊客的。 這事調查了許久也沒有找到什麼他殺的證據,所以只好作罷,宣布遊客是被嚇死的,至於為什麼被嚇死,誰也不知道。 至於小丑是怎麼死的,也查不出來,他沒有死因,好像是壽終正寢一樣,可這個扮小丑的男人才三十多歲,怎麼會壽終正寢。 這事很怪,而且查不出任何原因,也查不出他殺的證據。 由於邪門,這事很快就傳開了,一傳十,十傳百,還登了新聞,加上網路上的宣傳和發酵,立刻引起了大量的討論,有人說是發生了靈異事件,鬧鬼了!那個小丑不知道死亡原因,可那個遊客很明顯,是被小丑的鬼魂嚇死的! 也有人猜測可能是小丑在棺材里休息,但是卻被人鎖了棺材,然後悶死的。 這樣慘死有怨氣,所以化為了厲鬼嚇死了那個遊客。那個遊客也是作,如果他跟大家一起,或許就不會出事,獨自一個跑在前面和後面的人脫節,才導致了自己的死亡。 大家都說,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如果人多的話,鬼是不敢出來行兇的,人多陽氣足。 你一個人獨行,那這鬼剛剛死,怨氣大,你找你當替死鬼找誰? 這些說法,張旭都嗤之以鼻,第一,那個棺材是假的,本身就有透氣孔,就算鎖在了裡面,也不可能被悶死。而且鬼屋除非關門下班了,不然都有工作人員在,他只要大聲呼喊,肯定有人救他,因為他是中午十二點死的。 第二,如果小丑被悶死的,那小丑臉上那個詭異的笑容又怎麼解釋?不可能被悶死,還笑著吧?這根本就不合邏輯。 所以說,小丑的死因很撲朔迷離,那些網友都在瞎扯。 張旭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想起了那天有遊客反應,裡面有兩個小丑,但張旭知道,鬼屋每個角色都只有一個,而且工作人員和監控都可以表明,鬼屋裡面只有一個小丑。 可為什麼不止一個遊客反應,鬼屋裡面有兩個小丑,而且嚇死人了,其中一個小丑非常可怕,居然可以將腦袋扳下來,還會變成他們的臉,捉弄他們的伴侶和朋友,笑聲也很恐怖。 張旭就納悶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說,鬼屋真的鬧鬼了? 這事張旭沒跟調查的人說,自己爛在肚子里,如果傳出去,那鬼屋這個項目就完了,可能連帶遊樂場都會受到牽連,因為這事聽起來太邪門了。 可張旭猜錯了,一開始生意不但沒有下降,反而上升了,鬼屋這個項目人山人海,幾乎排滿了長龍,這可讓張旭感到咂舌。…

察覺了一點異樣,楊陽觀察宿命的另一半的表情:「肖恩?」

「沒什麼。」棕發青年笑著提起酒罈,「我請你喝酒,你師父會不會揍我?」楊陽噗嗤笑出來:「怎麼可能,我喝酒就是他教的——走!我們喝個痛快!」 拉著他,兩人並肩走進室內。 ******* 【後記】 有人看出神官是故意撩撥少女心嗎。 所以神官是楊陽的初戀,沒辦法,年輕時往往會碰上幾個人渣,真命天子在後面,總會雨過天晴。 如果肖恩知道楊陽拿他和這樣的神官比,一定心情複雜,他可是個真正的好師父,至少不欺騙未成年少女。 神官確實對三個徒弟有感情,也關心他們,但沒有真正為楊陽她們考慮,否則他接到楊陽的信,知道他們一路的艱難險阻,多次遇上差點身亡的意外,就乾脆讓楊陽和昭霆回王室和西城去了,至少生命有保障,或者請以前的冒險夥伴幫忙照應,可是他沒有,一來,他是通緝犯,被中西兩城抓住會上絞刑架,關鍵是擔心自己綁架聖賢者的後代,破壞儀式會引起元帥拉克西絲的不滿,降低對他的評價,下意識不願這麼做,哪怕三個徒弟旅行中會遭遇各種危險;他和以前的冒險夥伴又鬧得不開心,加上自覺混得不怎麼樣,不好意思被朋友知道。 所以神官是個非常敏感自卑的人,只是被外在的開朗掩蓋,他的自大是因為天才和從小被聖域的大家寵溺長大,可是孤兒的心結一直都在,還有和諾因的對比,對諾因的嫉妒,造成了根深蒂固的心理陰影。作為師父還好,一旦變成對象就糟糕了,需要女方小心翼翼呵護他的自尊心,受不得挫折和否定。他心心念念始終是自己的心結,只是對楊陽說得大方而已,顧慮男人和師父的面子。他其實很懂得如何激發別人的同情。 他也沒反省自己教的本領根本不夠,認為徒弟們有強力保鏢就足夠了。本來就是,半年的學習,速成班能有多能耐,昭霆還是放養,全讓耶拉姆教,還是耶拉姆勤勤懇懇教武藝。 現在有的讀者可能也猜出來了,神官之所以那麼天才,是因為帕西斯。 。 孫內侍監走了之後,阿爹來問她和孫大人說了些什麼。 「說那個吳督軍的壞話。」元昭胸懷坦蕩,「就算這次陛下不懲罰他,京里所有人都知道我和姓吳的不和,居心叵測之人為了嫁禍於我,萬一出手對付他呢?」 正好達到她借刀殺人的目的。 眾所周知,北月氏的族人如今是夾著尾巴做人。只要家人保持謙遜低調,讓姑父陛下抓不住把柄,朝廷還要依仗父親的領兵才能,斷不會任人誣衊陷害。 「到那時,吳家人傷了白傷,死了也白死,還不用我親自動手。我以後回京亦不必在吳家人面前當縮頭烏龜,豈不快活?」元昭說出心中所想。 作為臣子,敬著公主皇子們是禮數,是理所應當。 要她向狗腿子們卑躬屈膝,那就太憋屈了,受不了。 「不知而自以為知,百禍之宗也。」定遠候瞥閨女一眼,端盞抿了一口茶,「輕敵乃兵家大忌,你報復心重,最易被人請君入甕。」 「阿爹怎知我輕敵?」元昭不服,辯道,「成人謹慎,可我是小孩,打不贏找救兵乃是常理。阿爹大直若屈,我大巧若拙,天家最是樂意。」 像北月這種亡國之後,最忌諱有一個賢明的名聲。 阿爹已經屈從現實,他的子嗣若是蠢笨的,人家歡喜還來不及呢。 「烏先生平時就教你這些?」超綱了,定遠候神色凝重。 「先生不拘小節,心之所至,必傾囊相授。」關於身邊的事,元昭從不對阿爹隱瞞。 她是女子,不能去私學,阿爹便請了一位前程失意的儒士到府里教她學問。此人姓烏,名符,見她已經啟蒙記性又好,便教她一些晦澀難懂的經典讀物。 烏先生是位妙人,自知學生是個女子,將來於功名無望,索性想到什麼教什麼。 如此這般,足足兩年有餘。 「昭兒,你是女兒家,再大些就要議親了。過幾天讓季五請位綉娘回來教你女紅,其餘的事有阿爹和你三哥處理,你就別操心了。」定遠候不與她爭辯。 「啊?學女紅?」元昭一聽,不樂意了,滿臉的嫌棄,「我日間夠忙了。」…

離傾淡淡說着,上前就要去解開花無涯,還沒靠近,胳膊就被葉湛抓住了。

道侶二字,從離傾嘴裏說出,像是根尖銳的針,狠狠挑撥著葉湛脆弱得快要崩斷的神經。 「葉湛,你幹什麼!!」 離傾還未開口訓斥,破鏡子已經先喊出聲了,它聽到聲響,從乾坤袋裏跑出來,就看到葉湛在對離傾動粗。 銅鏡作勢就要朝葉湛撞去。 葉湛不屑看了眼它,手指一動,銅鏡就被定住了。 「我要如何?」 葉湛盯着離傾清冷的不施粉黛的面孔,唯獨唇瓣的紅脂,嬌艷得人眼痛。 塗得這般艷麗,這是在等待哪個男人來採摘。 葉湛太陽穴跳得發痛,恨不得撕碎花無涯。 他想也沒想,直接將離傾拉入自己懷裏緊緊箍住,拇指已經輕佻地抹上了離傾的嘴唇,另一隻手掐上了花無涯的脖子。 說出了心中潛藏已久的心裏話。 「自然是來劫親的啊。」 。 月卿閉著眼睛躺在床上腦子卻清醒得很,直到晨光熹微身側才又有了窸窸窣窣的衣料與被褥的摩擦聲,想來是他已經清醒過來了。 月卿刻意放重了呼吸,平穩而勻稱,裝作一副睡熟的樣子。 過了一陣子就聽門一開一合,腳步聲也消失殆盡。 她這才睜開眼,翻過身來,觸手可及的是還有些餘溫的被褥。 昨晚上什麼也沒發生,一個「醉」成那樣子一個又想著心事,用同床異夢形容好像又不大貼切。 「月卿,我不太明白你。」怪狐狸從芥子里鑽了出來,也不知是不是錯覺月卿覺著它的尾巴似乎多了一條。 「昨天那麼好個機會,你就隨便在他臉上印幾個胭脂印兒,衣衫扯一扯,等他醒了只管可憐巴巴看著他就行了。」怪狐狸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那手段沒意思。」月卿撇撇嘴,「要是那等手段都有用,這三王爺豈不是早就妻妾滿園子了?」 「你也聽過那些個人傳他是個斷袖,可又不見他真與哪個男人有別樣的情分,若說他是天生無情,又不會在見到我這張臉時鬼使神差地把我放在這別苑裡。」 「歸根結底,不過就是有心結,只有知道那心結所在,才能真正打開他的內心。」 月卿平靜的說著,很是冷靜的分析著。 怪狐狸瞧著卻總覺得她哪裡不對。 「咱們到了這些個世界,遇到了這麼多的那個人靈魂碎片投生的人,那你有沒有對這些人有過那麼一絲感情呢?」怪狐狸說著,認真地看著月卿,眼中沒有一丁點玩笑。 「不知道。」月卿的眼神有這空,「我也不清楚,不知道。」 蛇的情感本來就沒有多少,包括對那個人的感情她也非常複雜,根本分不清是那到底是憧憬還是愛情,她認為她下界來收集他的魂魄應當就是為了報恩的。 不是……可能還是接受不了他魂飛魄散在自己眼前吧?好不容易知道秘術可以收集靈魂碎片重鑄肉身她就努力嘗試了。 經過幾次失敗,找到塗山的老友學了一對雜七雜八的媚術,這才接連成功,到現在不過就差三魂了。…

一群穿著西服的大漢帶著白手套拿著棒球棒,在樓下爆錘這群想要上去犯罪的混混。

不一會兒,一輛林肯車停在了事務所門前。 「大哥!」 西裝大漢門紛紛鞠躬。 一個梳著大背頭,看起來挺年輕的男人走下了車。 剛刁上一根煙,就有人主動上去點煙。 「什麼情況。」 「他們想上去偷東西。」 「打斷一隻手放了吧。」 「不!不是!」 一個尖嘴猴腮的人聽說要被打斷手,趕忙沖了出來,指著那群混混道:「都是他的主意!他是我們老大,不止想搶東西,還想**那兩個女的,我都說出來了,求求你們不要打斷我的手啊!求求了!」 原本以為是件小事男子正準備上車,聽到尖嘴猴腮的人這麼說,他突然停下。 這個看起來挺年輕的男子回頭看向他們,像看死人一樣的眼神。 「既然如此,請他們全部去東京灣游泳吧。」 說完,便上了車。 車子啟動開走。 尖嘴猴腮的正在慶幸的時候。 突然被一悶棍放倒。 在暈倒前,他只聽到了兩句話。 「不用放過他嗎?」 「大哥說的是全部,長點兒記性,你不想去東京灣游泳吧?」 那人連忙搖頭。 不一會兒,大神靈異事務所門前就變得異常安靜了。 一縷陽光照射在地上,似乎產生了什麼扭曲的效果。 濺落在地上的血卻慢慢消失不見了。 不久后,兩個女生回到了事務所。 個子高的女生在看著什麼東西,目不轉睛的。 「彩子姐姐,你在看什麼?」 「我在看元留下來的研究記錄,太好看了,簡直就像百鬼夜行一樣,而且還比那個真實。」 「寫的是什麼?」 「實驗品[627],代號[光學迷彩蝶],能夠通過翅膀上的磷粉反射光線,達到隱形的效果,總體比較害怕紅外線,當然也有異類比較喜歡紅外線,喜愛的食物是麵包屑,喜愛的飲品是,,血!」…

「你的身體承受不住了吧,不對,應該說,你的手與腳還好嗎!」

聞聽神宮悠的言語,滑頭鬼的話語說不下去了。 如神宮悠所說的那樣,他的手腳確實不好,雖然,在剛才的交戰中,他是攻擊的一方,化身燃燒流星的他連續攻擊神宮悠,沒讓神宮悠反擊到一下。 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哪怕單純的攻擊,如果攻擊硬物,也是會被反震傷到。 這點神宮悠最有發言權,初入陰境時,他遇到過飛頭蠻,為了碾碎那個怪物,他不顧後果的爆發了明王怒目。 最終,他勝利了,但也身受重傷,為此,第二天的比賽他不僅遲到,還帶着繃帶。 也是有此經歷,他才沒被滑頭鬼唬住,喊破了他停手的真正理由。 神宮悠猜的很正確,滑頭鬼不是不願,而是不敢打了,連續爆錘神宮悠數十下,確實把神宮悠打傷了,但他,傷的更重。 此時,背在它身後的兩隻手臂,幾乎沒有了知覺,裏面的骨頭,更是隱隱開裂。 這一切,也讓滑頭鬼深覺不可思議:「這個傢伙的身體到底是如何練的,我們妖怪也沒他的氣血渾厚吧。」 臉色陰沉,但他也只是沉着臉,並沒有惱羞成怒,看着鎮靜的神宮悠,它還點了點頭:「你說的不錯,我確實無法近身攻擊,但你不會覺得,我只能近身吧!」 話語落下,有無盡靈氣朝着它匯聚而去,靈氣在他頭頂形成了一個圓盤,圓盤如鏡,直指神宮悠,伴隨着滑頭鬼的手指輕輕一點,一道灼熱而璀璨的神光就自鏡中爆射而出。 「地動!」 光芒璀璨,面對那神光,神宮悠第一時間單腳踩地,在自己身前升騰起連綿的土牆。 只是,土牆無法阻止光炮,璀璨的灼熱神光如同光之神劍一般,刺穿融化了土牆,照射在了神宮悠的身上。 「嘶……」 這次,神宮悠再也無法無動於衷,他所修鍊的金鐘罩對於物理攻擊有着極強的防禦,但對於高溫法術的抵抗卻不是那麼強。如果是普通法術,他還能憑藉體術硬抗,但首領級滑頭鬼發出的法咒攻擊他就不行了。 至於武僧體系,雖然也有着加魔抗的能力,但那需要神宮悠等級到達13級,獲得金剛魂才行。 在光線的照射下,神宮悠的軀體有着融化的趨勢。 而此時,神宮悠也徹底明白了滑頭鬼所信奉的神靈是哪一位。 「這種光線,還有前面的高溫爆炸,太陽神——天照!」 「不行,不能硬抗,得躲開!」 良嘉 一邊驅動大地,讓其升起一道道城牆阻擋在自己身前,神宮悠一邊不停移動。 只是,眼看光鏡攻擊真的有效,滑頭鬼怎麼可能讓神宮悠逃跑。 隨着它加大靈氣輸出,懸浮於他頭頂的鏡子又亮了一圈,那射線,更是緊跟着神宮悠。 光線持續時間足足有一分鐘,最後,也不是滑頭鬼想停止攻擊,而是周圍靈氣不夠。 但凡法術,都是以自身靈力引動匯聚天地靈氣,陰境靈氣不足,無法支撐首領級的威能,法術威力更是極大削弱。 只是,神宮悠魔抗的缺失,使得法術威能哪怕抵不上剛才燃靈焚血的爆發,也對他造成了重大傷害。 看着癱倒在地好似無法起身的神宮悠,滑頭鬼無語的搖了搖頭:「倒是我想差了,原本想着陰境法術威能不夠,所以沒用法術,而是使用沒有消弱的肉體力量攻擊,沒想到,肉體力量奈何不了他,法術卻成為了他的弱點。」 看着焦黑成碳的神宮悠,滑頭鬼一邊搖頭,一邊走向了他。…

就連陳小梅這個人都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暫時由她代替。

蕭謹言之前查過陳小梅這個人,所以還是有些了解的。 陳小梅有個弟弟叫陳鑫,現在在帝都大學上大二,成績非常的不錯。 姐弟兩人媽媽爸爸早就不再了,是陳小梅一直在供陳鑫上學。 由此看來,華曉萌的偽裝確實是非常完美的,可他就覺得哪裡不對勁,這或許就是男人的直覺。 最重要的就是昨天晚上,他確定在醫院看到的人就是陳小梅無疑。 大半夜的陳小梅為什麼會出現在醫院。 更何況華晨曦還出了事情,相反,會做這種事情的人,他只想到一個,那就是消失許久的華曉萌。 「如果允許的話,我也想見見你的弟弟!」 「哈哈哈,少爺想見,那自然是可以的,就是我弟弟很皮,如果到時候哪裡做的不好了,少爺不要生氣,小孩子嘛!」 蕭謹言大有深意的看她一眼,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你想吃什麼?」 「啊?」 華曉萌沒有想到男人會徵求自己的意見,窘迫的擺擺手,「華小姐和少爺想要吃什麼就買什麼,我不要緊的!」 。 第六十二章驗證組 秦元清原本還想着好好參觀一下公司,順便看看有沒有漂亮的妹紙,撩一撩妹紙,享受那一份少女的哀羞。 結果電話響了,院長親自給他打電話,詢問網上傳的消息是否真實,當得到秦元清肯定回答後,院長讓他無論在哪裡,無論有何事,都趕緊第一時間回學校。 他,就在辦公室等他! Somnus玩笑 然後不等秦元清回覆,就直接掛了電話。 “臥槽~~”秦元清目瞪口呆,這院長未免太霸道了吧,雖然您老人家是院士,是大佬,咱還是小兵,但也不能這樣不是。 您老人家在辦公室等,一直等到他去辦公室,這不是強人所難麼,尊老愛幼還要不要?尊重領導還要不要? 要! 這不就讓他無論如何都得現在趕回去麼,稍微遲到大半個小時,老人家不吃午飯,餓了肚子,他不就罪過了! “秦總,我已經在附近酒店定了個包廂,等會大家一起吃個飯。”陳志元說道。 “不了,學校有事我先走,你們吃!”秦元清匆匆忙忙離開,到了樓下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往學校而去。 秦元清心中暗暗抱怨,李院長這是也太着急了吧,反正論文將在最新一期刊登,都已經成定局了,急什麼急啊。 一下了出租車,秦元清一路狂奔,還好他身體素質好,不然的話非得跑死不可。 敲了一下門,秦元清推開門,卻是看到辦公室裡除了李院長外,還有林主任以及幾個數學教授。 “院長,主任,各位老師!”秦元清看到幾人在悠哉悠哉地泡茶,心中暗自腹誹,這個糟老頭太壞了,自己急得半死急匆匆趕回來,他們卻在泡茶。 “秦元清同學來了,來來來,一起泡茶,這一次你又放了一顆大衛星!”李院長笑得很開心。…